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第三册-近午时期(二).pdf

超级版主组 maslink 5月前 69

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第三册-近午时期(二).pdf

豆瓣: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536535/

下载1:https://ebook.lorefree.com/book?bookid=11090

下载2:http://booksdescr.org/item/index.php?md5=af31790741751e7aa9d0f27ae763ec7e

第三篇阿拔斯王朝前期的学术活动

第一章 学术活动概述

1,是什么原因促使阿拔斯时代的学术迅速发展呢?这一发展,首先是各学科的系统化,并记载成书。其次,是学科分支领域的增加,并出现了新的学术核心,即世俗科学的核心。伊本•赫勒顿认为:文化建设愈发达,学术就愈繁荣。因为学术有如生产,“一个国家生产的多少取决于该国文化程度的高低,而文化生活的程度又取决于生产质量的好坏和数量的多寡。学术是物质生活以外的东西。人们一旦满足了生活的基本需要,就要去研究人类自身的特性,研究学问和研究生产了。”

根据这种看法,阿拔斯王朝时期伊拉克的文化水平较倭马亚王朝时期的大马士革为高,财富更加充实。因此,伊拉克的生产较前发展了,学术也更加繁荣了。

但是,阿拔斯时代学术的繁荣,除了文明发展等一般原因外,还有另外一些原因。这些原因是:

——哈里发迁居伊拉克,定都巴格达。伊拉克是一个文明古国。自古以来就以学术成就夸耀于叙利亚,甚至在倭马亚时代也是如此,详见后述。

——阿拔斯王朝时,大部分权力都操在波斯人和其他外族人的手里。阿拉伯人再也不象倭马亚时代那样掌握国家全权了。这些波斯人掌管着国家事务,其中包括学术。波斯人已经跨过了学术发展的初级阶段,正在走向学术繁荣的顶峰。景教徒和其他外族人也是如此。当他们可以自由发展学术的时候,他们就按照伊斯兰教出现以前所采取的方式来领导学术活动。

——自伊斯兰教产生以来,一个多世纪过去了。被征服的国家在阿拉伯人统治下,产生了一代在伊斯兰帝国里生长起来的波斯人、罗马人。这些人要么改奉了伊斯兰教,要么接受了伊斯兰教的教育,象阿拉伯人一样,精通阿拉伯语。此外,还继承了他们祖先的文化和语言。于是,就用阿拉伯文写出了象他们祖先过去用波斯文或希腊文所写的著作。并且,按照他们祖先记载学术的方法,把阿拉伯的各种学术记载下来。

——由于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社会生活不同,创立新学科就成为一项迫切的任务。如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灌溉制度有别于叙利亚和阿拉伯半岛的灌溉制度,天赋制度需要重新审査。

——还有一些个人的因素,也影响了学术的发展。倘若没有这些因素,学术的进步也不可能如此迅速。如哈里发曼苏尔患胃病,故重视医学。他常召集各地名医,听取意见,鼓励他们研究医学,编写医书。从而使医学成为自然科学的核心。此外,他还笃信星象学,认为星象的变化与地球上发生的事件紧密相关。因此,他很重视这方面的研究。巴格达城的规划、开工日期的择定等,都是根据星象学决定的。

——更重要的是,伊斯兰民族已经经历了各个不同的发展时期,学术上需要向更髙级、更系统的阶段发展。不过应当看到,需要系统化的只是宗教学、语言学和文学等转述学科。至于伊斯兰民族的医学、逻辑学、数学等自然科学,从一开始就是系统的。因为对其局部的研究,早就在希腊、印度和波斯等国家里开展过了,已进入了整理、记载和分析阶段了。到了阿拔斯时代,这些学科都完整的译成了阿拉伯文,无须从头做起。也许,转述学科的著述者们看到自然科学严密的体系时,照搬了它们的做法,增加了一些他们认为好的体例。

2,伊本•赫勒顿的观点:“科学有两类:一类是自然科学,即靠人的思维而得到的科学;一类是转述科学,即向创立这一科学的人求教的科学。前者是哲理性科学,通过人的思维和意识去发现问题,是一种根据论证及传授方法而建立的科学。任何一个有思维的人,均可区分真伪,明辨是非。后者则完全靠本学科创立人的论述,只是在探讨问题的来龙去脉时,才去运用思维。”

转述学科和自然科学各有自己的研究方式和独特的著述方法。前者依靠正确的叙述和引证。例如,阿拔斯时代的经注学家,依靠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对《古兰经》经文的解释。如果他们增添了某些内容,那就要斟酌这些内容是否可靠了。——圣训学也是如此。圣训学家最困难的是捜集圣训和考证每段圣训的来源,辨别每段圣训的真伪。语言学和文学也有类似的情况。因为语言学和文学都受了宗教学的影响,其叙述方式与圣训学的叙述方式是一样的。例如,语言学家引用从阿拉伯人或与阿拉伯人交谈过的学者那儿听到的事情。又如文学家叙述他从游牧人或伊斯兰学者那儿听到的东西。往往有这种情况,文学家与圣训学家在旁征博引时,使用的证据是相同的。<诗歌集>一书就有这样的例子。

至于自然科学,如物理、医学,则依靠真理的正确性。检验的方法,或运用逻辑推理,或通过实验证明。如有人提出了一个真理,人们关心的不是谁发现了这—真理,而是运用逻辑推理法验证其是否正确,也可能用实验来加以判断。

此外,还有一些学科,如阿拔斯时代后期的法律学,其研究方式,则介乎转述学科和自然科学之间。许多法学家在引证1节<古兰经》或一段圣训时,不仅要看其转述或引证的正确性,而且还需运用逻辑推理支持自己的论点,驳斥论敌的责难。阿拔斯时代后期的语法学也是如此。这样,弄清楚一个问題,不仅需要倾听游牧人的传述,而且要依靠思维的论证。

3,不同类型的研究能给研究者本人以很大的影响,无论从学术道德方面或思想品质方面。研究转述学科的学者,只注重考证转述是否正确,而不重视思考,并且不愿听取人们对他们的研究所做出的合乎逻辑的批评。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人,则能敞开思想,广开思路。他们不想使自己的工作局限于所研究的范围之内——他们一直安心地从事医学、数学和逻辑学方面的研究,但并不以此为满足,而是力图将他们的研究方法应用于教义学、法律学、语法学以至语言学的研究。这样,两派之间就发生了激烈的争辩。后者被斥为不虔诚和叛教;而前者则被指责为教条和僵化。前者最突出的代表为圣训学家;后者的代表则是教义学家。双方的冲突有时竟达到流血的地步。后面将要谈到。

两派的冲突,在倭马亚时代并不十分激烈。主要原因是倭马亚时代的各种学术几乎都掌握在宗教人士手中。他们的思维方法是相同的或相似的。到了阿拔斯时代,以医学为中心的自然科学的范围扩大了。科学渗透到其他领域,其中有些是非宗教领域,如医学和数学。有的带有一些轻微的宗教色彩,如文学。有的人想涉及各种文化——宗教的或非宗教的,调和两者之间的矛盾,并使之融为一体,如教义学家。这些不同的思想和主张,引起了争论和斗争,同时,使学术的范围扩展到了前所未有的广阔领域。

4,总而言之,从倭马亚王朝后期到阿拔斯王朝初期,五十年间,不论是《古兰经》学、圣训学、法律学以及语言学和文学,还有数学、逻辑学、哲学和教义学等科学,大部分都已被记载下来,并系统化。

5,造纸业的发展,推动了这场学术运动。或者说,这一运动的发展和学术由口头传播转变为笔录成书的需要,促进了造纸业的繁荣。

蒙昧时代的阿拉伯人多为文盲,读书识字的人极少。伊斯兰教初创前后,阿拉伯人将文字写在牛犊皮上。或者写在薄薄的石片上,写在剥光了树叶的枣椰树枝上、写在骆驼或羊的肩胛骨上。当时,阿拉伯人将《古兰经》写在白石板或枣椰树枝上。祖赫里的《圣训实录》里也提到:“穆圣死去时,《古兰经》是写在枣椰树枝上的。而圣训的一些信件可能是写在兽皮上的”。

阿拉伯人使用了“古尔脱斯”一词。“古尔脱斯”是用埃及纸草做的一种纸。

阿拉伯人还知道“绢纸”。<阿拉伯大辞书》将其解释为一种上胶、打光的白色绸布。“绢纸”一字是从波斯文翻译过来的。

总之,枣椰树枝、白石片、犊皮纸、絹纸,都因数量少、性能差、价格高而无助于科学文化的传播。对一个决心学习、记载科学文化的民族来说,用这种纸张是不合适的。更何况学者们一般都家境贫寒,买不起这么贵的纸。

阿拉伯人征服埃及后,纸草纸的使用日增,并且传播到了伊斯兰帝国各地。③古埃及的造纸业早有盛名。阿拉伯人征服埃及后,造纸厂仍在继续生产。

中国以造纸闻名于世。穆斯林都知道中国纸。这种纸是中国人用草木做的。伊斯兰历134年(公元752年),哈立德•伊卜拉欣侵略中国的喀什(怛罗斯之战?),从当地居民手中掠去大批精美无比的镶金彩绘器皿以及马鞍、丝绸等物。这些东西都落在撒马尔罕的艾布•穆斯里姆•呼罗珊尼手里,战争中还俘虏了许多中国人,被押送到撒马尔罕。于是,撒马尔罕开始制造中国纸。

应当指出,造纸业的兴盛、纸价的低廉,与阿拔斯时代学术运动的繁荣有很大的关系。可以说,没有当时造纸业的发展,就没有阿拔斯时代学术的繁荣。

随着纸的问肚,学术被记载下来,还出现了书和图书馆。自阿拔斯时代初期起,图书馆已成为文化的重要宝库。

6,研究阿拔斯时代有关学术发展的问题,引出了另外一个研究课题,即阿拔斯王朝对各种学术或学术中別具特色的部分是否有影响?在其他国家,情况是不同的。如果在倭马亚时代,或在安达卢西亚,或在一个什叶派统治的国家里,是否会以另外一种方式记录当时的学术?学者们在阿拔斯政权下,能完全独立地从事著述吗?就是说,阿拔斯王朝对学术的研究有什么影响。

在我看来,阿拔斯王朝对学术研究的影响很大。有些影晌一目了然,十分显著。有些又非常隐晦,需要缜密思考,细心研讨。

并非所有的科学都与国事、政治有关并受其影响。如数学、医学、逻辑学和物理学,就是独立的,与政治和政治活动没有瓜葛。其他如历史学,则与政治联系极为紧密。在阿拔斯时代,历史成了一种宣传手段。有些历史学家,迎合哈里发的心理,编造历史,投其所好。

(1)阿拔斯人攻击倭马亚人最重要的手段,是对历史学家施加影垧,让他们丑化倭马亚人,列举倭马亚人的暴政与黑暗。同时,让他们美化阿拔斯人,给阿拔斯^披上漂亮华丽的外衣。

伊斯兰纪元211年,哈里发买蒙颁布许多法令,赦免颂扬过穆阿威雅者一律无罪

(2)另一方面,历史学家对阿拔斯人则歌功颂德,大唱赞歌。而说坏话者,却遭受迫害。

一些別有用心的学者,为了支持自己的观点,不遗余力地编造圣训,以诋毁倭马亚人,吹捧阿拔斯人。这类圣训,在他们的著作中,比比皆是。

与此相对的是些赞颂阿拔斯人的圣训。

(3)什叶派所持的立场恰恰相反。他们既不喜欢倭马亚人,也不喜欢阿拔斯人。由于阿里派的伊玛目及拥护他们的学者文人曾受过哈里发曼苏尔等人的迫害,所以他们对阿拔斯人的反感极深。什叶派中有些人,本来有极其浓厚的宗派情绪。他们象以前攻击倭马亚人一样,攻击阿拔斯人,夸大阿拔斯人的丑行,甚至无中生有,凭空捏造。

此外,什叶派人还编了许多故事来歌颂阿里和阿里家族,把伊玛目的地位抬高到近乎神化的地步,给《古兰经》的某些章节编出许多神话。

(4)法学中有些问题,同样受到阿拔斯王朝的影响,因为教法是立法的根源。法律涉及国家事务,尽管程度不同。有些大法学家,对某些问題坚持真理,主持正义,往往会触犯哈里发,甚至受到哈里发的报复。

(5)阿拔斯人对语法学和语言学也施加影响。当时,巴士拉派和库法派两个语法学派的争论十分激烈。阿拔斯人站在库法派一边,反对巴士拉派。库法人较巴士拉人更能接近哈里发宫庭。如哈里发迈赫迪的老师穆方才理是库法人。艾敏的老师基撒伊也是库法人。一方面由于库法比巴士拉比巴格达更近。另一方面,总的来说,库法人在政治上向着阿拔斯王朝,而巴士拉人则背离阿拔斯王朝——也许这就是阿抜斯人在库法人和巴士拉人就一个著名的语法问题进行的大辩论中,利用宗派主义,支持库法人基萨伊、反对巴士拉人西伯威(Sibawayh)的原因。辩论的失败是巴士拉人的奇耻大辱。此后,西伯威没能再回巴士拉。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政治是起了作用的。

(6)文学写作一般也是按照宫庭的意旨行事。哈里发不满意的人,诗人们便大加攻击;哈里发欣赏的人,诗人们便大加颂扬。

同时,应该指出,阿拔斯人干预学术活动,给学术染上了某种色彩,这只是坏的一面。而阿拔斯人在鼓励学术活动、记录学术成果、奖励学术研究、促进学术发展方面,仍有不可磨灭的功绩。

7,让我们来研究一下和上述问题有密切关系的一个问题,即阿拔斯时代的“言论自由”问题,究竟达到什么程度。

当时有很多互相矛盾的现象,既可以看到很多说明人们享有广泛言论自由的现象,也可以看到很多相反的情况。

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况是否能协调起来呢?是否能找出一些共同的准则来撰写当时的历史,并且有助于划清自由和奴役之间的界限呢?

我认为,从这些互相矛盾的现象中,可以归纳出下列几项原则: ^

第一,阿拔斯王朝头几位哈里发,特别是曼苏尔,奠定了王朝的基础。主要表现在:(1)提髙了哈里发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如曼苏尔看到很多人反对阿拔斯王朝,他不容许任何人图谋反叛,稍有嫌疑,即遭屠杀。与此有关的是哈里发的职位带上了宗教色彩。哈里发扮演了宗教保护人和宗教卫道士的角色。哈里发成了真主在人间的化身。一切权力来自哈里发。这样,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就给自己带上了神权政治的色彩。其表现之一,就是把向哈里发宣誓效忠一事搞得极为神圣。阿拔斯王朝的政权衰败后,王公大臣、地方官吏掌握了实权,但在人们的心目中,哈里发仍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正因为如此,我们看到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削弱王权,甚至连任何可能导致削弱王权的言行都不能容忍。哈里发曼苏尔说过这样的话:哈里发王朝决不容许泄露机密、侮辱妇女、诋毁王权等三种行为。如果说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允许人们在各方面都享有自由,那么在刚才提到的三个方面是绝无自由的。学术若涉及这几方面的问題,惩罚将是严厉的。

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们就承担了保护宗教问题的责任,给哈里发的职位带上了宗教色彩,并使王权和宗教结合起来了。他们在王权和宗教问题上是寸步不让的。当时,受迫害最深的是摩尼派教徒。他们表面上信奉伊斯兰教,暗地里却破坏伊斯兰教——当然,迫害的先例一开,就收不住了。无辜的人也会受控告,成为罪犯。学术若不涉及王权和宗教,那么,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阿拔斯时代的学者是自由的。

第二,当时的言论自由与哈里发的性格有很大关系。如曼苏尔在政治上心胸狭窄,在学术上却胸襟开阔。事关王权,他的疑心特大,而且惩办极严。他凭个人的主观臆测,动辄杀人,草菅人命。对背叛他的人决不宽恕;对图谋不轨,有叛心或纂位企图的人,即使是开国元勋,也决不放过。——但在学术上,曼苏尔却有广阔的胸杯。他允许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及其学说存在。他还拉拢一位从他身边逃走的穆阿台及勒派的首领阿慕尔•本•欧拜德。曼苏尔鼓励星相学家和医生,鼓励各种流派的哲学家。哈里发迈赫迪却对“不虔诚者”异常敏感,审视极严,惩办极凶。他认为他们的学说危及王朝的安全。因为马兹德派的社会主义和摩尼派的哲学,是当时“不虔诚者”所信仰的学说。迈赫迪感到这种学说一旦蔓延,就将瓦解人民的力量,败坏道德,腐蚀社会,破坏王权。因此,迈赫迪大肆惩处那些被指控为“不虔诚者”。但除此之外,迈赫迪在学术上却兼收并容,允许学术上各种不同见解、不同学派共存。尽管哈里发拉希德有敌视及迫害穆阿台及勒派之嫌,但他在鼓励文学和学术活动方面是极其重要的人物。除买蒙外,无人能与之相提并论。在这方面,买蒙比拉希德更为突出。因为买蒙不仅对科学和文学有很深的造诣,他还是一位哲学家。而且,他在听取不同意见或进行争辩时,心胸开阔。这一点,对学术和文学艺术活动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唯一可指谪的是,他在《古兰经》是被造之物的何题上,背离了他对言论自由的一贯立场,而采取了奇怪的态度。这方面的事我们以后再谈。

总之,可以说阿拔斯时代是伊斯兰历史上在学术上享有广泛言论自由的光荣时代,尽管这个时代有这些专制独裁的现象。但哈里发穆台瓦基勒(Al-Mutawakkil)掌权时,便迫害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驱逐他们,消除他们的权势和影响,对他们进行报复。这比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在买蒙时代搞得还厉害。哈里发穆台瓦基勒(Al-Mutawakkil)把他们革职不用,并逮捕了穆阿台及勒派的支持者艾哈迈德•本•艾比•杜瓦德法官,将他关进监牢。他极力支持逊尼派,并像迫害主张言论自由的领导者穆阿台及勒派人那样,迫害基督教徒和犹太人,开除他们的公职,给他们制定必须遵循的极其严厉的规章条例。——这样,以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为首的教义学家,以景教徒为首的各派哲学家都销声匿迹了。圣训派得胜了。圣训学家所代表的研究方式占了上风。这就是前面提到的转述引证方式。——总而言之,从穆台瓦基勒当政起,言论自由时代就结束了。禁锢言论和思想的时代开始了。保守的法学家和圣训学家得势了。这些我们将在以后叙述。 

第二章 学术机构

1,直到哈里发穆台瓦基勒(Al-Mutawakkil)时代末,还没有建立从事学术研究的正规学校。建立学校是后来的事。

总之,阿拔斯王朝前期,还没有产生正规学校,只有一些学习场所。

第一,书院或小学。“库塔布”(Kuttab:https://en.wikipedia.org/wiki/Kuttab)一词的含义,语言学家有不同的解释。

第二,清真寺。清真寺是当时最大的教学机构。它不仅是礼拜寺,也是发表演说的地方,还是打官司的法庭。我们最感兴趣的是,清真寺在当时作为教学机构,而且是最大的教学研究机构所起的作用。埃及的阿慕尔清真寺、巴士拉清真寺、库法清真寺、麦加和麦地那清真寺等等,都是那个时代的普通学校或高等学府。

2,当时的哈里发、王公大臣和富人,多为自己的儿女聘请家庭教师。

学术讨论会:书院、官廷和清真寺常常成为讨论学术的场所,也是当时重要的学术机构。学者们在哈里发面前,讨论教法、语法、词法、语言学及宗教等问题。我们所掌握的情况表明,随着学术热潮的兴起,学者们出于追求真理的愿望,并希望得到哈里发和王公大臣的赐予和恩宠,这种学术讨论会在阿拔斯时代呈现出一派百花盛开的繁荣景象。

哈里发本人也举行辩论会。特别是买蒙,他知识渊博,通晓多种学术,经常参加学术辩论。

重要的学术机构还有图书馆——哈里发资助创建图书馆,而一些有钱的学者、文人效仿哈里发和王公大臣的做法,设立私人图书馆。

从许多学者的传记中,我们发现他们均先上私塾,然后根据各自的爱好去听讲座;有的学诗,有的学圣训和经注学,有的学教义学。更多的人兼收并蓄,各科都学。跟某学者学完后,再向另一位学者求教。由此可见,当时的教学大纲,五花八门,完全由学生自己选择,由教员自行安排。

3,学者旅行——这里研究的是学者们在地区之间、国家之间的旅行和迁徙。为了求学,他们不畏艰险,饱受磨难。

就这样,语言学家跑到沙漠中游牧人居住的地方收集语言和文学素材。圣经学家云游四方去收集圣训。文学家们为了向各地文学家求教学艺,他们的足迹遍及伊斯兰国家。学哲学的人跑到君士坦丁堡等地寻找希腊书籍以便进行翻译。——各门学科的情况无不如此。

第三章学术活动的中心

1,本书第一册《阿拉伯一伊斯兰文化史》—-黎明时期,已经叙述了从伊斯兰教初期到倭马亚王朝后期各地学术活动的产生和演变。那时最重要的学术活动中心是汉志(麦加和麦地那)、伊拉克(巴士拉和库法)、叙利亚和埃及。继而简略地探讨了各地学术活动的情况和学者的情况,研究了各地学术、艺术生活的各个方面。到了阿拔斯时代,上述地区仍然是当时学术活动的中心,并且增加了哈里发曼苏尔在伊拉克建造的新城巴格达和倭马亚人占领后发展起来的重要的文化中心安达卢西亚。

希贾兹(汉志):麦加和麦地那在阿拔斯时代的学术活动,仍像倭马亚时代一样。两地的学术活动仍以圣训和教法而著称,其依据是《古兰经》和圣训。

阿拔斯时代著名的圣训学家:

阿布杜•迈立克•本•阿布杜•阿齐兹•本•久莱吉(https://en.wikipedia.org/wiki/Ibn_Jurayj)。他是罗马人,收集了很多圣训。

(Jurayj is Arabic transliteration of Gregory or George)

继之而出现的一代新人中,苏福扬•本•欧叶奈(https://en.wikipedia.org/wiki/Sufyan_ibn_%60Uyaynah)是一位著名的圣训学家。他原籍库法,后来移居麦加。伊斯兰教历198年卒于麦加。

与苏福扬同时代的人中,有一位著名的苦行者,名叫福代勒•本•尔亚德。他祖居艾比吾尔德,后迁至库法,最后定居麦加,外号圣地长老。伊斯兰历187年卒。他收集的圣训很多,弟子甚众。

Al-Fuḍayl ibn ‘Iyāḍ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Fu%E1%B8%8Dayl_ibn_%E2%80%98Iy%C4%81%E1%B8%8D

麦地那派的学术活动也同样在发展。我们在本书<黎明时期》中提到了一些学者。后来,又出现了勒比尔•赖伊(Rbī‘ah al-Ra’y)。他是麦地那人中的法学家。他常坐在清真寺内,四周均是当地的显贵名流向他求教。赖易斯•本•赛阿德和叶海亚•本•赛德•格唐都曾向他求教。勒比尔最著名的弟子是马立克•本•艾奈斯(Malik ibn Anas)。马立克说过:勒比尔一死,法学便失去了它的光辉。勒比尔卒于伊斯兰历136年。

勒比尔死后,马立克•本•艾奈斯便成为麦地那学术界的泰斗。关于马立克派的情况,将在立法章里加以说明。

当时,在麦地那的众学者当中,出现了一位具有另外一种学术倾向的学者,即历史学家之父穆罕默德•本•欧默尔•瓦格迪。他通晓穆圣的传记和伊斯兰征战史,了解人们在圣训和法学方面的分歧。他在这方面写了很多被认为是历史学基础的著作。哈里发拉希德访问麦地那时,曾向他请教,了解城中伊斯兰文化古迹和名胜。他与拉希德和伯尔麦克人有这种关系,后来迁居伊拉克。

Al-Waqidi: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Waqidi

总而言之,汉志地区麦加学派和麦地那学派,是圣训学及在圣训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法学、历史学、传记学的主要发源地。这是很自然的。因为,麦加是先知的故乡,麦地那是先知迁徙之地。从这两地成长了一代直传弟子,包括迁士(Muhajirun)和辅士(aṣ-ṣaḥābah)。他们与先知生活在同一个时代,跟他有过直接的交谈。他们所传述的先知的言行,经过再传弟子,一代一代地流传下来。

经常不断的朝觐活动,更促进了整个伊斯兰世界和麦加、麦地那两地学者的联系。人们利用这个机会,与两地的学者聚会,进行学术交流,了解先知的言行,然后,带着学到的知识,回到各地,逐渐传开。圣训学家和历史学家的传记都证明了这一点。

2,汉志的文艺盛况,到了阿拔斯王朝便明显地衰落下来了。阿拔斯王朝初期来到伊拉克的艺术家们,只不过是倭马亚时代艺术繁荣的余波而已。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很多,我认为主要是:

倭马亚王朝是宗派主义十分浓厚的。由于哈里发的王权仅限于倭马亚家族,反对他们的古莱氏青少年,便跑去寻欢作乐,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倭马亚人为了防止他们生事作乱,使其不问政治,便广舍钱财,助长了这种贪图安逸、纸醉金迷的倾向。阿拔斯人上台后,金钱、财富、高位都落到了波斯人手里,帝国的京都迁移到了伊拉克。这样,阿拉伯人和阿拉伯半岛的价值便随之大减。阿拉伯士兵在军队中的人数很少。在哈里发的面前,阿拉伯人不象波斯人那样受宠。诸如宰相之类的高官显爵都被波斯人所把持。阿拉伯人的地位一落千丈。所有这些,都使流往阿拉伯半岛的金钱越来越少。阿拉伯人的重要性和他们在哈里发眼中的地位日渐降低。于是,艺术便大受影响,艺术活动的中心终于从阿拉伯半岛转到了伊拉克。因为伊拉克库存充盈,生活富足。

实际上,我们看到阿拔斯时代的阿拉伯半岛,已经开始向其原来的游牧状态倒退,与其它地区的政治、社会联系减少,因而,其财政收入锐减,艺术濒临毁灭。只有宗教,依靠真主得以生存。人们的信仰,总是越穷越虔诚,越穷越希望得到真主的恩泽。

3,伊拉克:伊拉克确实是阿拔斯时代最重要的思想生活的中心。从经注学、圣训学和法学到语言、语法和词法学;从对哲学著作的翻译、理解和评论到教义学的各派学说;医学、数学、音乐、雕刻和绘画所有这些学科和艺术的著述,其中心都在伊拉克。

倭马亚时代伊拉克最重要的学术中心是巴士拉城和库法城,两地的竞争非常激烈。到了阿拔斯时代,这种竞争仍未停止,而且还增加了新的竞争对手,这就是哈里发曼苏尔修建的名城巴格达。由于学术活动的发展,三城的学术竞争,较倭马亚时代尤甚。三城的学者们,无论在语法、词法、语言学方面,还是在文学、教义学等学术领域内,地域观念和宗派意识均十分强烈。

巴士拉……他们引以为荣的,还有蒙味时代奧卡兹式的集市“米尔拜德”。该地对于巴士拉人的思想生活,特别是他们的语言影响极大。“米尔拜德”位于巴士拉西郊,处于沙漠的边缘,与该市相距约三英里。阿拉伯人把集市设在这个地方,不进城就能把事情办妥,买到必须的商品。——伊斯兰时代的“米尔拜德”是蒙昧时代的奥卡兹的标准摸式——各地的阿拉伯人到该地聚会、赛诗和做买卖。

Al-Mirbad:Similar to Okaz: a general, commercial, residential and literary centre until the Abbasid er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e-Islamic_Arab_trade

在四大哈里发时代和倭马亚时代,“米尔拜德”一直是政治、文化中心。穆民之母阿绮涉在奥斯曼被杀后,曾到此鼓动人们反对阿里,为奧斯曼报仇。

到了阿拔斯时代,“米尔拜德”集市依然存在,但其作用较之倭马亚时代已截然不同了。在阿拔斯时代,由于波斯人的进攻,部落的宗派观念已遂渐淡薄。全体阿拉伯人,无论是南方的阿德南人,还是北方的葛哈唐人,都感到整个民族面临着难于抗拒的危险。波斯人的势力日益增大,以至压倒了阿拉伯人。巴士拉等城镇中的居民开始过着更加接近波斯式的社会生活。哈里发和王公大臣对于诗人们的赛诗已无多大兴趣。学术更加繁荣,而文学和诗歌却相形见绌。信奉伊斯兰教的释奴,在使用阿拉伯语肘,错误百出,严重影响了阿拉伯人语言的规范性。于是,与这种新的社会生活相适应,“米尔拜德”开始发挥新的作用。

诗人们去“米尔拜德”,不再相互嘲讽,而是从沙漠游牧人那里吸取诗的灵感,模仿他们的语言。

地方宗派观念:伊拉克人颂扬伊拉克,汉志人倾向汉志,库法人爱库法,巴士拉人爱巴士拉,巴格达人爱巴格达。这种地域观念,到了阿拔斯时代日益强烈,取代了曾经左右阿拉伯人生活的部族观念。显然,他们是受了波斯人的影响。因为我们知道,波斯人的地域观念历来极强,而部族观念薄弱。这一点前已提及。如呼罗珊人颂扬呼罗珊,锡斯坦人颂扬锡斯坦,迪奈瓦尔人颂扬迪奈瓦尔,如此等等。到了阿拔斯时代,这种地域观念,便借阿拉伯人势力日衰、波斯人的权势日盛之机,控制了阿拉伯人。而且,我们发现这种影响也波及到学术领坺。如伊拉克的法学与汉志的法学相抗衡。每一种学术都有自己的派系,都有自己的特色。巴士拉派的语法学家与库法派的语法学家相争,两派各有各自的追随者。后来出现的巴格达派,也独具一格,也有自己的追随者。巴士拉和巴格达的穆阿台及勒派的信徒,也彼此争论不休。两派对问題的看法,都有其独到之处,都有各自的信徒。其他学术领域的情况,也是如此。我们将在后面讨论学术问题时,进一步阐述。

这种宗派观念,在写历史时,在列述各地的优、缺点时,影响更大,出现了互相矛盾的说法:同一个地方,有的颂扬,有的贬斥。有些说法真实可靠,有些说法纯系谎言。有些论及人的品德,有些涉及学术问题。有些是如实的记载,有些却是传说与臆测。

4,埃及:埃及当时的宗教活动,范围广,规模大,中心是弗斯塔特(Fustat)的阿慕尔清真寺(Mosque of Amr ibn al-As)。宗教活动的中心人物,就是那些征服埃及后定居下来的直传弟子。

Fustat:the first capital of Egypt under Muslim rul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ustat

Mosque of Amr ibn al-A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sque_of_Amr_ibn_al-As

The location for the mosque was the site of the tent of the commander of the Muslim army, general Amr ibn al-As.

许多再传弟子,通过这些直传弟子得到了这些圣训,后来形成了一个学派。这一派的启蒙老师就是这批直传弟子。再传弟子以他们为师,又传给了下一代。这批在埃及定居的直传弟子就被视为埃及人了。圣训学家也称他们为埃及人。他们收集的圣训,均取自直传弟子和再传弟子,六大《圣训实录》中均有记载。这个埃及学派造就了一大批伊斯兰教公认的权威学者。其中最早和最知名的人物是苏莱姆•本•阿特尔•突捷比。他是一位再传弟子。伊斯兰历39年,第一个传述圣训。伊斯兰历40年,哈里发穆阿威雅委任他为法官,从此他便做了二十年法官。在埃及他是第一个为遗产造册的人。伊斯兰纪元75年卒于的姆亚特。人们称他为“埃及的学者和法官”。苏莱姆说书、讲故事时,便对人们说教劝戒。他担任法官之后,对他的裁决,有口皆碑。对于审判的组织工作,如供词的记录,颇有影响。总而言之,苏莱姆是伊斯兰初期埃及杰出的人物之一。他看到了埃及的被征服。奥斯曼任哈里发时,他在埃及建立了埃及的地租法。他还担任过穆阿威雅的法官。苏莱姆有两种才能:一是他在说书、讲故事和仲裁中的文学才能;一是他在管理地租和司法上的行政才能。

(苏莱姆•本•阿特尔•突捷比,这个人在网上没有找到对应的英文名,有谁知道请给说一下)

(另外有两个有用的网址:(1)伊斯兰历转换:https://www.al-habib.info/islamic-calendar/hijridateconverter.htm

(2)伊斯兰学者数据库:http://muslimscholars.info/)

埃及学派的知名学者还有阿布杜•拉赫曼•本•朱海拉•艾比•阿布杜拉•豪兰。他担任过阿布杜•阿齐兹•本•麦尔旺的法官,集司法、司库和说书于一身。他对许多疑难问题的裁决,成为后人的楷模。他主持司法达十二年之久,卒于伊斯兰历83年。

埃及学术史上有一位显赫的人物,名叫叶基德•本•艾比•哈比布(Yazeed Ibn Abi Habeeb)。他是当时埃及的大学者。

叶基德卒于伊斯兰历128年。他为培养埃及学术史上两个著名学者作了很大贡献。这两个人是阿拔斯时代埃及学派的佼佼者:阿布杜拉•本•莱西阿和赖易斯•本•赛阿德。

伊本•莱西阿是哈达拉毛地区的阿拉伯人,他收集的圣训很多,博古通今,传述很多。他是什叶派人,因此,有些圣训学家不信任他。从伊斯兰历155年至164年,他奉哈里发曼苏尔之命,主持埃及司法近十年之久。许多有关埃及的历史、征战、事变及历史人物,都以他的记述为依据。伊本•莱西阿卒于伊斯兰历174年。

另一位学者赖易斯•本•赛阿德(Al-Layth Ibn Sa'dhttps://www.islamweb.net/en/article/136060/)原籍波斯伊斯法罕,后举家迁居埃及,成为法哈姆部落的释奴。赖易斯于伊斯兰历94年出生在埃及盖勒盖山达村(盖勒尤卜省),伊斯兰历175年卒,就读于埃及学者门下,其中最著名者为叶基德•本•艾比•哈比布。后来,赖易斯去汉志求学,随伊脱邑•本•艾比•拉巴哈、纳费尔和西沙姆•本•阿尔瓦等汉志学者听课。后又赴伊拉克,就学于伊拉克学者门下。他富有而慷慨,

在学术方面,赖易斯也是才华横溢。

赖易斯在法学方面,才能出众,可与马立克相媲美。沙斐仪甚

赖易斯•本•赛阿德成了埃及的领袖了。

Al-Layth Ibn Sad the Imam of the Egyptians

https://www.islamweb.net/en/article/136060/

埃及著名的历史学、语言学和宗谱学的学者中,有名叫艾布•穆罕默德•阿布杜•麦立克•本•西沙姆者,写了《先知传》—书。这本书是根据伊本•易斯哈格写的“穆圣传”缩写的。伊本•西沙姆原籍也门,长在巴士拉,后定居开罗。伊斯兰历213年卒。他所著《先知传》,受到埃及的影响。他常在书中提到埃及学者。

学术活动是埃及被征服前亚历山大学派活动的继续,包括神学、医学和哲学三方面,使用古叙利亚语。当地的学者,踉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学者一样,都精通这种语言。

如前所述,这种学术活动在整个倭马亚时代从未间断,并且一直延续到阿拔斯时代。

如前所述,伊斯兰运动开始时仅限于开罗和亚历山大城,其他各地和广大农村人民的文化是科普特式的。科普特人的骚动被镇压下去后。穆斯林便移居全国各地。伊斯兰历216年后,更深入到边远地区。于是,宗敦文化和语言也随之传布全国。

宗教文化包括谘言、文学、散文和诗歌,加上亚历山大学派留传下来的医学、神学和哲学I所有这些就是阿拔斯时代埃及文化的状况。

5,叙利亚:叙利亚地区的宗教学术运动,也是研究《古兰经》和传述圣训,然后从中引出经律。其核心人物是那些征服叙利亚时和以后进入叙利亚地区的直传弟子。活动的中心是大马士革清真寺。最著名的学者为穆阿兹•本•杰白勒•赫兹里吉。他是直传弟子中最精通合法与非法教律的学者之一,是也门地区的军事法官,教给人们《古兰经》和伊斯兰法律。哈里发欧默尔在位时期,他到叙利亚,后死于阿姆亚斯癍疫。

Muadh ibn Jaba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uadh_ibn_Jabal

还有艾布•达尔达•安萨里•赫兹里吉,在学术上可与穆阿兹•本•杰白勒相提并论。

Abu Dard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bu_Darda

还有台米姆•达里。他原是一个基督教徒,到麦地那后,皈依了伊斯兰教。

Tamim al-Dar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amim_al-Dari

到达叙利亚的直传弟子中还有不少学者。他们在那里宣讲先知的事迹,传述种种历史事件以及关于“合法”与“非法”的教律。

直传弟子之后,一批再传弟子(Tabi'un)又来到了,继承了直传弟子的学问,并有新的创造和解释。阿布杜•拉赫曼•本•艾奈姆就是其中之一。

卡尔白•艾哈巴尔,原是犹太人,后改奉伊斯兰教。到叙利亚后,定居霍姆斯。他把犹太教的故事和传说,传遍叙利亚及伊斯兰各地,就象台米姆•达里传播基督教的故事和传说一样。

Ka’b al-Ahba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a%E2%80%99b_al-Ahbar

继这批再传弟子之后,又有一批学者来到叙利亚,其中最著名者为买克胡勒和莱贾•伊本•海依沃。前者原籍信德,曾去埃及、麦地那和库法等地求学。他讲话是信德口音,有些字音发不清楚。但他的学问和法律释义却享有盛名。他是叙利亚公认的伊玛木,与麦地那的伊玛木赛德•本•移赛耶布、库法的伊玛木沙耳比、巴士拉的伊玛木哈桑•巴士里等人齐名。据说,他还宣扬天命。低他捜集的圣训和传说却遭到圣训学家的贬斥。

莱贾•伊本•海依沃是叙利亚的名流学者,德高望重,有人当着他的面向买克胡勒提问时,买克胡勒总是说,问问我们的长者和先生吧。他指的就是莱贾。他是欧默尔•本•阿布杜•阿齐兹的朋友和幕僚。

类似的学者,还有欧默尔•本•阿布社•阿齐兹。他有独到的学术见解,是一位法学家,熟谙伊斯兰教律,远近各处的法官常常求教于他。他鼓励学者们收集、传布和解释圣训。

叙利亚地区的泰斗,为奥査尔。他与汉志的马立克、伊拉克的艾布•哈尼法和埃及的赖易斯,齐名于世。

奥査尔的全名是阿布杜•拉赫曼•本•阿慕尔。奧査尔位于也门的哈姆丹地区。因此,伊本•罕理康说他是也门籍的阿拉伯人。伊斯兰纪元77年生于巴勒贝克,后到叶玛迈求学。又到麦加求教于伊脱邑•本•艾比•拉巴哈和伊本•希哈布•祖赫里。然后,又到巴士拉继续深造。最后,定居在大马士革和贝鲁特。伊斯兰纪元157年卒于贝鲁特。

'Abdur Rahman bin 'Amr al-Awza'i عبد الرحمن بن عمرو أبو عمرو الأوزاعي

http://muslimscholars.info/manage.php?submit=scholar&ID=20024

叙利亚地区与巴士拉的情况相似,出现了对命运和真主品德的种种议论。传布这种议论的头面人物,便是大马士革人爱伊拉尼。他是“意志自由派”,认为命运不会迫使人去从事某项工作。.他的议论在叙利亚掀起了一场运动。哈里发欧默尔二世召见了他,与他进行商讨。后来,这场运动同穆阿台及勒(Muʿtazila)派合流。倭马亚王朝后期的几位哈里发都信仰这个流派。这将在叙述阿拔斯时代:穆阿台及勒派一章中加以阐述。

6,除宗教活动外,还有文学活动。活动的骨干也是那些定居叙利亚的阿拉伯人。文学活动以散文和诗歌为主,但比埃及的文学活动更为有力。因为倭马亚时代的埃及,诗人不多,只有一些从阿拉伯半岛和叙利亚去投奔王公大臣的诗人。但在叙利亚,诗人多,作品也多。原因很多,最重要的是,叙利亚比埃及更接近阿拉伯半岛。

到了阿拔斯时代,随着伊斯兰国家的京都从大马士革迁到巴格达,诗坛也就从叙利亚转到了伊拉克。 

第四章圣训学和经注学0

1,倭马亚时代末期和阿拔斯时代,圣训学研究的主要方式是记录圣训。可是,捜集和记录圣训,究竟是否有益,在直传弟子之间以及直传弟子和再传弟子之间,意见分歧,莫衷一是。后来,消除了分歧,大家一致同意记录圣训。

艾布•伯克尔•本•穆罕默德是麦地那的基督教徒。在哈里发苏莱曼和欧默尔二世时代,曾主持麦地那的司法。他卒于伊斯兰历120年。欧默尔二世曾于伊斯兰纪元99年至101年间,担任麦地那总督。根据这个传说•,艾布•伯克尔•本•穆罕默德可能在伊斯兰历100年时受令捜集圣训。

Abu Bakr ibn Muhammad ibn Haz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bu_Bakr_ibn_Muhammad_ibn_Hazm

2,阿拔斯王朝开始时,正是伊斯兰历二世纪中叶,圣训及其他学术的编纂活动刚刚开始。当时各地相继开始记录圣训。在麦加有伊本•朱赖吉,原拜占廷人,卒于伊斯兰历150年。

阿布杜•迈立克•本•阿布杜•阿齐兹•本•久莱吉(https://en.wikipedia.org/wiki/Ibn_Jurayj)。他是罗马人,收集了很多圣训。

(Jurayj is Arabic transliteration of Gregory or George)

布哈里不信任他,曾说过:朱赖吉收集的圣训,传述世系不连贯,不足为据。其他各地收集圣训的人有:麦地那的穆罕默德•本•易斯哈格(151年卒)、马立克•本•艾奈斯(于179年卒),巴士拉的赖比尔•本•索比哈(160年卒赛德•本•艾比•阿鲁拜(156年卒)、罕马德•本•赛莱曼(176年卒),库法的苏福扬•绍里(161年卒),叙利亚的奥査尔(156年卒),也门的迈阿麦尔(153年卒),呼罗珊的伊本•穆巴拉克(181.年卒)、埃及的赖易斯•本•赛阿德(175年卒)。

由此可见,收集圣训的工作大体上始于伊斯兰纪元第二世纪中叶之初。范围遍及各地。

到了伊斯兰历三世纪,收集、评论、甄别圣训,剖析、判断圣训收集家的活动才活跃起来,成为伊斯兰历史上一个重要的世纪。在这个世纪中,编撰了最重要的圣训集。后来编撰的书籍,都以这批书为依据。圣训学如此,其他学科如法学、语法学、语言学等也均如此。

布哈里(伊斯兰历256年卒)、穆斯里姆(261年卒)、伊本•马吉(273年卒)、艾布•达乌德(275年卒)、梯尔米兹(279年卒)和奈萨伊(303年卒)等六人各编了一部圣训集,是公认为最可靠的六大《圣训集》。

In the Sunni branch of Islam, the canonical hadith collections are the six books, of which Sahih al-Bukhari and Sahih Muslim generally have the highest status. The other books of hadith are Sunan Abu Dawood, Jami` at-Tirmidhi, Al-Sunan al-Sughra and Sunan ibn Majah. However the Malikis, one of the four Sunni "schools of thought" (madhhabs), traditionally reject Sunan ibn Majah and assert the canonical status of Muwatta Imam Malik.(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dith)

Hadith Collection: http://hadithcollection.com/

3,经注学

经注学从开始时起,直到阿拔斯时代,都采用圣训的形式,是圣训学的一部分。当时的圣训学,是一个几乎包括了所有宗教知识的广泛学科。它包括经注、法律、历史等等。这些学科是完全溶合在一起的。传述圣训的人,传述一段圣训后,必用一节《古兰经》注释。传述一段圣训,必有一则法学律例。有时一段圣训紧接一段圣战事迹。有的解释先知或直传弟子或再传弟子时代的社会情况一后来,倭马亚时代末期和阿拔斯时代初期的作者便把同一问题有关的圣训都收集在一起,分门別类汇编成册。如马立克编的<圣训易读>就是把有关法学律例的圣训收集整理而成的。还有,穆罕默德•本•易斯哈格把有关先知传记方面的圣训抽出来,加上流传的诗歌和传说,编成了先知生平的专著等等——因此,圣训学在宗教学中的地位,如同理性学科中的哲学。最初哲学包括了理性研究的一切领域,后来,心理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等等才遂渐从理性研究中分离出来。

后来,宗教学与圣训学脱离,自成一体。但是,在圣训学家眼中,圣训学仍然一如既往——包罗了全部宗教学领域,其中就有经注学。因此,在布哈里和穆斯里姆的圣训实录中,就有经注学的专门章节。

可见,经注学起源于圣训学,是圣训学的一个分支。它传述先知有关《古兰经》的言论,先知的功绩和对部分经文的注释。

正如圣训有真实的、良好和虚弱的,传述圣训的人,也有可信者、不可靠者和编造者三类。

《塔巴里经注》 Al-Tabari: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Tabari

第五章立法

1,在谈及倭马亚王朝的情况时,我们曾谈过立法问题。当时,立法最显著的特点是,立法界分成意见派和圣训派两大派。这一特点在倭马亚王朝末期和阿拔斯王朝初期表现得尤为突出。随着时间的推移,两派的分歧越来越大,区别也越来越明显。两派的旗帜在其标志和特色上均与另一派迥然不同。以马立克•本•艾奈斯(Malik ibn Anas)及其弟子为首的汉志人,特别是麦地那人,髙举着圣训派的大旗。意见派的大旗则由艾布•哈尼法•努尔曼(Abu Hanifa)为首的伊拉克人,特别是库法人掌管着。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在于圣训始终出自汉志。在汉志,听过穆圣讲道的大有人在。对于众人目睹的事件、耳闻的言论,是难以假造的。但是,在伊拉克就不同了,伊拉克远离汉志,这使编造圣训成为可能。此外,伊拉克的穆斯林与其他民族的接触最多。有的穆斯林信仰不深,只要能抬髙自己的身价,有利于自己的主张,便会肆无忌惮地编造圣训,散布不可靠的传说。另一个原因是,在伊拉克出现了各种教派,如穆阿台及勒派(https://en.wikipedia.org/wiki/Mu%27tazili)、麦尔及阿派(https://en.wikipedia.org/wiki/Murji%27ah)以及教义学家的各个派别等。在这方面,汉志人因生活简朴、思想单纯而无法与伊拉克人相比。如前所述,各个教派都要靠注释《古兰经》和杜撰圣训来为该派的论点和主张进行辩护。

2,“类比”在阿拔斯时代发挥了重大作用,在学术上占有重要地位。伊斯兰教的法学原理、教法、语言学、语法学及逻辑学中都使用“类比”。

“类比”的原意是:用对某件事的法律裁决,作为处理因同样原因而产生的其他事件的法律依据。

3,四大教派只是到了伊斯兰纪元四世纪时才真正形成。教派的形成始于阿拔斯时代,当时除了哈尼法、马立克、沙斐仪和罕百里四个教派之外,还有许多其他教派,其中有些教派的价值和力量并不亚于这四个教派各教派都有自己进行创制的主张和方法,各教派都有分散在各地的信徒。但是,有些教派因受外界因素的影响而消失了。

4,伊斯兰教法的特点之一是研究范围广泛,它包括商法、民法、刑法,还包括宗教信仰。这些法律有的归行政部门执行,有的则要受到安拉的处治。——教法涉及到人们从小净到遗产的一切问题——这是因为伊斯兰教的法律是建立在<古兰经>和圣训的基础上的,经训谈到了所有这些问题,如经训中有关于贞操的明文,有关于债务的条例和惩罚偷窃的规定等等。毫无疑问,这使法学家的任务变得更艰巨、更微妙了,他必须精通法律的一切领域,必须知道各个细目的法规和准则,这样才能对那些不断出现的新问题做出推断和裁决。假如有人专管信仰,有人专理财务,有人专司刑事案件,事情就好办得多、容易得多。但是,世界上的专业分工只是近代的事情。当时的法学家是一切都管的,正如当时的医生要医治百病一样。

伊斯兰教法注重研究具体问题的原因是:教法的记载是从收集穆圣的言行和直传弟子及再传弟子所作的法特瓦开始的,后来,才分门别类地进行归纳。这样,教法就很自然地成为对具体问题的叙述了。以后又成了法学权威根据各自所持的法理、受业的师教和进行创制的方法对这些案例的看法了。

5,现在,我们来看看著名教派及其重要人物和各教派的立法方法:

(一)艾布•哈尼法及其学派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bu_Hanifa

艾布•哈尼法(699-767),原籍波斯,生于库法。祖父生于喀布尔。艾布•哈尼法除了是一位教法学者以外还是一名布商。

他的一生大约有52年是在Umayyad王朝度过,有18年时间生活在Abbasid王朝。

艾布•哈尼法生活优裕,身材高大,仪表堂堂。

艾布•哈尼法是个类比学家,他使用类比法超过了所有前人,这得益于他观察仔细,在了解诸事物的异同点上敏锐异常。而且“类比”也成为艾布•哈尼法教法的一个重要基础。

艾布•哈尼法教法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使用合法的计谋。后来,“谋略”成为艾布•哈尼法派和其他教派教法的一个重要内容,这在哈乃飞教派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该派著有论述“谋略”的专著,以至连逃避义务的计谋、废除先买权的计谋、用適嘱指定继承人的计谋、推翻偷盗处罚的计谋等等都应运而生了。

艾布•哈尼法死后,他的弟子们努力保存了他的学说,把他的主张记载下来,把他处理的案例作了整理和补充。同时,有的弟子还当上了首席法官,这对加强艾布•哈尼法学说的地位、传播艾布•哈尼法的主张起了一定的作用。最著名的弟子有艾布•优素福、穆罕默德和扎法尔。

艾布•优素福:https://en.wikipedia.org/wiki/Abu_Yusuf

穆罕默德•本•哈桑•谢依巴尼:https://en.wikipedia.org/wiki/Muhammad_al-Shaybani

扎法尔:http://muslimscholars.info/manage.php?submit=scholar&ID=21262

 (二)马立克及其教派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lik_ibn_Anas

马立克生于伊斯兰历93年或97年,卒于伊斯兰历179年。马立克的一生都是在麦地那度过的.只是去麦加朝圣时才离开过麦地那。

马立克一生中经历的最有名的事件之一,就是他在曼苏尔哈里发时代遭受的迫害。当时,正发生了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本•哈桑及其兄弟易卜拉欣反对曼苏尔的叛乱。对此有两种说法。一说马立克在为人解释教律时曾说过:对强迫的婚姻不存在离异何题,并向人们宣讲了一段“对被迫成婚者无离异可言”的圣训,马立克的这种解释不能使阿拔斯人满意,因为这会导致凡被迫向阿拔斯人宣誓效忠的人,都有权解除誓言而向麦地那的穆罕默德•本•阿卜杜勒•本•哈桑宣誓效忠的后果。相传,曼苏尔哈里发禁止马立克宣讲这段圣训,并派人监视那些向马立克求教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马立克便当众公开宣讲这一圣训。曼苏尔遂对马立克施以鞭刑。另一种说法是:当马立克在麦地那名声显赫时,嫉妒他的人便向麦地那总督加法尔•本•苏莱曼进谗言,说马立克以萨比特•本•艾哈奈夫主张“被迫的婚姻谈不到离婚”的话为根据,不把对您的宣誓效忠放在眼里。加法尔听后大怒,命人剥去马立克的衣服,将其按倒在地,施以鞭刑,马立克的手被拉拽,以至肩部脱臼。人们说,在遭受毒打后,马立克在人们中间的威望有增无减,好象那些鞭痕成了马立克的珠宝、饰物。

传说,马立克在被问及可否对暴民(即反对哈里发的反叛者)进行讨伐时回答说•.如果反对的是象欧麦尔•本•阿卜杜勒③那样的哈里发便可讨伐。问:如不是那样的哈里发呢?答:那就让真主去惩罚吧!对暴君和暴民真主都要进行惩罚的。这句话成了马立克遭受迫害的原因之一。

 (三)沙斐仪及其教派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Shafi%E2%80%98i

沙斐仪即穆罕默德•本•易德里斯。(767–820 CE, 150–204 AH) 

沙斐仪有着多方面的文化修养:他既有语言和文学上的广博知识,又有对圣训的深刻理解。为学习圣训,他到过很多地方。在教法上,他既了解汉志派的特点,又深知伊拉克意见派的精髄。此外,他有着丰富的社会经历:他体验过荒漠中贝都因人的生活;目睹过汉志、也门的尚处于起步阶段的文明;经历过伊拉克、埃及的多元文明的熏陶;见过穷苦人及圣训学家中的苦行者的生活;同时,也看到象伊拉克的穆罕默德•本•哈桑•谢依巴尼和埃及的伊本•阿卜杜勒•哈克姆等人对人间富贵的享受。社会和经济生活的不同方式,决定了立法的多样性。如埃及人待人处世的方式就与伊拉克人不同;埃及人和伊拉克人有时能找到某些共同点,但汉志人却与他们都合不来;埃及尼罗河的灌溉体系与伊拉克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灌溉体系不同,因而两地的土地税等就有差异;而埃及和伊拉克的情况又有别于没有河流的地方,如汉志。所有这一切都对沙斐仪教派的形成有很大的影响。

艾哈迈德•本•罕百里:https://en.wikipedia.org/wiki/Ahmad_ibn_Hanbal

(780–855 CE/164–241 AH)

即艾哈迈德•本•穆罕默德•本•罕百里。他是谢依巴尼的阿拉伯人,原籍是木鹿。伊斯兰历164年出生在巴格达,并在该地长大。曾到库法、巴士拉、麦加、麦地那、叙利並、也门和薄齐莱等地收集圣训。曾与沙斐仪结交并向他求教。沙斐仪派将他当成沙斐仪派人。但实际上,罕百里是自成体系的。他在“《古兰经》被造说”的灾难中受到迫害,遭毒打、被监禁。但他坚贞不屈,始终坚持《古兰经》非被造之作”的说法。从而提髙了他在人们心中的威望。遭毒打被监禁发生在伊斯兰历220年瓦西格任哈里发时期。穆台瓦基勒执政后,废止了“《古兰经》被造说”,罕百里始获释放。此事将在以后详述。罕百里于伊斯兰历241年在巴格达去世。

第六章语言、文学和语法

1,阿拉伯人原居住在阿拉伯半岛及其周围。如前所述,他们过的是部落生活。这些部落的语言各不相词。

语言上的这祌差别所引起的后果之一,便是对《古兰经》的不同读法,即阿拉伯人根据各自的语音、语调诵读《古兰经》。

这种差別也是造成阿拉伯语同义词多的最重要的原因。一个部落给某件物品起了一个名字,另t个部落则给了它另一种叫法,这样一来,同义词多得惊人。如“蜂蜜”一词有几十种叫法,“剑”有五十个名称,致使有人编写了一部名叫《重名字典》。大量同义词的出现,带来了利弊参半的结果。它的好处是,使诗人能写出有韵脚的长诗,如没有可供选择的大量同义词就不容易作到这一点。此外,同义词还是作家修辞择句、雄辩家施展口才的得力工具。他们用这些同义词可以写出合辙押韵、优美华丽的诗句,可以找到在不同场合表达各种感情的心声。但从另一方面讲,这么多的同义词又使语言过于庞大,致使精通语言成为可望而不可及之事。众多的同义词挤在—起使人眼花缭乱,不知所从。对于每个部落来讲是无可指责的,因为它只用一、两个词来表达一个意思。但收集语言的人则要把各个部落或大部分部落的各种词汇全部汇总起来,供人们使用。要知道,同义词过多与过少都是有害的。

2,伊斯兰教以前的阿拉伯半岛,特别是半岛中部的居民很少与外界发生联系。因此,当伊斯兰教问世并向外扩张时,阿拉伯语从两个方面受到了影响。一方面,阿拉伯语流传到了埃及、叙利亚、伊拉克、波斯和信德等被征服的国家。这些国家的人民逐渐开始使用阿拉伯语,最后,阿拉伯语取代了当地语,成为通用语。从而使讲阿拉伯语的人数倍于阿拉伯半岛上操阿拉伯语的阿拉伯人。

另一方面,阿拉伯语也从其他国家的语言中得到补益,吸取了菅养。各国都有一些原不为阿拉伯人所知的词汇,如植物、动物、衣着的名称等等,丰富了阿拉伯语。阿拉伯人吸收了这些词汇,并使其符合阿拉伯语的语言规范。

《古兰经》降世了。经文中也便用了一些阿拉伯化的单词,如薹、登记簿、甘泉等。圣训中也有一些阿拉伯化的外国词。伊斯兰教产生和进行对外扩张以后,外来语就更多了, 

3,《古兰经》的语言是语言学家确定词义的重要语言材料;是促使他们外出旅行、进行传述,以弄清词义的动力;也是使他们努力收集与之有关的每一个词汇,阐明其派生系列,并从中推演出其佌词义的原因所在。

同时,蒙眛时代和伊斯兰时代的诗也是语言学家收集语言的一个来源。诗中有很多生僻的字,他们都一一加以研究。

第七章 历史和历史学家

1,前面已经讲过,最先受到重视的伊斯兰历史是先知的生平及其圣战(seerah,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ophetic_biography),这类历史有两个依据:一是流传在阿拉伯人中间的有关蒙眛时代的历史;二是圣门弟子、再传弟子及其后人讲述的有关先知的生平。从先知出世、成长,到传播伊斯兰教和对多神教徒发动的圣战。

传记中对伊斯兰教产生以前的历史事件的传述受到讲述发生在蒙昧时代的阿拉伯战事的影响。而对伊斯兰时代历史事件的记述则受到传述圣训方式的影响。

最早以写作圣战著名的有四个人:哈里发奥斯曼(Uthman)的儿子艾巴奈(伊斯兰历105年卒,https://en.wikipedia.org/wiki/Aban_ibn_Uthman)。他曾为阿卜杜•麦立克•本•麦尔旺做了七年的麦地那总督,以精通圣训和教法著称。他收集到的传记材料只是些有关穆圣生平的只言片语。

第二位圣战史的作者是阿尔瓦•本•祖拜尔(https://en.wikipedia.org/wiki/Urwah_ibn_Zubayr)。

第三位作者是舒莱赫比勒•本•赛阿德。他是一位辅士的释妓,活了一百多岁,于伊斯兰教历123年卒。(这个人的名字英文拼写是什么?)

圣战史的笫四位作者是瓦哈布•本•穆奈比海。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hb_ibn_Munabbih

以上四位是最早记录圣战史的主要人物。

2,现在该谈谈伊本•易斯哈格和瓦基迪了,他们二位是阿拔斯时代前期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也是后来的大部分史学家所仰赖的历史权威。

伊本•易斯哈格,即穆罕默德•本•易斯哈格•本•叶萨尔,他也是一位释奴,祖籍波斯。他的祖父叶萨尔在伊拉克的椰枣泉被被送到麦地那,成了盖斯•本•麦赫莱麦•本•穆塔里卜本•阿卜社•麦纳夫的释奴。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bn_Ishaq

生长在麦地那,大约生于伊斯兰历85年。年轻时曾被控调戏妇女,案子呈给总督审理。“总督命人带被告,被告面目禮秀,被施以鞭刑,并禁止在清真寺后面就座。”

伊本•易斯哈格于伊斯兰历152年或153年在巴格达去世。

瓦基迪——他是继伊本•易斯哈格之后,对圣战史、传记和历史最有研究、学问最渊博的人。他与伊本•易斯哈格是同时代的人,但比他年纪小。与伊本•易斯哈格一样,瓦基迪也是个释奴,隶属哈希姆部落中的赛赫姆•本•艾斯莱姆家族。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Waqidi

伊本.赛阿德:https://en.wikipedia.org/wiki/Ibn_Sa%27d

穆罕默德•本•赛阿德是瓦基迪的化身,他是瓦基迪的弟子兼书记官,他记下了瓦基迪的著作、谈话和指示,故有“瓦基迪的书记官”之称。

3,历史学家除了注重传记之外,对伊斯兰重要事件的历史也很感兴趣。诸如穆斯林之间的战争——骆驼之役(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the_Camel)、绥芬之役(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Siffin 阿里vs穆阿威叶),穆斯林和波斯、罗马及印度人等其他民族之间进行的战争,以及对外扩张中的重大事件。

4,正如各种学问都是始于口头传说一样,历史也是以口头传述开始的。最早是参加或目睹事件的人进行讲述,后辈人口耳相传,个别人作些零星记载。到伊斯兰纪元二世纪时才有人按照事件收集史料,记栽成书,有些人因此而出名。最早记述历史的人有:

(1)艾布•米赫奈夫•鲁突本•叶海亚。他的祖父米赫奈夫是位圣门弟子,他传述过一些圣训。伊本•哈吉里在<圣门弟子考》一书中对他作过介绍。

(2)几乎与艾布•米赫奈夫同时代的是赛义夫•本•欧麦尔•库非。

(3)继艾布•米赫奈夫和赛义夫之后的是麦达因尼一即阿布杜•拉赫曼•本•赛姆莱的释奴阿里•本*穆罕默德•麦达因尼。他是巴士拉人,住在麦达因,故名。麦达因尼生于阿拔斯王朝初期——伊斯兰历135年,活了大约九十岁,于225年去世。

(4)麦达因尼最得意的门生之一是阿卜杜拉•本•袓拜尔家族的后裔祖拜尔•本•贝卡尔,他以学识渊博、精通传记而著称。他是阿拔斯时代著名的学者和文学家之一,是麦达因尼历史学的旗手。

5,穆斯林历史学家所关心的第三件事是宗谱世系。因为阿拉伯人原来过的是部落生活,部落象家庭一样被当成一个整体,这就大大抹杀了个人的特性。个人的业绩为整个部落所有,个人的耻辱就是部落的耻辱。诗人为部落写诗,演说家为部落演讲,代表团更是以部落的名义出访。这样,部落就占据了人们的身心和思想,成为一切的主宰。伊斯兰教问世以后,便想用宗教上的兄弟情谊来替代部落联系,宗教的纽带确实出现了,并且非常牢固。但部族主义却没有消逝,如在战争中,穆斯林仍分属各个部落,一切仍以部落为单位。

倭玛亚人以部族主义为武器,靠部族主义维持政权,这一切无疑引起了人们对宗谱的兴趣。此外,当波斯人和罗马人向阿拉伯人屈服后,人们分成了阿拉伯人和释奴两大部分,这使阿拉伯人的民族主义情绪更加高涨。

阿拔斯王朝建立后,出现了反阿拉伯的多异族主义。多民族主义者开始收集并夸大阿拉伯人及各阿拉伯部落的弱点和缺陷。

这种作法反而激起了阿拉伯人历数各部落功业、收罗非阿拉伯民族短处的新动力。因此,人们对宗谱更加重视,立谱成风。从而,.宗谱学成了除传记、圣战史和伊斯兰史之外的另一项历史内容。

6,在阿拔斯王朝以前就出现了第四种历史,即波斯、罗马等民族的历史和犹太教、基督教等其他宗教的历史。产生这类历史有如下几个原因:

一、有些哈里发在征服各国后,想了解那些被征服民族的历史,一方面是为了消遣、享受,一方面也是为了从中吸取治国的经验。此外,了解对手,是为消灭对手作好准备,如果觉得有必要的话。

二、伊斯兰教在很多被征服的国家得到传播,大批的人皈依了伊斯兰教。从第二代起,这些人就逐渐阿拉伯化了,他们熟练地掌握了阿拉伯语,不仅能说,而且会写。同时,他们从父兄那里也知道了自己本民族的历史,一种民族主义感情使他们用阿拉伯文写出了自己本民族的历史,以此来抒发埋藏在心灵深处的爱国主义情感。

三、《古兰经》和圣训中有很多有关犹太人、拿撒勒人、萨比教徒和袄教徒的传说。犹太人和拿撒勒人的史料多属于训诫、箴言的性质,故注释家便想作些解释的工作,其范围不外是《旧约》、《新约》及其注释中堤到的内容, 

6,历史的第五项内容是<人物传记》,穆斯林对传记的兴趣要比同时代的其他民族大得多。一个人一旦有T:学识——哪怕是传述.了一段圣训或讲述了一件史实——众学者便会蜂拥而上,向其讨教。他们把找到这样一位没被别人发现的男人或女子看成是巨大的胜利,于是便录其所学、述其所闻。如果这个人死了,历史学家又会争相为其作传,将其籍贯、族系、家谱,以及他所周游的国家、他向之求学的业师、他一生经历的事件,以及卒逝年月,都要逐一记述。

这种作法也许源于伊斯兰教初期一些圣门弟子,如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阿里、塔勒哈、祖拜尔、赛阿德•本•艾比•瓦高绥、阿卜杜•拉赫曼•本•奥夫、欧拜德•本•吉拉哈等人功业的记述。这些人的业绩在记录圣训的著作中到处可见。这便促使历史学家仿效这种侔法,为其他圣门弟子、再传弟子及三传弟子作传。

7,历史的第六个内容既不是小说,因为不能把它看成是虚构的,又不是真正的历史,因为战事无法核査、传述无法证实。这是小说和历史的混合物。事实中掺有想象,现实附以梦幻。讲述人讲述一件真实的史实,但要加上许多虚构的材料。讲起来,好象确有其事,就象在叙述历史。但却不如历史学家那样准确、那样精细。这些人被称为“史料学家”,这比历史学家的称呼略逊一筹。史料学家给人以事实和想象并存的印象,而历史学家讲的只是史实。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