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第七册-正午时期(三).pdf

超级版主组 maslink 5月前 37

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第七册-正午时期(三).pdf

豆瓣: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282240/

下载1:https://ebook.lorefree.com/book?bookid=59030

下载2:http://libgen.lc/item/index.php?md5=1b7cd45063837667046e7b93404dfbf1

第四篇安德鲁斯专集

第一章安德鲁斯的社会生活

1,自穆萨•本•努赛尔(Musa ibn Nusayr)于伊斯兰教历91年(公元709年)被任命为易弗里基叶(Ifriqiya)(北非)总督之后,便决心要征服安德鲁斯。穆萨首先派柏柏尔人塔里格•本•齐亚德(Tariq ibn Ziyad)组织进攻。塔里格率军渡过今直布罗陀海峡进人安德鲁斯。阿拉伯人骁勇善战,以其在征服过程中获得的良好声誉,以及他们为传播伊斯兰教而表现出的献身精神,再加之西哥特人统治的腐败及各地官员之间的仇恨与矛盾,使阿拉伯人所向披靡,长驱直人,节节胜利。后穆萨•本•努赛尔(Musa ibn Nusayr)亲自率军增援,一举消灭了统治安德鲁斯的西哥特王国(Visigothic Kingdom)。

安德鲁斯的征服者来自不同的阿拉伯部落,其中有属于北方阿德南人的哈希姆家族和倭马亚家族;也有南方的也门人,如凯赫拉尼部落和艾兹德部落。除此之外,埃及人、叙利亚人、伊拉克人和大批的柏柏尔人也都参加了征服安德鲁斯的战斗。这些征服者通过友好交往、联姻等方式与当地的西哥特人和西班牙人融为一体。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在阿拉伯东方普遍存在的古老的部落主义,很快就蔓延到了阿拉伯西方。例如:若是盖斯人掌权,那么也门人就要倒霉,就要遭到迫害,而北方的穆达尔人就会得势,受到重用;如果是也门人大权在握,那么盖斯人就要遭殃,也门人就要扬眉吐气,不可一世。为了争权夺利,各地的流血冲突不断,以致形成这样的规律:今年是盖斯人掌权,明年则是也门人执政。每天人们都可以听到某某总督失败下台,而某某总督获胜上台的消息,在一段不长的时间里,总督就更换了近40位。

2,当时在安德鲁斯有四种主要势力:

(1)阿拉伯人。作为胜利者,他们先后打败了柏柏尔人和西班牙人,并使他们皈依了伊斯兰教。阿拉伯人以其占统治地位的阿拉伯语和他们的贵族身份,占据着强有力的地位。

(2)柏柏尔人。他们与阿拉伯人一样,也是游牧民族,也信奉伊斯兰教,也有部落宗派主义,也骁勇善战。对此,阿拉伯人在征服马格里布时早已领教过了。

(3)西班牙人。他们是天主教徒,他们认为柏柏尔人和阿拉伯人是外来的人侵者,只有他们才是安德鲁斯的主人。

(4)在安德鲁斯出生的穆斯林。他们是阿拉伯人与柏柏尔、西班牙和斯拉夫诸族妇女所生的混血儿。

阿拉伯远征军来自东方,他们长途跋涉来到安德鲁斯,自然不可能有大批妇女随行,这就迫使这些阿拉伯人要与西班牙人或柏柏尔人通婚,由此产生出新的混血的一代人。这与阿拉伯东方的情况很相似。阿拉伯人与波斯妇女所生的混血儿,以及他们与西班牙妇女所生的混血儿,不仅聪颖、勇敢,而且十分英俊,他们在安德鲁斯的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阿拉伯人喜欢娶西班牙女人,自然是因为西班牙女人有着如花的容貌,她们有着白晳的皮肤,金黄色的头发和碧蓝色的眼睛。这艳丽、这俊俏让阿拉伯人眼前一亮,为之倾心。

许多安德鲁斯人放弃了他们原有的宗教信仰,皈依了伊斯兰教,他们讲阿拉伯语,不再使用本民族的语言,并以此为荣。

利萨丁•本•海推布(Ibn al-Khatib)(1313〜1374):安德鲁斯著名的文学家、历史学家、政治活动家。曾任奈斯尔王朝的宫廷大臣,享有“文武大臣”的称号。后被指控信仰异端,死于狱中。著有历史、诗歌、文学、哲学等多种著作,其代表作为《格拉纳达志》

3,安德鲁斯的居民与阿拉伯东方的居民有很大不同,因为安德鲁斯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与阿拉伯东方的环境大相径庭,故形成了安德鲁斯与阿拉伯东方的差异……

在行政归属上,安德鲁斯一直归大马士革倭马亚王朝的哈里发管辖。倭马亚王朝的哈里发向安德鲁斯派遣总督,或者由派往北非的总督兼管安德鲁斯事务。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倭马亚王朝灭亡。

4,阿拔斯王朝哈里发赛法哈(As-Saffah)对倭马亚人实行穷追猛打、斩尽杀绝的政策,大肆迫害倭马亚人。希沙姆•本•阿卜杜勒•麦立克的孙子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幸免于难,逃到安德鲁斯。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利用盖斯人和也门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击败各省省长,被拥立为埃米尔,将科尔多瓦定为首府。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有两个称号:一为达希勒(意为进人者),二为古莱氏部落之鹰。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控制安德鲁斯之后,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接连发动暴乱反对他的统治。法兰克王国的缔造者查理曼,为向哈伦•拉希德(Harun al-Rashid)表示友好,也派兵进攻安德鲁斯。但是,查理曼的军队受到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的阻击,连遭重创,大败而归。幸运的是,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在位的时间较长,使他能像阿拔斯王朝的艾布•加法尔•曼苏尔(Al-Mansur)一样,为后倭马亚王朝打下稳固的基础。

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死后,给他的儿子希沙姆(Hisham I of Córdoba)留下了一个有一支强大军队支持的强大国家。但是,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及其子孙没能最终消灭安德鲁斯北部的西班牙人,这些西班牙人一直对穆斯林构成威胁,他们一有机会就主动出击,时有胜负,但最终取得了胜利。

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执政后,使用“信士们的长官”的尊号,并将阿拔斯王朝的奢华之风引人安德鲁斯,其子孙后代,经齐尔雅布(Ziryab)调教之后,奢靡之风愈演愈烈。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成为倭马亚人在安德鲁斯的最伟大的埃米尔,执政长达50年之久。其间,他将伊斯兰教传播到整个西班牙,让贵族和平民都能安居乐业。他在位期间,法蒂玛人想向安德鲁斯宣传他们的什叶派教义,受到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的抵制和反对,法蒂玛人的阴谋没能得逞。

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效仿阿拔斯王朝哈里发穆耳台绥姆(Al-Mu’tasim)因对阿拉伯人不满而建立突厥禁卫军的做法,也建立了一支由奴隶组成的军队,用以巩固其政权。这些奴隶被称为斯拉夫人,斯拉夫人是当时阿拉伯人对其与欧洲各国进行战争时所俘获的俘虏,以及所有落在穆斯林手中的奴隶的总称。当时的奴隶买卖十分盛行,有些拜占廷人向安德鲁斯的穆斯林提供来自各国的奴隶,这些奴隶是从对黑海沿岸各国发动的侵略中掠获的。此外,西班牙海盗经常出没于四周海域,袭击抢掠沿海居民,然后将他们在安德鲁斯的奴隶市场上出售。犹太人是从事这类奴隶贸易的中坚。

正如突厥人在穆耳台绥姆(Al-Mu’tasim)时代及其以后日益强大一样,斯拉夫人的势力也逐渐坐大,其中很多人成为既有金钱又有势力的贵族。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对斯拉夫人的信任,远远超过了对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的信任,他甚至让一个斯拉夫人去统率一支庞大的军队。

由于国家安定,局势平稳,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在位时长等原因,安德鲁斯的文明得到长足的发展和进步,科尔多瓦的繁荣、发达超过了众多的欧洲城市。贸易和农业也出现了一派繁荣景象。

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时代的建筑也许最能代表当时文明的特色,如由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修建的极其壮丽的宰海拉宫殿城(Medina Azahara),是以他的一个宠妾的名字命名的。这座宫殿城动用工匠1万名,耗时达25年。该城除了哈里发的王宫及其官员的住宅外,还有用黄金和五颜六色的大理石修建的花园和大厅。除了这些物质文明之外,当时的精神文明,如诗歌、哲学、宗教及科学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详见下述。

安德鲁斯的倭马亚王朝衰落以后,阿米尔家族掌握了大权,倭马亚家族的地位摇摇欲坠。如果没有伊本•艾比•阿米尔(Almanzor)这样一个强有力的人物,如果不是由于哈里发哈克木的继任者的年纪幼小及其母亲玩弄权术,倭马亚家族还是会支撑一段时间的。

安德鲁斯的倭马亚王朝瓦解了,代之而起的是众多的王国,各王国独霸一方,各自控制着一部分土地和人民。每个王国都有自己的埃米尔和进坛,甚至同一个家庭的成员也要分成好几个派别。各地的统治者都无法长期存在,有人把埃米尔赶下台,自己登上国

有的与西班牙诸王国结成联盟,反对本家族的埃米尔,最后,所有的阿拉伯人都被赶出了安德鲁斯,在经过近8个世纪的异族统治之后,安德鲁斯又回到了西班牙人的手里。

5,马格里布的穆拉比特(Almoravid dynasty)人和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人的埃米尔们曾想恢复安德鲁斯的统一并保持与伊斯兰教的联系,但是,遗憾的是他们很快就衰败了。就其视野与开化程度而言,他们确实无法长期统治安德鲁斯。大地在他们的脚下震颤,他们的统治随之崩溃。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人退出安德鲁斯之后,那些弱小的阿拉伯王国根本无法抵御西班牙人的进攻,相继被击败,最终被赶出格拉纳达。阿拉伯人欲哭无泪,只有那些宫殿向以前的主人哀伤地泣诉。

6,我们还是回到前面的叙述:

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对西班牙人的征服,靠的不仅仅是宝剑,而是他们的精神、语言和宗教。很多西班牙人皈依了伊斯兰教,完全接受了阿拉伯人的思想意识,这些西班牙人忘掉了他们的拉丁语,也全然忘掉了他们的基督教教义。神父、牧师对西班牙人丟弃他们原有的宗教和语言,而改奉伊斯兰教、讲阿拉伯语的做法叫苦不迭。出现这种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阿拉伯语不仅仅是征服者的语言,而且它还带来了西班牙人所没有的丰富的科学知识。

安德鲁斯人具有很多人所共知的特点,如喜好洁净,有的人宁愿吃干净、简单的饭菜,也不肯吃不干净的丰盛宴席。在衣着上,安德鲁斯人讲究整洁,外出时一般不戴帽子或缠头,就连法官或穆夫提也是光着头,鲜有缠头者。安德鲁斯人的另一个习愤是,出席丧礼时要穿白色衣服……

安德鲁斯人有着强烈的地域观念,即人们往往以学者的出生地的地名来称呼这位学者……

安德鲁斯人多有非分之想,如很多人都想当国王,故动乱频生。安德鲁斯人还以热爱学术著称。

伊本•哈兹姆(Ibn Hazm)https://en.wikipedia.org/wiki/Ibn_Hazm

(994〜1064):阿拉伯安德鲁斯哲学家、文学家、史学家、诗人。他的著述达400余部,其中最著名的有《斑鸠的项圈》和《关于教派和异端的批判》。

艾布•阿里•高利(Abu ‘Ali al-Qali)(893〜967):阿拔斯王朝时期巴格达语言学家,后到安德鲁斯,定居科尔多瓦•主要著作《口援录》和《词语精华》

Abu 'Ali al-Qali https://www.academia.edu/1530424/Abu_Ali_al-Qali_de_Bagdad_a_C%C3%B3rdoba_transmisi%C3%B3n_o_renovaci%C3%B3n_en_la_filolog%C3%ADa_%C3%A1rabe

伊本•古推叶(Ibn al-Qūṭiyya)(977年卒):阿拉伯安德鲁斯历史学家和语言学家,主要著作有(安德鲁斯征服史》、《动词及其变位》。

穆拜莱德(Al-Mubarrad)(826〜抑8>:阿拔斯王朝著名语言学家、文学家,B士拉语法学派的代表人物,最重要的著作是《辞章集成K——译者

伊本•哈兹姆(Ibn Hazm)的观点可以概括为:安德鲁斯人在学术上,除教义学、算术和几何学略显不足外,其他领域并不逊于东方阿拉伯人。教义学的不发达,系出于安德鲁斯人不喜辩论的天性;再者,教义学上的弱势,对安德鲁斯人也无大碍,因为东方的教义学大多是无稽之谈,它教给人们的只是诡辩。教义学能在东方而不是在安德鲁斯得到发展,其原因也许还在于东方人自古就传承了琐罗亚斯德、马兹达克等人的教导,承继了印度、中国、波斯哲学家的观点,各种宗教和教派之间的辩论,产生了许多新奇的见解。安德鲁斯人则没有这笔沉重的历史遗产。至于安德鲁斯人在算术和几何学上的不足,则主要是因投人不够所致,正如我们在亚里士多德、查希兹、伊本•西那和苏尤推等人身上所看到的那样,他们只是没有从事这方面的研究而已。苏尤推就曾承认,他不善于解决算术问题,即使是简单的计算c

7,安德鲁斯的社会环境除了有与阿拉伯东方不同之处外,也有相同的地方,即在安德鲁斯也能见到无处不在的反阿拉伯人的情绪,其缘由是:阿拉伯人染上了贵族习性,他们自以为高人一等,认为自己是伊斯兰教的传播者,是阿拉伯语的主人,声称只有他们才是最优秀的民族。阿拉伯人的所作所为,迫使其他民族不得不奋起保卫自己,这些民族抗争说:每个民族都有各自的长处和短处,并非所有的优点长处都集中在阿拉伯人身上。阿拉伯人有自己的优点,别的民族也有自己的长处。对此,东部的学者进行过激烈的辩论。究竟哪个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这类问题早就有人向著名学者伊本•穆加法和艾布•苏莱曼•曼蒂吉等人提出过。在安德鲁斯,伊本•加尔西亚(Ibn Gharsiya)是反对大阿拉伯民族主义的最著名人物之一,加尔西亚这个名字就说明他是一个具有非阿拉伯血统的人。

阿拉伯人与西班牙人杂居、通婚,新生的混血的一代出现了,他们因受当地语言环境的限制和影响,对掌握纯正、规范的阿拉伯语语音和语法感到困难,于是带有安德鲁斯地方语言特点的方言土语出现了。据安德鲁斯人讲,艾布•阿里•谢拉维尼是一个名扬四海的大语法学家,但他几乎讲不好阿拉伯语,并且经常犯语法错误。

安德鲁斯有些地区以盛产水果或手工业制品著称……

安德鲁斯的历史就是政权不断更迭的历史,也是动乱不断发生的历史。稳定始于坚强有力的统治者的出现,而动乱则源于这位统治者的消亡。读者也许会感到惊讶:安德鲁斯如此动荡不定,却竟然会出现如此高度繁荣的文明和学术。这里有两点可以对此作出解释:第一,部分有远见且果断的埃米尔在位时间很长,如有的长达50年,这时就会政通人和,学术、文明繁荣昌盛。第二,有些学者能在动荡不安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远离政治,为自己营造一个安谧的学术环境。

8,安德鲁斯领袖之间的嫉妒与仇恨远远胜于其他地区。安德鲁斯的柏柏尔人、阿拉伯人、斯拉夫人和西班牙人当中有不少亡命之徒,故在当权的埃米尔当中,很少有人能长期维持王朝的团结和统一。国家刚一安定下来,动乱就要爆发,究其原因,或许是有人想称王夺权,或许是北方的基督徒想收复其失去的家园,或许是柏柏尔人因阿拉伯人的得势而引起的心中不满……

安德鲁斯人有治理国家事务的办法,即当今我们所说的行政管理办法。司法职务因与宗教密切相关而成为安德鲁斯人的最大、最高尚的职务。法官有很大的权限,他甚至可以传唤哈里发或埃米尔前去听训。法官的首领大法官被称为总法官,总法官有生杀之权,可不必请示执政当局,他可以对通奸、酗酒者直接定罪。仅次于法官职位的是稽查官,担任稽查官的应是有名望的、聪敏的学者绅士。稽查官的职责是带领助手,持度量衡器,骑马在市场巡视,检查物价,视察市场情况:秤面包的重量,看是否缺斤少两;查看商品标签,看货、价是否一致。当时面包和肉都是明码标价出售。稽查官也可派稽查员私下暗访,如发现有不法商贩,先鞭打示警,如不思悔改,继续违法经商,则要被驱逐出境。每个地方夜间都有人守夜巡逻,这些巡逻者被称为街役。安德鲁斯的街道夜间要关闭;大街小巷有警卫把守,巷口有路灯高悬,警卫配有警犬和武器,以备不时之需……安德鲁斯人最遵守宗教礼仪,违反者即会遭到谴责。安德鲁斯人最讨厌有人乞讨,如看到身体健康的人在乞讨,便会责骂他,劝他去劳动,凭手艺吃饭……

此外,还有以书写为生的职业——书记官。书记官分为两种:写信函的书记官和管赋税的书记官,前者当属文学家之列,承担官方函件和私人家书的书写;后者则只管有关税务、统计、核算一类的行文。安德鲁斯人不让犹太人和基督徒担任管税务的书记官,因为当权者不愿意看到穆斯林在使用非穆斯林人,但是那些达官显贵却更需要这些聪明能干的犹太人和基督教徒为他们个人效劳。

诗歌深受安德鲁斯人的喜爱。诗人在王公贵族面前享有显赫的地位,他们在王宫的聚会上为国王大唱赞歌,并得到相应的赏赐……在安德鲁斯,如果一个人是一位语法学家或一位诗人,往往会傲视他人,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架势。

安德鲁斯人非常注重警察的工作,警察总监被称为城市的主人,或夜晚的主人。人们说:一个受到国王宠信的警察总监可像法官一样,握有生杀大权,而无需得到国王的批准,但是这样的警察总监并不多见。

要想确定安德鲁斯在各个时代的人口数目是一件困难的事。据有些历史学家推算,在罗马人统治时代,人口总数在3千万至4千万之间,但是没有历史文献可以佐证。而在18世纪初叶,人口近1千万。在穆斯林被西班牙人打败后,纷纷离开安德鲁斯,撤到马格里布和阿拉伯东方,导致人口的大量下降;另外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在发现美洲新大陆后大批移民迁往美洲,这也是人口下降的另一个原因。现在的西班牙人口为2千2百33万,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40人。总而言之,以上这些数字给了我们有关阿拉伯人在西班牙的人口数字一个粗浅的概念。

安德鲁斯有一个特点,即随着阿拉伯人和马格里布人的进入,该地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欧洲人和亚洲人的聚居地:有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的聚居地,也有西班牙人和法国人的聚居地,还有犹太人等其他民族的聚居地。换句话说,闪族人与雅利安人分别相对集中居住在一起。虽然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早已离开了安德鲁斯,但是直到今天,西班牙人仍是一个既有东方人血统,又有西方人血统的民族,这在他们的语言、音乐、习俗等方面都有明显的表现。到过西班牙的旅游者也许会认为,西班牙人是一个不同于世界其他民族的民族。其实,正确的说法应当是,在西班牙人的血管中流淌着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的血液。一些偏远省份,如卡斯提尔的居民,无论是从血统上,还是从风俗习惯上都有着阿拉伯人的痕迹。

很多民族都曾在安德鲁斯定居过:欧洲血统的有伊比利亚人、凯尔特人、拉丁人和希腊人;亚洲血统的有迦太基人、腓尼基人和犹太人;日耳曼民族的一些分支,如汪达尔人和西哥特人也来到西班牙;阿拉伯人征脤西班牙时西班牙人正遭受着西哥特人的统治。

随着阿拉伯人的征服,数以万计的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进人西班牙,从此,开始了欧洲、亚洲和非洲人种上的杂居与融合。直至今日我们仍可看到这种民族融合的印记:欧洲血统的人,或者说是雅利安人,是安德鲁斯西北部占绝对优势的种族,他们身强力壮,肌肉发达,在阿拉伯人统治安德鲁斯时期,这些人构成了对穆斯林的最大威胁,其中的卡斯提尔人认为是他们将安德鲁斯从阿拉伯人的统治之下解放出来的。卡斯提尔人热情豪迈,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在这一点上,阿拉贡人与他们非常相似。后来,阿拉贡国王费尔迪南德与卡斯提尔女王伊萨贝尔的联姻,使穆斯林遭到了灭顶之灾。至于安德鲁斯南部的居民,《西班牙与葡萄牙地理》一书的作者乔森评价道他们聪慧、英俊、乐天、安逸。安德鲁斯与欧洲的比利牛斯山脉相连,史书中经常提到比利牛斯这个名字。”

9,当时的学术研究主要通过以下几种途径:

一、从阿拉伯东部来到安德鲁斯的学者。

这些学者给安德鲁斯带来了阿拉伯语和阿拉伯文学。例如,艾布•阿里•高利(Abu ‘Ali al-Qali)(893〜967)便是应埃米尔的邀请来到安德鲁斯的东部学者。他有着深厚的阿拉伯东部文化的功底,曾师从多名著名学者,特别是深得伊本•杜雷德(Ibn Duraid)的真传。

二、安德鲁斯本地的学者。

这些学者都曾赴东部深造,学成归来后,向安德鲁斯人传授其所学知识,叶海亚•本•叶海亚•莱伊斯(Yahya ibn Yahya al-Laythi)便是这批人中的佼佼者。他曾到麦地那游学,拜马立克教长为师,追随左右,侍奉有加,.向其学习《穆宛塔圣训集》。叶海亚后又到埃及求学,受教于莱伊斯•本•赛阿德、阿卜杜拉•本•瓦哈卜和阿卜杜•拉赫曼•本•卡西姆等学者。叶海亚以诚实、虔信著称,因其为官清廉,深受埃米尔的信任,被委以选拔法官的重任,他选的都是马立克教法学派的人。

像叶海亚那样赴东部求学的人很多,有人学习教法,有人学习语法、词法,有人学习《古兰经》注释,还有人学习圣训,学习《古兰经》的诵读方法等等。读者在《芳香集》一书中可以看到一长串的到东部求学的安德鲁斯人的名录。当时赴东部求学是一种时尚,以至不去求学者会受到人们的指责。

在这些赴东部求学的学子当中,涌现出一批精通各种学问的安德鲁斯学者,他们肩负着在安德鲁斯传播知识的重任。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是其中的一位代表人物。哥特叶这个名字说明他是哥特人,他的祖母原是一位哥特公主。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在语言学上的造诣超过了诸多的东部学者,他撰写的《动词及其变位》等著作代表了他的学识和贡献。每个学科,每种学问都有很多像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这样的学者,详见下述。

三、收集图书典籍。

图书典籍是发展学术活动的重要基础,安德鲁斯人深知图书典籍的珍贵。后倭马亚王朝哈里发哈克木二世就十分关心学术的发展,他在位期间(伊历350〜366年/公元961〜976年)先后派人从巴格达、埃及等阿拉伯世界的东部和西部地区搜集了大批古代与当代的各种学术经典著作的珍本,其数量之多,几乎与阿拔斯王朝诸哈里发长期搜集的著作总合不相上下,仅哈克木二世的私人藏书就多达数千册。哈克木二世本人对学术情有独钟,一心想效仿先辈中的智者贤人,在学术上有所建树,因此,他在位期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阅读前人典籍、学习先人各派学说的热潮。

10,总而言之,安德鲁斯与阿拉伯东部就像是连成一片的土地,学者们如同蚂蚁一般,在其上面穿梭往来,相遇之时,欣喜不已。东部的学者若在东部不得志,便跑到西部去闯荡,而西部的学者为了求学则奔向东部……

这种东去西来的学术旅行,可说是利弊参半。其利在于它最大限度地传播了文化知识,培养了杰出的学者,开阔了安德鲁斯人的文化视野;其弊则是将安德鲁斯的学术铸成了与阿拉伯东部类似的模式。倘若安德鲁斯的学术发展没有受到东部的影响,我们看到的将是一种独具特色的、富有创造性的学术。令人遗憾的是我们没能看到这种结果。尽管安德鲁斯和阿拉伯东部的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迥异,但东部的学术模式还是占了上风。东部学术发展的历程,就是安德鲁斯学术发展的历程,二者如出一辙,几乎没有什么创新。

东部的学者有效仿先人的传统,安德鲁斯人也亦步亦趋,极力模仿东部学者的做法。因此,当你读安德鲁斯人写的著作时,就好像是在读东部人的作品,无论是语言,还是编排体例,甚至章节都一模一样。

文学虽然也受到东部文学的影响,但与其他学科比较,还是有一些创造的,因为文学具有较强烈的个人情感和地方特色。但是,很遗憾,这种差异也仅仅是形式上的,而非实质性的。比如安德鲁斯所特有的诗体——“穆沃什哈(Muwas̲h̲s̲h̲aḥ)”体诗也只是形式上的变化,是在玩弄比喻的游戏,其诗歌或散文的主题都是阿拉伯人所熟悉的,毫无新意。埃及、马格里布、沙姆地区的学术和文学的情况与安德鲁斯一样,都是在模仿伊拉克。

如果说伊斯兰学术发展走的是同一条道路,其地区差异可以忽略不计,这个判断基本上是正确的。其原因也许在于:宗教上的教法、经注、圣训等都要依据《古兰经》,因此,这出于同一来源的学术研究,所得出的结论自然就会是相同或相近的了。如果再看一下哲学、医学、星相学、物理学、化学和神学等外来的学问,我们发现安德鲁斯人依据的也是通过直接翻译希腊文著作,或者阅读东部阿拉伯人的译著而获得的希腊哲学和印度知识。因此,对这些外来学问研究的结果与东部并无二致。如果这些学问的基础不同,来源各异,那研究的结果也就不同了。

此外,伊斯兰世界是一个整体,这也是造成这种学术研究一致性的另一个原因。对于学者来说,阿拉伯的东部和阿拉伯的技部都是穆斯林的家园,都是自己的祖国。不论是安德鲁斯人到阿拉伯的东部去,还是阿拉伯东部人到安德鲁斯来,都如同在自己的家里旅行;不管是波斯的穆斯林,还是印度的穆斯林,或者是西班牙的穆斯林,他们都生活在充满伊斯兰精神的同一片蓝天之下,呼吸着同一种伊斯兰空气,并且都是在同一种语言——阿拉伯语的环境之下成长。

11,安德鲁斯人因受到阿拉伯征服者中的沙姆人的影响,起初信奉奥扎仪(Abd al-Rahman al-Awza’i)教法学派的教义和主张……后来才改奉马立克教法学派,安德鲁斯人信奉马立克教法学派,严格遵奉马立克教法学派的教义,对其他教法学派采取拒绝、排斥的态度,这也是安德鲁斯没有出现众多的教派和教法学派的一个重要原因。

马立克教法学派是逊尼派中依据圣训进行立法、释法的教法学派。虽然在安德鲁斯也有人信奉穆阿台及勒派,有人信奉什叶派,有人信奉扎希里耶派(Zahiri),但与信奉马立克教派的人相比数量要少得多。

安德鲁斯妇女与阿拉伯东部的妇女一样,大多是文盲。其中有擅长歌舞、音乐的女奴,经过专门训练后被高价出售。

与阿拉伯妇女一样,大部分享有自由身份的安德鲁斯妇女要戴面纱,其规定之严格,比东部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女奴和众小妾则可不戴面纱。哈里发穆斯泰克菲的女儿婉拉黛公主(Wallada bint al-Mustakfi)就不戴面纱,她出席男人聚会,与男人一起吟诗,一起谈论文学,曾引起不小的轰动,这种事情在阿拉伯东部也是罕见的。

安德鲁斯的每个王公贵族的家中都拥有成群的西班牙及其他民族的自由妇女和女奴。这些女人生下的孩子具有不同的血统,家庭中充满了自由妇女和女奴之间的仇恨与冲突,这种仇恨与冲突自然也传给了他们的子女。

很多信奉基督教的西班牙妇女也参与政治,她们表面上装作热爱伊斯兰教,喜欢阿拉伯人,但实际上,她们没有忘记自己是基督教徒,没有忘记自己是西班牙人。因此,她们当中有些人就成为哈里发身边的奸细,把很多机密透露给西班牙人,并在穆斯林中制造矛盾,使穆斯林陷入异常尴尬的境地。

如同阿拉伯东部的妇女一样,安德鲁斯的妇女中也涌现出几位杰出的文学家,如:与伊本•宰敦(Ibn Zaydún)有恋情的婉拉黛(Wallada bint al-Mustakfi)、穆耳台绥姆(Al-Mu’tasim)的女儿温姆•基拉姆(Umm Al-Kiram)、哈吉的女儿哈夫索(Hafsa bint al-Hajj al-Rukuniyya)、穆耳台米德的女奴伊耳蒂玛德(Al-Rumaikiyya)等人。安德鲁斯的每座城市都能找出几位著名的女文学家,但是她们在整个社会生活中仍是屈指可数。

穆耳台米德的女奴伊耳蒂玛德(Al-Rumaikiyya)

https://archive.aramcoworld.com/issue/199301/the.poet-king.of.seville.htm

关于安德鲁斯妇女对社会的影响……

12,阿拉伯人到来之前,统治安德鲁斯的是西哥特王朝,阿拉伯人征服安德鲁斯之后,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欲娶西哥特国王罗德里克的妻子(Egilon)为妻,为此,与她达成了允许她保持基督教信仰的默契,这使她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她还给自己取了一个阿拉伯名字——温姆•阿绥姆。据说,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与她一起住在塞维利亚的一座修道院里,这种说法不太可信。还有人说,她曾问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你的臣民见你时,为什么不向你下跪?罗德里克的臣民见到他时可是要下跪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回答说:“我们的宗教不允许下跪。”她对这一回答并不满意。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非常爱她,他知道,如果不按照她的想法去做,他在她心中的地位就会下降。于是,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命人在他的觐见大厅的入口处修建了一个低矮的小门,当人们进人时,需低头弯腰才行。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以此表示,人们这样进门就等于给他下跪了。还有一种说法,这位前西哥特国王的妻子对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说:“国王如果不戴王冠,就不是国王。要不要用我的金银珠宝给你做一顶王冠?”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答道:“我的宗教没有这种规矩。”她说:“你一个人独处时戴,有谁会知道呢?”经她一再坚持,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同意制作了一顶王冠。一次偶然的机会,头戴王冠的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被侍卫看到了,便认为他改信基督教了。后来,侍卫哗变,阿卜杜勒•阿齐兹(Abd al-Aziz ibn Musa)被杀死。

12,安德鲁斯人重视学术,也重视艺术。其艺术风格与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艺术比较接近,故安德鲁斯的建筑风格独具特色,与阿拉伯东部的风格迥然不同。科尔多瓦、格拉纳达、托莱多等安德鲁斯城市残存的古迹表明安德鲁斯人有着很髙的艺术品味。

安德鲁斯人喜欢制作器皿和家具,声在大门和屋顶上绘制奇特的几何图案。

安德鲁斯人精通各种音乐,有很髙的歌唱天賦,这首先要归功于大音乐家齐尔雅布(Ziryab),齐尔雅布于伊历206年/公元822年来到安德鲁斯,受到埃米尔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本•哈克木的盛情款待,不仅提供住所,还给他丰厚的赏赐,让他享有每月100枚金币,随从每人每月20枚金币的俸禄。……东方饮食中仍有一种名叫“齐拉比亚”的甜点,这很可能是“齐尔雅布”一词的变音。除此之外,齐尔雅布还以能承办各种髙级的大型宴会而名噪一时。

安德鲁斯人的工艺制造技术,最为令人称奇的当属阿拔斯•本•费尔纳斯(Abbas ibn Firnas)他发明了飞行技术,制作了一架带有两个翅膀的飞行器,他驾驶该飞行器飞行了一段不算短的距离,降落时因尾部设计问题而坠毁。

13,安德鲁斯的学术、艺术对欧洲的影响远远大于阿拉伯东部对欧洲的彩响。安德鲁斯离欧洲近,很多欧洲人曾在安德鲁斯求学,受过阿拉伯人的教育,见过阿拉伯人开展的各种学术活动,这些人回去后便在国内进行类似的活动。当时,有很多犹太人学习阿拉伯语,学习文学及各种科学知识,学成之后再向他人传授。安德鲁斯人曾人侵过法国南部,攻占了普瓦蒂埃。阿拉伯人的思想文化,像闪电一样迅速传播。如果说,欧洲文明是站在伊斯兰文明,尤其是安德鲁斯文明的肩膀上得以发展和腾飞的,此话并不为过。

14,安德鲁斯人与阿拉伯东部人一样,在文学方面——不管是散文还是诗歌——取得的成就比其他方面大,他们对社会生活,对娱乐、唱歌、饮酒、与妇女的关系;对战争,对离别的痛苦;对跳舞、舞女;对自然风光;对安德鲁斯历史上的史诗等等都做了大量的描述。

查理•马特战役(Battle of Tours):系指公元732年发生在法国西部球市普瓦蒂埃的一次战役,是役,由法兰克墨洛温王朝的宫相查理•马特率领的军队将阿拉伯人击败,阻止了阿拉伯人向欧洲腹地的深入。

15,安德鲁斯分裂成数十个小王国后,学术依然得到发展。这是由于各国的国王都结交和拉拢学者,用以装点门面,把学者视为王国的金字招牌。其次,精通修辞和文学是当时出任大臣宰相的先决条件,这种风气也助长了对学者的重视。第三,安德鲁斯的哈里发需要医学和星相学的帮助,故结交医生和星相学家,而医学和星相学都是研究哲学的人门学科。

16,犹太人有效地参与了当时的文化生活,他们分散在全国各地:有的行医,有的则握有国家的财政大权,如哈斯达耶•本•谢布鲁特(Hasdai ibn Shaprut),他在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时代便掌管国家的财政。有些犹太人还登上了大臣的宝座,如易斯玛仪•本•奈格里莱(Samuel ibn Naghrillah)便曾任格拉纳达柏柏尔人埃米尔哈布斯的大臣。犹太人当时在废立埃米尔一事上有着很大的影响。他们专横跋扈的行径有时会招致穆斯林的不满,从而受到迫害或惩处。

17,整个伊斯兰王国对于学者和旅行家来说,就好似一个大棋盘,他们可以在上面随意驰骋。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许多阿拉伯东部的学者来到安德鲁斯,而安德鲁斯的学者们又跑到阿拉伯东部,他们不停地四处游学,每到一地,便进行文化学术交流,相互受益。关于这方面的情况可在众多学者的传记中得到印证。

18,安德鲁斯的众埃米尔相互敌对,连年战争,因而日渐衰弱,基督教徒却逐渐强大,穆斯林不得不向马格里布人——首先是穆拉比特(Almoravid dynasty)人求助。当时马格里布有一个名叫拉姆图纳的部落,属桑哈贾部族的一个分支,该部落居住在马格里布的南部,以及塞内加尔—带,控制着周围的黑人部族。后来,优素福•本•塔什芬(Yusuf ibn Tashfin)掌管了该部落的全部权力,自称埃米尔,宣布建立穆拉比特(Almoravid dynasty)王朝(1061〜1147)。接到安德鲁斯人的求援请求后,优素福•本•塔什芬(Yusuf ibn Tashfin)率军渡过地中海,攻占了安德鲁斯的大部分国土,重创西班牙人,夺取了塞维利亚。穆斯林诸王朝的国王软弱无能,无力抵御基督教徒的攻击,因而被优素福•本•塔什芬(Yusuf ibn Tashfin)废黜。

优素福•本•塔什芬(Yusuf ibn Tashfin)的宗教观念与安萨里(Al-Ghazali)的宗教观念相左,他厌恶安萨里(Al-Ghazali)所大力宣扬的内心修炼的主张,于是科尔多瓦的法官及其同僚便作出裁决,称安萨里(Al-Ghazali)为伪信者,当众销毁了安萨里(Al-Ghazali)撰写的《宗教学科的复兴》一书,并规定凡阅读该书者均要被处以死刑。除此之外,他们还主张对所有有关描述真主本体形象和品德的拟人化的经文应按字面意思进行解释,如“唯有你的主的本体他的两只手是展开的等,他们认为穆阿台及勒派对这些经文的诠释是愚蠢的。穆拉比特(Almoravid dynasty)人还迫害犹太人,致使大批犹太人逃亡。

19,穆罕默德•本•突麦尔特(Ibn Tumart),柏柏尔人,属麦斯姆达部落,出生在马拉喀什西南苏斯山区,他曾在科尔多瓦生活过,目睹了焚烧安萨里(Al-Ghazali)著作的场面。他读过伊本•哈兹姆(Ibn Hazm)的著作,并在巴格达研究并信奉艾什尔里0的教义学理论。突麦尔特回到马格里布后,向穆拉比特(Almoravid dynasty)人将真主拟人化的主张宣战,号召人们恢复伊斯兰教的正统性和纯洁性。优素福•本•塔什芬(Yusuf ibn Tashfin)的追随者被称为穆拉比特(Almoravid dynasty)人(意为驻修道院中的人),穆罕默德•本•突麦尔特(Ibn Tumart)的追随者则被称为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人(意为信仰真主独一的人)。突麦尔特后来占领了安德鲁斯,在安德鲁斯人中传播他的教义学主张。

20,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王朝时代(1147〜1269),出现了两位大哲学家——伊本•图菲勒(Ibn Tufail)和伊本•鲁世德(Ibn Rushd)。但是,这个版图囊括安德鲁斯、马格里布,直抵埃及边界的空前庞大的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王朝,因哈里发的腐败奢靡而分崩离析。与此同时,西班牙人却日益强大,逐渐控制了安德鲁斯。

奈斯尔人(Nasrid dynasty)继穆拉比特(Almoravid dynasty)人和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人之后,成为格拉纳达的主人。奈斯尔人(Nasrid dynasty)又被称为艾哈麦尔人。艾哈麦尔人的祖先曾是萨拉戈萨的国王,在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人被迫退出西班牙后,他们便担当起了抗击西班牙人的重任。奈斯尔人(Nasrid dynasty)不仅要与基督教人作战,还要阻挡各个地方的穆斯林小王朝的进攻,最终,被迫接受卡斯提尔国王菲迪南德三世的庇护。

艾哈麦尔人时代的学术和文学十分繁荣。利萨丁•本•海推布(Ibn al-Khatib)是当时最著名的人物,也是最伟大的文学家,他曾出任奈斯尔王国的大臣。麦盖里曾在《芳香集》中提到他。伊本•海推布著述颇丰,且与伊本•赫尔东书信频传,交谊深厚,但因彼此都争强好胜,他们之间的友情受到破坏。除了伊本•海推布之外,奈斯尔王朝还涌现出许多学者和演说家。

艾哈麦尔人值得骄傲和自豪的是,在他们当政时代出现了两位著名的杰出人物——伊本•白图泰(Ibn Battuta)和伊本•朱拜尔(Ibn Jubayr)。

伊本•朱拜尔(Ibn Jubayr)从泰里夫岛出发,乘船前往亚历山大里亚,再去麦加,朝觐后改道伊拉克,先后到达摩苏尔、阿勒颇、大马士革、阿卡;然后渡海前往西西里岛;萨拉丁•阿尤布(Saladin)执政时他来到开罗,对其所见所闻作了详细记述。承蒙真主护佑,他游遍了上述地区,饱览了鼎盛时期的伊斯兰文明,并作了真实详细的记述。

伊本•白图泰(Ibn Battuta)的旅行历时约25载,游遍了波斯、小亚细亚、盖莱姆半岛、君士坦丁堡和印度,并出任德里的法官达数年之久。伊本•白图泰(Ibn Battuta)还成功地访问了中国,到过泉州、广州等地,后经苏门答腊返回阿拉伯半岛,最后到达波斯。伊本•白图泰(Ibn Battuta)在另一次旅行中游历了黑人诸国,最后定居在马拉喀什。伊本•白图泰(Ibn Battuta)因无人能超过他的业绩而被视为旅行家的领袖。

艾哈麦尔人在经历过征战胜利,学术和艺术繁荣之后,开始走上衰败之路。光阴荏苒,岁月无情,艾哈麦尔人的末代苏丹终被赶下了宝座,失去了政权。艾哈麦尔人带着过去的显赫权势和伟大的荣耀,哀伤地死去,他们是阿拉伯人在安德鲁斯建立的最后一个王朝。

21,当年,穆斯林征服安德鲁斯时,北部比利牛斯山脉一带重峦叠嶂、道路崎岖,且那里的居民是一些信奉基督教的野蛮的游牧人,不足以对穆斯林构成威胁,因此穆斯林没有前去征讨。但是,这些基督教人的势力日渐强大,征服了周围的一些西班牙和法国等地的基督教人,煽动他们的宗教情绪,不时向穆斯林发动袭击,成为穆斯林的心腹之患。这些基督教人在安德鲁斯的埃米尔强大时,如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达希勒、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曼苏尔•本•艾比•阿米尔等人执政时,便龟缩在山区不动;一旦嗅到任何一点儿穆斯林虚弱的气息,便燃起战火,四面出击。基督教人日趋强大;而穆斯林颓势已成,每天都有城池被攻陷,最后,整个安德鲁斯都落人了基督教人手中。这些曾因道路崎妪、势单力薄而被穆斯林弃之不顾的少数游牧基督教人,最终将穆斯林赶出了安德鲁斯。

阿拉伯人在安德鲁斯建立的王朝就好像是一棵倒置的大树,其树枝在地下,树根在天上。

22,安德鲁斯王朝最初的根基是由倭马亚王朝哈里发派来的穆斯林士兵和总督奠定的,即从伊历92年(公元711年)的征服开始,到伊历138年(公元756年)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潜人安德鲁斯为止。在此期间,安德鲁斯王朝的根基尚未稳固,对于文化发展,只提出了一些零星的主张,尚无明确的发展方略。此时,阿拉伯人之间的纷争,如也门人与穆达尔人之间的纷争,阿拉伯人与柏柏尔人之间、阿拉伯人与混血儿之间的纷争层出不穷,因此,当时的政权是动荡不定的。

安德鲁斯王朝的主干是倭马亚人执政的哈里发时代,该时代始于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达希勒上台,止于后倭马亚王朝灭亡,列国时代开始。倭马亚人奠定了安德鲁斯王朝的基础,制定了完善的制度,其中最重要的是维护了国家的统一,即不允许任何人分割国家的领土,除非是因战败不得不割让土地。倭马亚人脱离阿拔斯人建国之后,一直维护着国家的独立,不允许任何内部和外部的势力干涉。此外,倭马亚人还有一个梦寐以求的思望,即首先实现整个安德备斯的伊斯兰化,继而在安德鲁斯执行马立克教法学派的教法主张。

安德鲁斯的倭马亚人是东部倭马亚人的后裔,他们在东部的首都是大马士革,他们的根基在沙姆地区,征服者多来自该地,因而他们将沙姆地区的传统带到了安德鲁斯,这些传统与伊拉克、埃及、麦地那等地的传统有着很大的区别。倭马亚人十分推崇这些传统,以至谁想要反对倭马亚人,首先就要反对这些传统,这正如当年反对阿拔斯家族的人要穿白色服饰一样。我们看到,那些反对倭马亚家族的人将下述几点作为反叛的标志:反对马立克教法学派的教法主张,或者是加入阿拔斯人的阵营,或者有割据独立的打算,等等。

倭马亚人最引以为荣的业绩之一,是他们为文化发展所做出的努力,例如,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提出了从阿拉伯东部引进学者的想法,其子哈克木提出了在安德鲁斯建立一个宏伟的图书馆的设想,其他一些倭马亚人还提出了鼓励、尊重学者的主张等等。因此,如果要写安德鲁斯的思想史,就要为倭马亚人的巨大贡献大书一笔。

阿拉伯人在安徳鲁斯的统治可以分为四个历史时期:总督时代(711〜756).埃米尔时代(756〜929),哈里发时代(929〜1031),列国时代(1031〜1492)

在后倭马亚王朝后期和阿米尔王朝初期涌现出的伊本•哈兹姆(Ibn Hazm)和伊本•舒海德(Ibn Shuhayd),便是这一繁荣的最好证明。他俩的出现,倭马亚人功不可没。众所周知,伊本•哈兹姆(Ibn Hazm)和伊本•舒海德(Ibn Shuhayd)都有倭马亚情结,尽管他俩成名是在阿米尔时代。

安德鲁斯王朝这棵大树的树枝是列国时代的各个小王国。这些王国的国王都继承了鼓励和支持文化活动的传统。

安德鲁斯王朝这棵大树的树种是当年的那些穆斯林征服者。安德鲁斯人先后经历了倭马亚人和阿拔斯人派遣总督的统治(伊历92〜138年/公元711〜756年),后倭马亚王朝众哈里发的统治(伊历138〜424年/公元756〜1031年),以及列国诸国王的统治等几个时代。列国时代的著名王国有:塞维利亚的阿巴德国(1023〜1091)、科尔多瓦的哲赫瓦尔国(1031〜1069)、萨拉戈萨的胡得国(1039〜1146)、格拉纳达的奈斯尔国(Nasrid dynasty)(1238〜1492)、托莱多的祖努国(1032〜1092)等等。这些王国一个个相继灭亡,最后一个灭亡的是格拉纳达的奈斯尔国(Nasrid dynasty)。伊历898年/公元1492年,阿拉伯人在安德鲁斯的统治结束了。

Al-Andalu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Andalus

——————————

第二章宗教活动

1,安德鲁斯宗教学的各个学科的建立始于穆萨•本•努赛尔(Musa ibn Nusayr)攻占安德鲁斯之后。随同他一同进入安德鲁斯的征服者当中有一些直传弟子和再传弟子。直传弟子有穆奈伊吉尔,也有人称他为孟吉尔。再传弟子则有安德鲁斯的征服者穆萨•本•努赛尔(Musa ibn Nusayr)、阿里•本•里巴哈、哈奈什•本•.阿卜杜拉•萨那尼,这些再传弟子既是远征军中的军人,又是很有学问的人。哈奈什或许是这些再传弟子中最博学的人,他祖籍也门,曾是阿里•本•艾比•塔利卜的追随者;与阿卜杜拉•本•祖拜尔—起反对阿卜杜•麦立克•本•麦尔旺,安德鲁斯人曾以拥有他而感到自豪。阿里•本•里巴哈则是巴士拉人,深得东部的阿卜杜•阿齐兹•本•麦尔旺的赏识。

这些直传弟子和再传弟子在安德鲁斯播下了宗教学科的第一批种子,其情形与东部的宗教学相似,诸如《古兰经》的诵读、背记,穆圣及直传弟子的言行。圣训则包括律例、使者的生平及他直接指挥的战役,以及有关直传弟子的言论和传述等等。阿拉伯东部和西部的早期文化包括宗教、伦理道德和历史等内容。这些记载得到广泛传播,并被翻译成柏柏尔文,柏柏尔人和那些新出生的混血的一代都受到这些文化的熏陶。这是这批直传弟子和再传弟子完成的一项伟业,他们被认为是在安德鲁斯传播伊斯兰教的先驱。

2,第二代学者中最著名的有三人:阿卜杜•麦立克•本•哈比比(Ibn Habib, Abd Al-Malik, 维基无词条)、叶海亚•本•叶海亚•莱伊斯(Yahya ibn Yahya al-Laythi)、耳撒•本•迪纳尔。当时,受过教育有文化的人,首先应有教法学和文学方面的造诣,然后才是专业知识。读者可以看到,安德鲁斯的大部分学者,首先是教法学家和文学家,其次,才是某一专门领域的专家。就阿卜杜•麦立克•本•哈比比来说,他首先是一位文学家、历史学家、语言学家和语法学家,其次才是一位学有专长的教法学家,另外,他还写有很多诗歌。

的确,有些学者对阿卜杜•麦立克•本•哈比比传述的圣训颇有微词,说他传述的圣训过于生僻,连圣训学家都不知道,但大多数学者还是信任他的。

叶海亚•本•叶海亚•莱伊斯(Yahya ibn Yahya al-Laythi)则完成了在安德鲁斯传播马立克教法学派的大业。他是一个握有权势的威严持重的人,安德鲁斯后倭马亚王朝的哈里发曾委以他选择及任命法官的重任。他因身为马立克派人,自然要选择信奉该派观点的人出任法官,而人们为了追求现世的享乐,为了能谋得一官半职,也就愿意信奉得势的马立克教法学派。

叶海亚为安德鲁斯的司法制度奠定了坚实基础:制定了法官制度,设立了总法官(大法官)的职位,建立了咨询机构,当选该机构的成员是一件光耀门庭的事。遗憾的是,我们没有找到有关咨询机构的详细资料,只是在其书籍中发现了一些零散材料,据有的历史学家传述,咨询机构的成员为16人。我们所能说的是,叶海亚经常思考教法问题,研究法官作出的裁决,并能发表自己的意见。

叶海亚是柏柏尔人。他远赴麦地那,投奔马立克,向其学习教法。他传述的《穆宛脱圣训实录》(一译《圣训易读》),享誉整个阿拉伯东部世界。叶海亚除聆听过马立克教长的教诲之外,还在埃及听过莱依斯•本•萨阿德;在麦加听过苏福扬•本•欧亦奈、阿卜杜拉•本•瓦哈卜和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本•卡西姆•欧特基等人的讲学。

叶海亚为人忠厚清廉,他在安德鲁斯的声望有如东部的艾布•优素福,但他在担任法官和其他政府职务时,一身正气,两袖淸风,这更加体现了他的可贵之处。

在著名的莱拜杜事件(莱拜杜为科尔多瓦城郊一地名,公元818年,埃米尔哈克姆一世因拆毁当地居民住房而引起民变)中,叶海亚被控有煽动挑唆之嫌,后被赦免。叶海亚是安德鲁斯的无冕之王,卒于伊历234年/公元848年。

耳撒•本•迪纳尔是一名出色的教法学家,同时又是一位颇有建树的著述家,对于他写的《正道》一书,伊本•哈兹姆(Ibn Hazm)评价说:“这是解释马立克教法学派教义的最好的一部书,也是收集该派教法内容最全的一部书。”有的历史学家说耳撒•本•迪纳尔是他所在时代最有学问的人。”耳撒•本•迪纳尔集教法与修行于一身。他曾出任托莱多的法官,并担任科尔多瓦咨询机构的主席。人们普遍认为,耳撒•本•迪纳尔在教法上的造诣略胜叶海亚•本•叶海亚•莱伊斯(Yahya ibn Yahya al-Laythi)一筹。根据大多数人的说法,耳撒•本•迪纳尔卒于伊历212年/公元827年。

总而,言之,耳撒•本•迪纳尔、阿卜杜•麦立克•本•哈比比和叶海亚•本•叶海亚•莱伊斯(Yahya ibn Yahya al-Laythi)三人的学问难分伯仲,各有特色。

3,上述两代学者是安德鲁斯学术的传播者,是发展安德鲁斯学术的先驱。继他们之后的第三代学者,将安德鲁斯的学术发展又向前推进了一步,其中,最著名的学者有卡西姆•本•艾斯拜厄,科尔多瓦人,生于伊历247年/公元861年。曾先后游学凯鲁万、埃及和伊拉克,最后以渊博的学识回到安德鲁斯

卡西姆•本•艾斯拜厄对圣训和人物传记的研究见解独到。他写了一部长篇巨著,经删节后取名为《圣训擷英》,该书共分7册,辑集的传述世系完整的圣训达2490段;全书按教法的分类方法分类,这是对安德鲁斯学术发展的一大贡献。卡西姆将该书献给了哈克木二世。此外,他编辑的《真实的圣训和奇异的圣训考》一书也很有价值。他另著有《古兰经律例》、《古莱氏人的业绩》、《关于后降世的经文取代和停止先降世的经文》等著作。

另一位著名学者是拜基•本•穆海莱德,他博学多闻,见多识广,为巩固马立克教法学派在安德鲁斯的地位作出了贡献。

安德鲁斯学术发展的第三步,扩大了从经、训中寻找律例的范围。艾布•欧麦尔•优素福•本•阿卜杜•拜尔是这一代学者中的杰出代表,著有《绪论书,该书内容广泛,是一部研究圣训学的著作。他的另一部著作《马立克派教法大全》,是专门为满足伊斯兰教法典说明官穆夫梯的需要而撰写的。此外,他的《领悟》一书,介绍了各位直传弟子的生平和有关史料,这是伊本•哈吉尔•阿斯盖拉尼的《修养》一书问世之前,同类著作中的第一部。

4,安德鲁斯学术的下一步发展,使我们又看到了在阿拉伯东部发生过的情景:教法学家之间的分歧演变成了论战和争斗,为此,撰写了大量的著作。

沙斐仪教法学派的创始人沙斐仪(767〜820)创立了教法原理学,著有《法源论纲》一书,该书传人安德鲁斯后,伊本•哈兹姆(Ibn Hazm)撰写了《律例原理》一书。后来,格拉纳达的教法学家沙推比(1388年卒)又写了《法源论纲续编》。沙推比采用了沙斐仪等人的法源理论,但有些题目是东部教法学家没有研究过的,在阐述风格上也要比东部的敎法学家温和些,在论证时,还引用了一些发生在安德鲁斯的案例。

诵经学在安德鲁斯也得到了发展,如诵经学家沙推比(1194年卒)写有《希尔兹艾玛尼》一文,该文又被称为《沙推比叶》,在阿拉伯东方和西方都享有盛名,成为各国、各个时代研究诵经学的经典之作。

安德鲁斯人对经注学也很重视,其中以教法学家科尔多比的《古兰经注》最为著名。科尔多比采用的经注方法是:先引用一段经文,然后对其中的语言文字、语法分析、总体含义,以及由此演绎出的律例等等,逐一加以说明。科尔多比的《古兰经注》集塔巴里经注传述法与宰迈赫舍里(1075〜1144)经注理性思辨之大成,令伊斯兰世界受益颇多。

5,伊本•哈兹姆(Ibn Hazm)(994〜1064)是一位被视为异端的安德鲁斯的宗教学者。他学识渊博、多才多艺、善于雄辩,常常在辩论时将对手问得张口结舌,无言以对。伊本•哈兹姆(Ibn Hazm)对各种学问无所不知、无所不精,无论是圣训学,还是教义学,•无论是历史、教法原理,还是文学,都显示出他的天赋和才华。不仅在上述各个领域,甚至在逻辑学和哲学方面,都有著述问世。

伊本•哈兹姆(Ibn Hazm)也许很早就学会了辩论,因为他从小就是一个沙斐仪派人,而沙斐仪派以善于辩论著称,他是在与其他教法学派进行辩论中长大的。伊本•哈兹姆(Ibn Hazm)后因受其师艾布•希亚尔的影响由沙斐仪派改奉直解学派的教义。他撰写的有关法学原理的著作《律例原理考》也许最能说明他的直解学派的观点。

伊本•哈兹姆(Ibn Hazm)深人钻研圣训,很多人因他而脱离马立克教法学派,成为直解学派的追随者;同时,他的率直、他的直言不讳也引起很多人的不满和嫌恶,这些人将愤怒指向他的著作,他的大部分著作在塞维利亚被当众烧毁。

人们对伊本•哈兹姆(Ibn Hazm)的祖籍说法不一,大多数的阿拉伯历史学家认为,他的祖先原是基督教徒,后皈依了伊斯兰教……

时至今日,伊本•哈兹姆(Ibn Hazm)仍是安德鲁斯最著名的学者,也是官场和学者集会上被人提及最多的学者。因为他反对盛行于马格里布的马立克法学派的教法主张,硬是坚持其直解学派的观点。据我们所知,他的知名度是空前的,至今仍有许多直解学派教义的信奉者和他的追随者。我要说,伊本•哈兹姆(Ibn Hazm)的声望在其死后更显赫,对他的敌视和怨恨已随着他的逝去而销声匿迹,而学者们对他的尊重与推崇却依然如故。

伊本•哈兹姆(Ibn Hazm)不仅攻击伊斯兰教各主要教派的代表人物,而且攻击犹太教和基督教,他根据伊斯兰教的教义,认为《旧约》和《新约》都严重偏离了原有的教义,竭力想从中找出矛盾,以证明他的指责是正确的。对此,他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并将该文收人《关于教派和异端的批判》一书。另外还有几篇文章也被收人该书,故该书的逻辑性较差。但读者会对他的辩才和学识,对其文风和胜过安萨里(Al-Ghazali)在其《宗教学科的复兴》一书中所使用的修辞手法,惊叹不已。该书的独到之处,是他想从直解学派推演出符合该学派学说的独特的教义主张。人们会感到惊讶:伊本•哈兹姆(Ibn Hazm)这样一个深居官府、女奴群绕,过着骄奢淫逸生活的人,怎么会写出这样的著作。伊本•哈兹姆(Ibn Hazm)对一切事物都持开放态度,都要拿来为我所用,并能找出其中的奥秘,就连女奴的调笑、嬸戏都能给他以灵感,这些,也许能帮助我们解开这一谜团。伊本•哈兹姆(Ibn Hazm)在书中对类比、意见、公益仿效、分析等都进行了批判,他为此而写的一篇文章的手稿至今仍保存完好。

著名苏非派人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和大哲学家伊本•鲁世德(Ibn Rushd)都曾受过伊本•哈兹姆(Ibn Hazm)的影响。

伊本•哈兹姆(Ibn Hazm)死后,安德鲁斯人对他仍是褒贬不一。大约经过一个世纪之后,在阿拉伯东部和安德鲁斯都享有盛名的著名学者艾布•伯克尔•本•阿拉比(Abu Bakr ibn al-Arabi)脱颖而出。他曾游学东方,在大马士革拜安萨里(Al-Ghazali)教长为师。回到安德鲁斯后,便攻击伊本•哈兹姆(Ibn Hazm)的学说。他像其师安萨里(Al-Ghazali)一样,能言善辩,巧舌如簧,在安德鲁斯等地显赫一时。

艾布•伯克尔•本•阿拉比(Abu Bakr ibn al-Arabi)同艾布•瓦立德•巴基(Abu al-Walid al-Baji)一样,始终坚持批判直解学派。

6, Marinid Sultanat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rinid_Sultanate

The Marinid Sultanate covered present-day Morocco and, intermittently, parts of North Africa and southern Spain around Gibraltar, from the mid-13th to the 15th century. It was ruled by the Marinid dynasty.

In 1244, the Marinid rulers overthrew the Almohad Caliphate, which had controlled present-day Morocco. The Marinid dynasty briefly held sway over all the Maghreb in the mid-14th century. It supported the Kingdom of Granada in al-Andalus in the 13th and 14th centuries; an attempt to gain a direct foothold on the European side of the Strait of Gibraltar was however defeated at the Battle of Río Salado in 1340 and finished after the Castilian conquest of Algeciras from the Marinids in 1344.

The Marinids were overthrown after the 1465 Moroccan revolt. The Wattasid dynasty, a related ruling house, came to power in 1472.

7,在宗教活动中,苏非派是值得研究的另一个教派。

苏非派在阿拉伯东部产生于伊历2世纪,在安德鲁斯则出现在阿拉伯人征服之后的第2个世纪。东部的苏非主义融合了伊斯兰教的教义和波斯、印度及希腊的教导;而安德鲁斯的苏非主义则融会了伊斯兰教、新柏拉图主义和希腊、罗马的思想,以及从东部传来的波斯和印度的思想a

安德鲁斯人当中有很多柏柏尔人,还许多基督教徒与苏非派人的混血儿。柏柏尔人自古就以沉湎于幻想、笃信幽冥世界,以及轻信有关来世的宣传著称。人们不会忘记阿拉伯人在征服马格里布的过程中所遇到的艰难险阻和所经历的激烈战斗,更不会忘记那个自称“女牧师”的人所发动的起义,柏柏尔人都相信她,团结在她的周围,让阿拉伯人尝尽了苦头。这就是柏柏尔人的性格。直到今天,柏柏尔人在很多地方还在用《古兰经》占卜凶吉,察看手相、探知幽冥世界、发掮宝藏等。柏柏尔人的这些本领经过沉淀之后,变成了苏非主义的一部分。基于上述原因,安德鲁斯人的苏非派活动有了很大发展。

让我们像讲述教法那样,来看看苏非派的来龙去脉吧。据我们所知,伊本•麦赛莱(Ibn Masarra)是安德鲁斯第一个苏非派人,他的全名为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本•麦赛莱,生于伊历296年/公元908年(此处年代可能有误)。他的父亲为科尔多瓦人,信奉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该派当时在安德鲁斯并没有什么追随者,且不受欢迎,因而不得不向人们隐瞒自己的信仰。众所周知,阿拉伯东部的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多用希腊哲学武装自己,以捍卫伊斯兰教免受基督教和犹太教的攻击,该派的做法引发了人们对很多神学问题的思考。伊本•麦赛莱(Ibn Masarra)的父亲把这一切都传授给了他的儿子。伊本•麦赛莱见其父隐瞒他的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身份,便也不公开自己的苏非派信仰。

伊本•麦赛莱(Ibn Masarra)在30岁以前一直离群索居,躲在科尔多瓦郊外的一座山上刻苦修炼。安德鲁斯的山野大都是芳草遍地,绿树成荫,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孑然一身的处境和广垠静谧的大自然,给予他巨大的想象空间和冥思苦索的广阔天地。后来,有人加入了他的苦修行列,虽然他本人及众多追随者没能保住其信仰上的秘密,但他的信徒在安德鲁斯存在了好几个世纪。伊本•麦赛莱(Ibn Masarra)的信仰暴露后,被人污蔑为叛教,后他以朝觐为名逃离了安德鲁斯,直到以宽容和支持学术著称的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三世继任埃米尔后,伊本•麦赛莱(Ibn Masarra)才返回安德鲁斯,此后,他的弟子日渐增多。

伊本•麦赛莱(Ibn Masarra)极其虔诚地信守“塔基亚(Taqiya)”原则'他只向少数弟子和门徒传授苏非派的深层教义。伊本•麦赛莱(Ibn Masarra)不仅对安德鲁斯的穆斯林有影响,而且也影响了安德鲁斯的犹太教徒和基督徒。

总而言之,伊本•麦赛莱(Ibn Masarra)是我们所知道的安德备斯最早的苏非主义者。据说,哈希米,即艾布•伯克尔•穆罕默德•哈希米,是伊本•麦赛莱(Ibn Masarra)的弟子,而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又是哈希米的学生。哈希米是一位节俭禁欲的苦行者,他的著述没有流传下来。哈希米于伊历559年/公元1163年赴耶路撒冷朝圣,卒于该地,并葬在那里。哈希米本人及其墓地都受到人们的崇敬与拜谒。

与哈希米同时代的另一位著名苏非派人——大教长艾布•阿卜杜拉•古莱希•哈希米,他的苏非派言论颇多,如不能恭谦有礼处世者,不知对世事之所求。因放弃自己的权利而不顾其兄弟权利者,不配享有结伴、交友之幸福……”

提到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我们不得不多着墨介绍一下这位享誉阿拉伯东、西部的苏非派的大教长,他的全名是穆哈义丁•艾布•伯克尔•穆罕默德•本•阿里•本•阿拉比•哈梯米•塔伊,是哈梯姆•塔伊的后人•他于伊历560年/公元1165年出生于穆尔西亚,后在塞维利亚学习《古兰经》、圣训。他在塞维利亚居住近30年,后来,又赴东部游学,向伊本•阿萨基尔(Ibn Asakir)和焦齐学习圣训,并周游巴格达、摩苏尔及罗马等地,博及古今,学识大增。令人遗憾的是,自离开安德鲁斯后,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再没有回去过,最后在大马士革去世。修辞上的造诣、深邃的思想和丰富的想象力,是他留给后人的遗产。他每到一个地方,就会与当地的苏非派人交往,他的苏非派观点在东、西部都得到广泛传播。

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有大量的散文和诗歌问世。他勤于思考,善于诠释;一生淡泊金钱、名利。

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是苏非派中鼓吹一元论思想最力的人,他认为真主与世界是同一的,只是形状不同而已,本质上并无二致,他宣称,我们看到的东西各不相同,如:一间房子、一个男人、一棵树,这均是真主的安排,命中的注定;人们见到的只是一种假象,以满足人类幼稚理性的需要。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的看法如同现代哲学家对物质的看法,即认为任何物质都是由原子组成的,物质的差别源于原子核及电荷数量的多寡,仅此而已,世上万物的本质是一样的。

从现象上看,或依照常理来说,世上有造物主与万物之分,有真与假、表与里、始与末之别。这种逻辑在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那里都不起作用,在他那里,起作用的只是感觉、修炼和品味。他认为,世上万物——无论是矿物,还是植物;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类,都要服从这一法则,即世上万物都要遵循其自然规律,如矿物等非生物有它自己的生存状态,这种状态是由其自身的性质决定的,换句话说,是由神的律条决定的。人和动物也是如此。因此,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对犹太教、基督教、拜物教及伊斯兰教之间的差别并不以为然。他写道:

我的心可以接受各种形式的宗教……

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的著述甚丰,除了写有诗集、《古兰经》注、科学的奥秘等著作外,还有有关文学、历史的作品传世。

伊本•阿拉比(Ibn Arabi)已出版的著作有:《麦加的启示》、诗集《渴望录》、《虔敬者演讲录》、《智慧的珠宝》、《神学论文集》。不管怎么说,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留下了一笔遗产,一笔直到今日仍对东西方思想和思维产生影响的宝贵遗产。

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于伊历638年/公元1240年卒于大马士革的萨利希叶。

8,伊本•赛卜因(Ibn Sab’in)(1216〜1270),是安德鲁斯另一位著名的苏非主义者。此外,他还是一位文学家、哲学家、苦行僧和禁欲主义者。他与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和艾布•阿巴斯•穆尔西(Abu al-Abbas al-Mursi)一样,也出生于穆尔西亚。他的众弟子认为,他对神秘主义的研究无人能及。伊本•赛卜因(Ibn Sab’in)以他的舍己为人的高尚品德,以及对整个人类的同情、对敌人的爱而著称。他的寓所在马格里布可算得上体面、尊贵,然而他却带领家人过着苦修、禁欲的生活,将房产留给了他的众兄弟……

伊本•赛卜因(Ibn Sab’in)声名远扬,连罗马教皇都知道他。据载,西西里国王——诺曼人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 Holy Roman Emperor)曾向伊本•赛卜因(Ibn Sab’in)请教几个哲学问题。这些问题,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 Holy Roman Emperor)曾向很多基督教和穆斯林学者请教过,但没有得到令其满意的回答。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 Holy Roman Emperor)对伊本•赛卜因(Ibn Sab’in)的解答十分信服……

9,继伊本•赛卜因(Ibn Sab’in)之后,安德鲁斯还出现了许多苏非派人,几乎每个时代都有,其中最著名的是艾布•巴斯•穆尔西(Abu al-Abbas al-Mursi),在亚历山大城建有他的陵墓。穆尔西这个名字说明他是穆尔西亚人,他也是穆哈义丁•本•阿拉比(Ibn Arabi)的同乡。

10,艾哈迈德•本•非斯是我们所知道的稍后一些时候的苏非主义者,他是苏非派的一位长老,自称是救世主麦赫迪,在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王朝时代,他曾控制了一些地区。后来,他被一个追随者杀害。他著有《脱去苏非派的两只靴子》一书。

——————————

第三章 语法、语言活动及文学著述

1,学术发达、诗歌和文学繁荣是当年阿拔斯王朝强盛的一个原因,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想仿效阿拔斯人强国之路,以使他的后倭马亚王朝强盛起来。但是他深知在他自己身边没有一个能在安德鲁斯人中间传播阿拉伯文化的大学者,遂决定聘请东方的学者西来担此重任。经过深思熟虑,认为艾布•阿里•高利(Abu ‘Ali al-Qali)(893〜967)为最佳人选。

艾布•阿里•高利(Abu ‘Ali al-Qali)的父亲曾是阿卜杜•麦立克•本•麦尔旺的释奴,而他本人与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一样具有深厚的倭马亚人情结。于是,哈里发阿卜杜•拉赫曼•纳绥尔(Abd al-Rahman III)便将艾布•阿里•高利请至科尔多瓦,并让自己的儿子哈克木率领达官显贵隆重而热烈地迎接艾布•阿里•高利(Abu ‘Ali al-Qali)的到来。

艾布•阿里•高利(Abu ‘Ali al-Qali)于伊历330年(公元940年)抵达安德鲁斯后,一直在科尔多瓦传授学问,直至伊历358年(公元967年)去世,历时28载,这是一段很长的岁月。

2,伊本•阿卜杜•莱比(Ibn Abd Rabbih)(860〜940)与艾布•阿里•高利(Abu ‘Ali al-Qali)(893〜967)差不多是同时代的人,他也负有在安德鲁斯人中传播阿拉伯文化的使命,他写的《罕世璎珞》一书,就是为了向安德鲁斯人传授阿拉伯东方的文化知识。伊本•阿卜杜•莱比(Ibn Abd Rabbih)与艾布•阿里•高利的最大不同在于,前者是生于马莱加的地地道道的安德鲁斯人,而后者则是应遨来到安德鲁斯落户的东方人。

伊本•阿卜杜•莱比(Ibn Abd Rabbih)具有多方面的才华.他在家乡马莱加学习语法、诗律、教法、历史和文学,并小有成就。后到埃及等地深造,立志要将所学传授给家乡人民。

3,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艾布•阿里•高利不是在安德鲁斯播撒学术种子的第一人,早在他之前,安德鲁斯的征服者——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早已播下了学术的种子,艾布•阿里•高利只是使其生长、发育,并开展了教育工作。早在他来到安德鲁斯之前,就有图书从东方流入西方,安德鲁斯人对阿拉伯人的文学情有独钟,其中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艾布•伯克尔•穆罕默德•本•欧麦尔就是一个生动的代表。

哥特叶这个名字,说明他是西哥特人,即在阿拉伯人之前人侵西班牙的西哥特人。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的爷爷娶了一位西班牙公主——西哥特国王的女儿。该公主曾以使节的身份到大马士革向希沙姆•本•阿卜杜•麦立克控告她的叔叔,后来她就在大马士革嫁给了一位阿拉伯人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的爷爷。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的爷爷后来随阿拉伯人的征服大军来到安德鲁斯。

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是一位精通阿拉伯语的大学者,曾陪伴过艾布•阿里•高利。艾布•阿里•高利在把他推荐给哈里发哈克木二世时称: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是一位大语言学家和大语法学家,同时也是一位诗人和历史学家,人们纷纷向他求教。在完成了《动词论》和《动词“做”与动词“使做”》两本书的著述之后,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于伊历367年(公元977年)去世。

在艾布•阿里•高利(Abu ‘Ali al-Qali)的弟子中,艾布•伯克尔•祖贝迪是一位著名的语法学家,著有《简明艾因书》、《语法学家传记》等著作。《语法学家传记》一书对安德鲁斯的语法学家的品级作了分类。

总之,安德鲁斯有很多人能从事语言和文学写作,这里的文学指的是著述文学,至于创作文学,如蒙主佑,将在下一篇论述。

4,谢里西(al-Sharīshī)(1161〜1222)是安德鲁斯最著名的从事文学写作的人。他对哈里里(1054〜1122)的玛卡梅(Maqama)韵文故事作了生动有趣的注释。玛卡梅(Maqama)韵文故事这种文学体裁从东方传入后,深受安德鲁斯人的欢迎和喜爱,该体裁对安德鲁斯人产生了很大影响,例如艾兹迪(伊历575年/公元1179年卒)就用这种体裁进行创作。

谢里西(al-Sharīshī)对玛卡梅(Maqama)韵文故事的注释十分详尽,他学识渊博,且博采众家之长,后来凡是对哈里里的玛卡梅(Maqama)韵文故事作注释的人,无不参考他的著述,就连杜齐的注释也是依据谢里西(al-Sharīshī)的版本。谢里西(al-Sharīshī)的注释以精准著称,书中充满教益。玛卡梅(Maqama)这种文学体裁已成为讲述历史的主要形式。

5,伊本•赛义德•巴特勒尤斯(al-Batalyawsī)(1052〜1127)在语言和文学方面也有著作问世。他对伊本•古太白的《书记官的文学修养》一书作了注释。此外,他对很多文学作品,如伯克里的《传述者谬误点评》作了诠释。

6,伊本•西达(Ibn Sidah)(1007〜1066)是安德鲁斯最重要的语言学家之一。伊本•西达(Ibn Sidah)又名艾布•哈桑•阿里•本•伊斯玛仪,他双目失明,他父亲精通语言学,他便师从其父,学习阿拉伯语。伊本•西达(Ibn Sidah)一生著述丰硕,但据我们所知,流传下来的只有两部词典:一部是17卷本的《专项分类词典》,该词典是按词义,而不是按字词编撰的,如关于“桌子”的词条,就将桌子及与桌子有关的字词放在一起。赛阿里比(Al-Tha’alibi)(961〜1038)早在《语言学》一书中就用过这种体例,但是赛阿里比(Al-Tha’alibi)的《语言学》仅有1卷,而伊本•西达(Ibn Sidah)的《专项分类词典》却长达17卷。伊本•西达(Ibn Sidah)的另一部著作是《精编词典》,这是一部大型词典,其中词的编排顺序是按字母发音部位,即按字母离喉部的远近从内向外排列的。哈利勒(约786年卒)的《艾因书》和伊本•杜莱德(Ibn Duraid)(837〜933)的《词语总汇》就是按这种体例编撰的。伊本•西达(Ibn Sidah)卒于伊历458年/公元1066年。

7,艾耳莱姆•圣地马里(Al-Shantamarī)(1019〜1084)也是一位著名的语言学家,他的特点不是研究语言,而是专门收集阿拉伯人的诗歌,并对这些诗歌进行勘校、考证、注释。很多安德鲁斯人投奔他,向他请教。他之所以起了艾耳莱姆这个名字,是因为他的上唇开裂;他的名字中的圣地马里,则是因他出生在安德鲁斯西部的圣地马里亚,借用其音变。

8,艾布•哈加吉•本•优素福•本•谢赫•拜莱韦•马拉基,也是安德鲁斯的一位名人。他为其子写了一本名为《艾利夫•巴乌》的书,这是一部大百科全书,共分两卷,内容囊括算术、物理、植物、动物、人、社会学、教法、宗教、语言学、字母的发音部位、语法、词法、诗歌、故事、神话,等等。该书如果按照字母表的顺序编排,那一定会是一部奇特的百科全书。拜莱韦•马拉基曾到阿拉伯东方游学,写了很多描写东方的文章,如对亚历山大灯塔有过十分细致的描写。他生于伊历526年/公元1131年,卒于伊历603年/公元1207年。

安德鲁斯对语法的研究,开始时也像阿拉伯东方的学者一样,选一段文章,对其中的生僻字词作出解释,或者是对某一个语法问题进行说明,正如在艾布•阿里•高利的《讲授录》和穆邦莱德的《辞章集成》中所见到的那样。后来,人们才就某些语法专题进行论述,如艾布•阿里•高利(Abu ‘Ali al-Qali)写了《三母动词“做”与四母动词“使做”》、《减尾名词与延尾名词》,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写了《动词论》等。自从基萨伊(约805年卒)和西伯威(Sibawayh)(796年卒)的语法著作传人安德鲁斯之后,安德鲁斯人也就开始编写完整的语法书了,其中最著名的是侯菲写的《基萨伊语法注释》,该书成书于伊本•哈兹姆(Ibn Hazm)时代(994〜1064)。

艾布•阿里•谢鲁比尼(al-Shalawbin)是安德鲁斯人中的语法权威,其弟子对他十分尊崇,对他的成就倍加称赞。他写了《语法人门》等多部语法著作。艾布•阿里•谢鲁比尼(al-Shalawbin)于伊历562年/公元1166年生于塞维利亚,于伊历645年/公元1247年去世。

继艾布•阿里•谢鲁比尼(al-Shalawbin)之后,出现了两位见解独到的著名语法学家:伊本•赫鲁夫(Ali-Ibn-Kharuf)和伊本•阿斯夫尔(Ibn Asfour)。伊本•赫鲁夫(Ali-Ibn-Kharuf)是塞维利亚人,是当时安德鲁斯的阿拉伯语权威,他对西伯威(Sibawayh)的《语法》一书做了注释,除此之外,他还对当时的著作《句法》等书都有注评。伊本•赫鲁夫(Ali-Ibn-Kharuf)除了是一位语法学家之外,还是一位风趣文雅的文学家。他的名字(意为“绵羊之子”)还引出许多笑话。

伊本•赫鲁夫(Ali-Ibn-Kharuf)卒于伊历609年/公元1212年。

伊本•阿斯夫尔(Ibn Asfour)的祖籍也是塞维利亚,继其师艾布•阿里•谢鲁比尼(al-Shalawbin)之后,他一直是安德鲁斯阿拉伯语的一面旗帜。他在塞维利亚、谢里什、马拉加、鲁莱盖、穆尔西亚等许多地方教授过阿拉伯语,并且写了很多有关语法和词法方面的著作。他的儿子曾指责他沉溺酒色,放荡不羁。伊本•阿斯夫尔(Ibn Asfour)卒于伊历669年/公元1270年。

伊本•马立克(Ibn Malik),即哲马鲁丁•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他是安德鲁斯著名的语法学家,其声望之高,可与西伯威(Sibawayh)齐名。伊本•马立克(Ibn Malik)于伊历600年/公元1204年出生在安德鲁斯的捷亚尼镇。他曾拜艾布•阿里•谢鲁比尼(al-Shalawbin)为师,并向众多的语法学家求教。后来,他又赴埃及、大马士革游学,学习、研究各种宗教学问。

伊本•马立克(Ibn Malik)的弟子众多,如:伊本•努哈斯•来斯里;著名教法学家努威;著名圣训学家尤尼尼等人都曾受教于他。

伊本•马立克(Ibn Malik)的著作给他带来的是声望与荣誉,而给人们带来的则是教益。伊本•马立克(Ibn Malik)不仅在安德鲁斯,而且在东方都是一个响亮的名字。

伊本•马立克(Ibn Malik)不仅仅是一位语言学大师,还是《古兰经》诵读学的权威。赛

伊本•马立克(Ibn Malik)逝于伊历672年/公元1274年。

艾布•哈彦•格拉纳推(Abu Hayyan al-Gharnati)算得上是安德鲁斯最著名的语法学者之一,他也是一位语言学家。他于伊历654年/公元1256年出生在一个柏柏尔人的家中。在安德鲁斯完成学业之后,游学各地。他是遵奉伊本•哈兹姆(Ibn Hazm)教法主张的直解学派的信徒。艾布•哈彦•格拉纳推(Abu Hayyan al-Gharnati)不仅是语言学家和语法学家,而且还是经注学家、圣训学家和诗人。

艾布•瓦立德•巴基•格拉纳推的(Abu Hayyan al-Gharnati)著作多达65部,涉及多种学科,现存仅有10部。他精通多种语言,先后写了有关波斯语和突厥语的两部书,这两部著作极具学术价值,并且保存至今。此外,他还写了一本有关埃塞俄比亚语的著作。

艾布•瓦立德•巴基•格拉纳推(Abu Hayyan al-Gharnati)于伊历745年卒于开罗。

上述所有这些语法学家一一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都是围绕西伯威(Sibawayh)所设计的模式运转的,尽管有人,如伊本•马立克(Ibn Malik)和艾布•瓦立德•巴基•格拉纳推等人想改变这种状况,但那也只是局部上的创新。正如在教法上的创制,只是教法学派的不同,而不是对整个教法体制的改变。哈利勒(Al-Khalil ibn Ahmad al-Farahidi)及其弟子西伯威(Sibawayh)(760〜796)建立起的这座语法大厦根深蒂固,难以撼动,更无法将其打碎。一位生活在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王朝时代、出生在科尔多瓦的安德鲁斯人伊本•穆达邑跳出了原有的语法模式,对语法结构做出了根本性的改变。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王朝的真正缔造者阿卜杜•穆厄米尼•本•阿里喜爱并善待学者,他也深受学者的影响。他将各地的学者遨人宫中,伴随左右,并且给予丰厚的俸禄,以表他对学者的敬重。 

——————————

第四章 文学运动——诗歌与散文

安德鲁斯的文学创作几乎遍及所有文人墨客,就连教义学家、王公贵族、苏菲派人都有作诗的记录,两三句、两三段,以至更多。

1,诗歌与诗人

所有的阿拉伯诗都是罗曼蒂克式的,或者说是抒情的,可以吟唱的。所谓罗曼蒂克是说这些诗有丰富的想象力、炙烈的情感和优美的语言,而在思想内容上却显得不够深邃和细腻。阿拉伯诗严守着韵律规范,格律有16个,每首诗歌都有固定的韵脚,甚至有传统的主题,比如赞美、爱情、凭吊等。艾布•泰玛姆(Abu Tammam)在其所编写的古代诗歌选集——《坚贞集》中归纳了这些主题。

这一切原封不动地搬到了安德鲁斯,成为那里诗人创作的依据。但是,安德鲁斯自古就是西班牙人的故乡,西班牙诗受到拉丁、希腊和罗马文学的影响,与阿拉伯诗走的不是一个路子。当阿拉伯人与西班牙人相融合(早期到达的阿拉伯人曾经与西班牙人通婚,产生出新的一族,既有阿拉伯血统,又有西班牙血统。无论如何,安德鲁斯的诗人并没有在创新的过程中独立过,和他们同样情形的还有那里的语言学家、语法和词法学家。

这里,我们不可能介绍所有诗人,因为他们的数量很大。很多人都有诗歌作品,其中有王公、大臣、法官,或其他社会名流。我们只能介绍那些以诗歌创作为主业,以诗歌作品闻名的人。

(1)最先涌现的诗人当数盖扎勒(Al-Ghazal),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诗人风度翩翩,也有人称他为“安德鲁斯诗人”。这种叫法很不严谨,很多诗人都叫“安德鲁斯诗人”,比如伊本•舒海德(Ibn Shuhayd)、拉玛迪等。这种现象可以解释为人们在著书时喜欢使用这个名称,忘记了已经多次使用过这个称呼。更可能的是,以上诗人都曾经是自己生活的时代的最优秀的诗人,盖扎勒(Al-Ghazal)是他那个时代的安德鲁斯诗人,伊本•舒海德(Ibn Shuhayd)是他那个年代的安德鲁斯诗人,如此而已。也可能“安德鲁斯诗人”一词并不指某一个诗人,而是一个统称,被冠以此名者为安德鲁斯大诗人。盖扎勒(Al-Ghazal)除了做诗还以才智闻名,也就是说他处事精明,善于辞令,不论遇到什么样的问題,他都能从容应对,委婉作答。为此,他曾作为五位安德鲁斯哈里发的使节出使各国。

盖扎勒(Al-Ghazal)被选为使臣,是由于他具备了许多品质,比如英俊的相貌,敏捷的思维和准确的判断。最重要的一次出使是在阿卜杜*拉赫曼二世即本•阿卜杜•拉赫曼•本•哈克木在位时,好像是赴君士坦丁堡拜见东罗马帝国皇帝。还有一次赴丹麦,据伊本•耳扎里印在《安德鲁斯与马格里布国王秘闻录》中的记载,那是在诺曼王时期,一些挪威人驾驶着海盗船进犯安德鲁斯沿岸,到达了捷里吉亚。乌什图里西国王率众进行反击,烧毁了敌军70艘大船。敌军沿着安德鲁斯西海岸逃窜至里斯本。当地地方首领告知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有54艘异教徒的船只靠近海岸。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命令其暂且克制,但是里斯本军民没有听从,而是一举打败了敌军,迫使其掉头返航。

北欧海盗在安德鲁斯西部地区竭尽烧、杀、抢之能事,为此,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创建了一支强大的海军舰队以抵御敌军。经过长期的战争,敌军屡遭重创才被迫求和。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遂派盖扎勒(Al-Ghazal)前往丹麦议和。

最终,他的船队闯过风险,平安抵达丹麦,受到国王的热烈欢迎,下榻贵宾馆,两天后得到接见。盖扎勒(Al-Ghazal)坚持不跪,不违背本国风俗礼仪,国王准其请求。盖扎勒(Al-Ghazal)送上了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给丹麦国王的书信和礼物。一些阿拉伯史料称:盖扎勒(Al-Ghazal)爱上了王后,还为她赋诗一首(见下文),王后也爱上了他。他虽然已是中年,仍然风流倜傥。称:“诺曼人为拜火教徒,系因他们在信奉基督之前曾经信奉拜火教。”“他为皇后吟诗,皇后听到翻译如醉如痴,命他男扮女装,他欣然从命。”盖扎勒(Al-Ghazal)一路顺风返回安德鲁斯,此后没有听说什么人再次到达那里。0

盖扎勒(Al-Ghazal)十分长寿,活到94岁,他曾为此做诗。盖扎勒(Al-Ghazal)充满智慧却不失风流,喜爱女性与杯中之物…… 

Travelers of Al-Andalus, Part IV: al-Ghazal: From Constantinople to the Land of the Vikings 

https://www.aramcoworld.com/Articles/July-2015/Travelers-of-Al-Andalus-Part-IV-al-Ghazal-From()(2)伊本•阿卜杜•莱比(Ibn Abd Rabbih)

他是后倭马亚王朝哈里发阿布杜•拉赫曼•纳绥尔(860〜940)的御用诗人,其生平前面已经提及,这里主要介绍其创作。他的诗集未能找到,作品散见于各种文学书籍以及和他的诗人所引用的他的作品……

据历史学家记载,伊本•阿卜杜•莱比(Ibn Abd Rabbih)死的时候正值81岁8个月零8天。

盖扎勒(Al-Ghazal)和伊本•阿卜杜•莱比(Ibn Abd Rabbih)是安德鲁斯后倭马亚王朝时代的诗人,这一时代的诗人众多。

希沙姆•本•哈克木(Hisham II)的继位犹如为王朝的衰落火上浇油,那时,他年仅十岁,其母苏卜哈任监国。苏卜哈(Subh)是一个出生于纳伐里耶的基督徒,有极强的个性,先控制自己的丈夫哈克木,利用丈夫干预国政,接着,在扶助幼主上台以后,借机在密友贾法尔•穆斯哈菲的协助下执掌了大权。但是,很快一个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本•艾比•阿米尔(Al-Mansur ibn Abi Aamir)的阿拉伯人出现了。其祖父是早年与塔利格•本•齐亚德一起来到安德鲁斯的开拓者。他在安德鲁斯受的教育,哈克木在世的时候进宫当苏卜哈的书记官,一度主管天课税和遗产。起初,他与苏卜哈关系密切,深得其心,被委以重权,官及宰相。当苏卜哈放手将哈里发权力交给他后,他拘禁了幼主希沙姆,放任其玩耍嬉戏,不允其过问朝政。此时,民间对其议论纷纷,人们已经臣服倭马亚家族数百年,对其统治俯首帖耳,哪怕是被欺压奴役。闻听上面有变,个个心中不服。伊本•艾比•阿米尔(Al-Mansur ibn Abi Aamir)斥巨资拉拢朋党,诛杀、遗散异己,组建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的军队,甚至还组建了一支基督徒军队,让他们与同教兄弟残杀。他为此制订了新的战略,即不再以防守为主,等待西班牙人的进攻,而是先发制人,主动出击。他自行封号,铸造刻有自己名字的钱币,让百姓在礼拜时为自己祈祷,见面时行君臣大礼。蒙真主默助,他打了大约50次胜仗。如果对他与苏卜哈的阴谋篡位忽略不计,可以说他是一个能人,战胜了许多困难,统治这个国家达20年之久。

叙述这段历史是因为这一时期对诗歌的影响至关重要。倭马亚王朝的衮落导致了诗歌的衰落,就像东部阿拔斯朝的衰落导致诗歌的衰落一样。伊本•艾比•阿米尔(Al-Mansur ibn Abi Aamir)掌权期间,为了改变百姓旧有的观念,需依靠诗人为自己歌功颂徳。于是,他给诗人极高的待遇,由此促成了诗歌的中兴。据传说,为了让诗人给自己树碑立传,他带着他们一同去征战。

诗歌恢复了其在后倭马亚王朝鼎盛时期的辉煌,出现了伊本•舒海德(Ibn Shuhayd)、伊本•哈兹姆(Ibn Hazm)、伊本•达拉吉等一批大诗人。

尽管阿米尔人做了一些事情,但在整个统治期内,妄图推翻阿米尔王朝,恢复倭马亚王朝的阴谋活动始终没有停息。王朝最主要的敌人就是倭马亚人,或称倭马亚派、复辟派。后来,倭马亚王朝真的复辟了,但是好景不长,很快就倒了台。

(3)伊本•达拉吉•古斯妥利(Ibn Darrāj al-Qasṭallī)(958〜1031)

即艾布•欧麦尔•艾哈迈德•本•穆罕默德。他出生于伊历347年,卒于421年,安德鲁斯大诗人,可以说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诗人。

(4)伊本•哈尼•安德鲁斯(Muhammad ibn Hani al-Andalusi al-Azdi)(932〜973)

被称作伊本•哈尼•安德鲁斯以示与东部地区的伊本•哈尼相区别,东部的伊本•哈尼就是艾布•努瓦斯。伊本•哈尼于932年出生在安德鲁斯塞维利亚的一个小村子里,有人说他是安德鲁斯最好的诗人,说他是西部的穆太奈比(Al-Mutanabbi)。

他支持什叶派,支持法蒂玛王朝。

倭马亚人为了阻止他传播法蒂玛人的主张才把他杀死的,那是伊历362年,时年他仅有42岁。文学史界一致认为他是一个优秀的诗人。

(5)伊本•舒海德(Ibn Shuhayd)(992〜1034)与伊本•哈兹姆(Ibn Hazm)(994〜1064)

这二人是同龄人,一对朋友,都曾任宰相之职,在阿米尔朝中为官,都有倭马亚人情结,又都曾遭人暗算。两人的诗艺平平,言情占主导。

伊本•舒海德(Ibn Shuhayd)伊历425年(公元1034年)瘫痪在床,起初还可以靠拐杖行走,或靠别人搀扶,后来不能动弹。去世之前20天,他像一块石头一样躺在床上,不能起床,不能翻身

伊本•哈兹姆(Ibn Hazm)由于博学多才,诗艺难达顶峰,理性思维占据了主导地位。

伊本•哈兹姆(Ibn Hazm)受到过很好的教育,父亲官居宰相,家中来自马格里布的美女如云,还有战争中俘获的女俘。他能背诵《古兰经》还是一个女奴教的。父亲常请教师为他讲课,还请学者前来做客讲经,这培养了他复杂的人格特点。他一方面热爱宗教和教义学,而且信仰虔诚;另一方面,爱与美女周旋,生活放荡,恣行无忌。将这二者融合于一身简直就像将水与火相融,但是他似乎融合得很好,当然这也使他备受煎熬。伊本•哈兹姆(Ibn Hazm)流传至今的诗歌大部分来自其著作《斑鸠的项圈》。这本书记录了他的心路程,他的爱恨情愁,有散文,也有韵文。读其诗会感受到他的创作风格:情感真诚,头脑机智,想象力丰富,但是在语言上略有欠缺,这是令人遗憾之处。他同时著有《关于宗教和教派评判》、《教律规则考》等上百部教法学专著。让他将诗歌艺术也做到顶级是不大现实的。他被认为是安德鲁斯最有学问的人,但不是最好的诗人。

总而言之,伊本•哈兹姆(Ibn Hazm)诗歌的内容有很多来自教义学、逻辑学和宗教哲学,因此,很难说他是一个纯粹的诗人,尽管他情感真诚,也有丰富的想象力。

在散文部分,我们还将提到他。

(6)伊本•宰敦(Ibn Zaydún)(1003〜1071)

这是笔者最喜爱、最心仪的安德鲁斯诗人。他曾经精选了阿拔斯•本•艾赫奈夫(Abbas Ibn al-Ahnaf)(808年卒),穆斯林•本•瓦立德(http://worldcat.org/identities/lccn-n85203394/)(823年卒)等人的诗作,学习了布赫图里(Buhturi)(820〜897)严谨的结构和淸丽的修辞,伊本•鲁米(Ibn al-Rumi)(836〜896)—泻千里、一气呵成的诗歌风格。他的一生有两件事情激发了他无穷无尽的诗兴,这情感来自内心的冲动,而不是来自大脑。其一是对婉拉黛(Wallada bint al-Mustakfi)的爱,他坠人情网,尝遍了爱情的甜酸苦辣;其二是嫉妒者如云,屡遭诽谤和陷害,直至被关进监狱,饱受囹圄之苦。他创作能力极强,作品细腻动人,感人至深。当然他未能完全摆脱俗套,写过不少传统的歌功溢美的诗。

伊本•宰敦还留下了一些脍炙人口的散文作品,在散文部我们将详细加以介绍。

(7)伊本•阿巴德(Al-Mu’tamid ibn Abbad)(1040〜1095)

伊本•阿巴德(Al-Mu’tamid ibn Abbad)的家族可以朔至伊斯兰教以前阿拉伯半岛上的希拉王国的末代国王努尔曼。努尔曼曾经因慷慨乐施而被称为“及时雨”,得到许多诗人的赞颂。该家族的人也尝一词感到自豪。阿巴德是安德鲁斯列国时代著名的国王,拥有塞尔维亚和科尔多瓦两个大城市……

这个家族善诗文,通教义,勇敢坚定,伊本•阿巴德(Al-Mu’tamid ibn Abbad)的父亲就是个诗人,儿子的成就更大。

伊本•阿巴德(Al-Mu’tamid ibn Abbad)的诗与伊本•宰敦(Ibn Zaydún)的诗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是同时代的人,伊本•宰敦(Ibn Zaydún)曾写诗称赞伊本•阿巴德(Al-Mu’tamid ibn Abbad)。如果说伊本•阿巴德(Al-Mu’tamid ibn Abbad)的地位更高,诗更桀骛不驯,那伊本•宰敦的诗则内容更加丰富,诗兴也更长。

(8)伊本•赛赫勒(Ibn Sahl of Seville)(1208-1251)

全称易卜拉欣•本•赛赫勒•伊斯拉依里,以色列人,皈依伊斯兰教,早年求学安德鲁斯。当时在不同的宗教信仰——伊斯兰教、基督教和犹太教之间有很多学术交流活动,没有顾忌。比如他的老师中间就有艾布•阿里•沙罗比尼。伊本•赛赫勒(Ibn Sahl of Seville)为同性恋者,与一个叫穆萨的犹太人共同生活,并且几乎全部作品都是为他而写的。

他于伊历649年(公元1251年),即安德鲁斯陷落前不小心溺水而亡。

(9)伊本•古兹曼(Ibn Quzman)(1160年卒)

他是一个另类的诗人,以往的诗人一般为哈里发、王公大臣及学者们做诗,或者为自己做诗,但是伊本•古兹曼(Ibn Quzman)则是一个关注民生的人。他看到人们喜欢写民谣和彩锦诗,便决意从事创作。他游历四方,去过塞尔维亚、科尔多瓦、巴伦西亚等地。有些编年史中称他为宰相,其实他只是一个平民,也许,叫伊本•古兹曼(Ibn Quzman)的不止一个人。他的诗集用的是方言。安德鲁斯的方言与阿拉伯其他地区的方言不同,读懂他的诗是一件很难的事。此外,民谣、彩锦诗以及其他民间文学创作与古典诗歌有很大的不同,他的诗就属于民间文学范围,其中很多方言我们无从理解,因为当地方言与我们所说的阿拉伯语不一样。

2,彩锦诗(“穆沃什哈(Muwashshaḥ)”)与民谣

安德鲁斯的诗歌一直追寻着古典诗歌的路子发展,后来产生出一种新鲜的形式,这就是彩锦诗和民谣。这种艺术不仅仅局限于精英阶层,百姓也十分喜爱。对于这种诗歌产生的研究持续至今。

3,艺术散文

阿拉伯东部的散文已有了很大的发展。

东部所发生的一切都反映到西部的安德鲁斯,东部的艺术形式一个紧随着一个来到这里,并且演绎了整个东部的发展历程,人们发现,后倭马亚王朝早期哈里发及埃米尔发表的文告与东部倭马亚朝哈里发颁布的文告及其相似。

很多安德鲁斯文学家集诗歌和散文创作于一身,既是诗人,又是散文家。

(1)伊本•阿卜杜•莱比(Ibn Abd Rabbih)(860〜940)

如前所说,伊本•阿卜杜•莱比(Ibn Abd Rabbih)是文学巨著《罕世璎珞》的作者,前面介绍了他的诗歌。其实,他还是一位大散文家。他的散文功力在《罕世璎珞》各章的序言中均有表现。

(2)伊本•布尔德(Ibn Burd)(?〜1027)

安德鲁斯最著名的书记官之一,人称艾布•哈福斯,在安德鲁斯有两个叫伊本•布尔德(Ibn Burd)的人, 

他的成名也许归于曾经担任哈里发穆斯泰克菲的首席书记官,他的作品中有很多是对于从事文书这一职业的人提出的忠告。很遗憾,我们没有找到他的私人信函,只找到了他写的官方文书。伊本•布尔德(Ibn Burd)生性温和,对哈里发俯首帖耳,让他写什么他就写什么,就像东部为萨拉丁效力的法迪勒法官一样。

伊本•布尔德(Ibn Burd)逝世于伊历418年(公元1027年),享年约80岁。

从此可以看出,他的情形就如同埃及的宫廷书记官一样,流传下来的作品大多为官方文书…… 

(3)伊本•舒海德(Ibn Shuhayd)与伊本•哈兹姆(Ibn Hazm)

前面谈到伊本•哈兹姆(Ibn Hazm)是个宗教学者兼诗人,伊本•舒海德是个单纯的诗人,这里要谈的是二人在散文方面的成就。伊本•舒海德(Ibn Shuhayd)一位出身名门的大书记官,但是失聪使他无法在官场继续任职。从他的作品来看,他是个极富创造力的写作高手。他所留存下来的书信数量很多,都证明了他的写作才能和想象力,其中一些很像是麦卡梅体(Maqama)的韵文故事,其中最著名的是《精灵与魔鬼》(泰瓦比阿与宰瓦比阿)。《精灵与魔鬼》是一部流传很广的作品,泰瓦比阿是指伴随在人左右,教人行善的“精灵”,宰瓦比阿意为“风暴”,亦指唆人作恶的精灵——魔鬼。此书取这个名字是作者想要借精灵的口,表明自己对书记官、文学家以及文学问题的一些看法。

至于作为散文家的伊本•哈兹姆(Ibn Hazm),他的主要散文著作就是《鸽子的项圈》,这是一本独特的书,书中他为自己作传,描写自己的内心,从而说明自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一个情感细腻的散文家。

伊本•哈兹姆(Ibn Hazm)的才华是多方面的,他在宗教、教义、教法原理、诗歌以及爱情描述等方面的创作,远在散文之上。

(4)伊本•宰敦(Ibn Zaydún)(1003〜1071)

伊本•宰敦(Ibn Zaydún)除了写诗之外也写散文,其中最著名的有两篇:一篇为《谐书》,一篇为《庄书》。《谐书》是为嚷讽情敌而做,这情敌就是与他同时爱上婉拉黛的伊本•阿卜杜斯。

《庄书》是伊本•宰敦(Ibn Zaydún)在狱中写给伊本•哲赫瓦尔的一封信。信中表达了他的不满和哀怨,有极强的表现力。

(5)伊本•艾比•希萨勒

我们不应该忽略一个安德鲁斯晚期的大书记官——伊本•艾比•希萨勒。他出生于吉亚尼附近的一个村庄,曾被冠以安德鲁斯第一大书记官的称号,是伊本•阿卜敦和伊本•拜萨姆(Ibn Bassam)的朋友。

(6)伊本•赫推布(Ibn al-Khatib)(1313〜1374)

即里萨努丁•本•赫推布,著名大臣,历史学家麦盖里(Ahmed Mohammed al-Maqqari)(1631年卒)正是为他写就了名著《安德鲁斯历史的芬芳》,全书共4卷,详述了安德鲁斯的始末、伊本•赫推布(Ibn al-Khatib)的生平和作品。伊本•赫推布(Ibn al-Khatib)于伊历713年/公历1313年生于格拉纳达,其父在艾哈迈尔人(即奈斯尔人(Nasrid dynasty))的宫廷里供职,精心培养伊本•赫推布(Ibn al-Khatib),教他医学、哲学、文学、教义学、经注学和圣训学,使他成为一名文学家型的学者。伊本•赫推布(Ibn al-Khatib)对此有过记述。据说他患有失眠症,深夜无法入睡,便以著述写作对之。他的历史知识极为丰富,曾经为格拉纳达的学者做传,称为《格拉纳达志》。他有很多文学作品和政治论著……他后来被绞死于狱中。他留下许多作品,一度是伊本•赫尔敦的朋友,后来二人断绝了交往。

(7)伊本•赫尔东(Ibn Khaldun)(1332〜1406)

尽管伊本•赫尔东大部分时间是在马格里布和埃及度过的,我们仍然把他算作安德鲁斯的大写作家,因为他的家在安徳鲁斯的塞维利亚,祖上是也门人,出生于突尼斯,在安德鲁斯受过教育并待过一段时间。在那里曾经与伊本•赫推布(Ibn al-Khatib)一起成为安德鲁斯文化界的佼佼者,均以学识广博、阅历丰富而著名。但是伊本•赫尔东长于对政治和社会问题的深入研究,而伊本•赫推布(Ibn al-Khatib)则长于文学创作。伊本•赫尔东于伊历764年/公元1362年前往塞维利亚彼德罗国王宫,其才智深受彼德罗国王赏识。国王劝他留下,并以发还其家族被抄财产相许,但是他婉言拒绝了。如前所述,他与伊本•赫推布(Ibn al-Khatib)结交了大约两年的时间,之后二人之间发生了隔阂。伊本•赫尔东是穆斯林学者中靠独立思索而不是靠模仿前人的少数学者之一,他以自己的《历史绪论》奠定了社会学的基础,尽管此后的完善工作是由西方学者而不是阿拉伯人完成的。他在书中探讨了人类的本性、本性改变的原因、国家的建立、国家的寿命(与人类的寿命一样)等问题,十分深人。在他的诸多观点中最新颖的观点是对历史的看法:他认为历史是由事件以及发生事件的背景构成的。事件的产生有其前因后果,如果不靠理性分析只是传述事件,那历史便不能成立。历史学家需要有丰富的知识,敏锐的洞察力,能够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以免在记录历史的时候发生疏漏或错误。《历史绪论》有一章就是以一个专家学者的立场记述了伊斯兰教的各门学问。他的写作风格稳健,不求韵脚、修饰和喋喋不休的铺陈。

总而言之,伊本•赫推布(Ibn al-Khatib)和伊本•赫尔东集阿拉伯学术研究之大成,在消化吸收之后,根据各自的特点与主张,把阿拉伯学术充分展示了出来。伊本•赫推布(Ibn al-Khatib)的成就在文学、苏非主义和历史,伊本•赫尔东的贡献则在历史学和社会学9阿拉伯各个学术领域很少有未被这二人或多或少涉足过,所以,几乎可以这样说,在他们二位之后,阿拉伯科学、文学、历史学的发展几至停息,直至近代复兴运动到来之后才又重新起步。

4,妇女对文学中的影响

安德鲁斯的妇女中涌现出一批女文学家,他们以自己的作品为安德鲁斯文学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这情形与东部相差无几。在东部,美女作家多是波斯人、柏柏尔人、突厥人,在西部,则为西班牙人或作为战俘的欧洲人。她们居住在哈里发、埃米尔和达官显贵的宫殿里,受到文学的教育和熏陶,从中出现了一批文学家。最早有记载的一批女文学家来自东部,她们是后倭马亚王朝哈里发从东部带来、用来装点宫廷的侍女。他们认为宫廷必须要有诗人、语言学家和歌女来装点,便从东部弄来了这些女人。此后,她们就像种子,在安德鲁斯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就像他们从东部请来了艾布•阿里•高利和萨伊德两个语言学家一样,也招来了一批女奴,为他们吟诗、弹唱。

总之,女文学家的出现是安德鲁斯文学繁荣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各地埃米尔的嫌慨解囊,以及他们对于赞美之词的渴望。这两者无论在东部还是在西部都是文学繁荣的两大支柱。总而言之,安德鲁斯文学的发展脉络与东部文学的发展脉络别无二致,无论是题材、韵律,还是诗人的创作动机都完全一样。东部无论出现什么,西部必有反响。 

——————————

第五章 哲学和学术活动

1,安德鲁斯哲学的产生走的是阿拉伯东方哲学同样的道路。东方哲学源于医学与星相学。由于哈里发需要这两门学问的帮助,故给予了特别的重视,当时的医生与星相学家属于正式的政府官员。

在希腊人那里,医学与星相学如同物理学与神学一样,同属哲学的分支学科,安德鲁斯也是如此。行医与观察星相必然要导致对哲学的研究。安德鲁斯早期的几位哲学家不是医生,就是星相学家

(1)当时,研究哲学的人可以分成两派:一派是研究苏非派的神秘主义,对纯哲学不感兴趣,这些人是普罗提诺的信徒和追随者。该派早期的代表人物当推伊本•麦赛莱(Ibn Masarra)。本书在宗教活动一章中对苏非派已有过介绍,请参看有关部分。该派中的伊本•赛伯阿伊奈(Ibn Sab'in,可能是)在研究哲学时,依靠更多的是感觉、天启和对欲望的克制,而不是理性、逻辑和类比。

另一派则是像亚里士多德那样进行纯哲学研究的人。在这批人当中,伊本•巴哲(Ibn Bajja)(1082〜1138)是当之无愧的先行者之一,伊本•巴哲(Ibn Bajja)又名伊本•索伊厄。他的大部分著作没有流传下来。

伊本•巴哲(Ibn Bajja)于伊历5世纪末出生在穆拉比特(Almoravid dynasty)王朝统治下的萨拉戈萨。当时大多数人都是坚定的圣训派人,哲学家成为遭受迫害和杀戮的对象,只是某些时候有的埃米尔对哲学发生兴趣,而结交一些哲学家,恰巧当时伊本•巴哲(Ibn Bajja)出生地萨拉戈萨的统治者喜好哲学,于是伊本•巴哲(Ibn Bajja)便成为他的座上客,后来还出任了大臣职务。

伊本•巴哲(Ibn Bajja)学识渊博,精通数学、天文学、音乐与医学,却因此而受到正统派的攻击和迫害,被诬称为异端、叛教。

(2)祖赫尔家族

祖赫尔家族涌现出许多安德鲁斯著名的哲学家、学者和医生。

该家族连续6代都有学者,他们是:

第一代,艾布•伯克尔•穆罕默德•本•麦尔旺•本•祖赫尔,他以教法学和文学著称,卒于伊历422年/公元1030年。

第二代,艾布•伯克尔的儿子艾布•麦尔旺•阿卜杜•麦立克•本•穆罕默德•本•祖赫尔。他是一位著名的医生,来往于开罗与安德鲁斯之间,与德尼亚的埃米尔穆加希德的宫廷关系密切,曾是穆加希德的御医,死后留下巨额财产。法官萨伊德在谈到他时说:他曾到东方游学,去过凯鲁万和埃及,在那里行医多年,后回到安德鲁斯,他在医学上有很多独到的见解。

第三代,艾布•麦尔旺的儿子艾布•阿莱(Abu L-‘Ala’ Zuhr)。他子承父业,也是一位医生,据说他治愈了许多疑难病症,令人称奇。他与阿巴德家族的好几位埃米尔有过交往,后投奔优素福•本•塔什芬(Yusuf ibn Tashfin)。

第四代,艾布•麦尔旺•本•艾比•阿莱(Ibn Zuhr),习惯上称他为艾布•麦尔旺•本•祖赫尔。他约生于伊历485年/公元1092年,从其父学得医术,他在药理学方面有过不少发明创造。他是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的朋友,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在撰写《医学概论》一书时,曾要求他的这位朋友编写一本有关医学各科专论的书,以便相互补充,使之成为一套完整的著作。由于某种不明的原因,伊本•祖赫尔受到埃米尔阿里•本•优素福•本•塔什芬(Yusuf ibn Tashfin)的迫害,被抛入狱中。阿里•本•优素福•本•塔什芬(Yusuf ibn Tashfin)之所以这样做,可能是对他从事哲学研究的一种惩罚,并以此取悦于老百姓。伊本•祖赫尔著有《灵魂与肉体矫正便览》一书。欧洲的医学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他的医学理论上的,对纵隔腔肿瘤的描述,以及通_过咽喉进食法都是他的创造发明。

第五代,伊本•祖赫尔的儿子艾布•伯克尔•穆罕默德•本•阿卜杜•麦立克。他写有一篇关于眼科的论文留传至今。他曾任叶尔孤卜•本•优素福的御医,备受宠信。

第六代,阿卜杜•麦立克的儿子艾布•穆罕默德•阿卜杜拉。他也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与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王朝的宫廷有过交往。他也像他的父亲一样,年纪轻轻就被人毒死,死时还不满25岁。祖赫尔家族,正如读者所看到的,是一个医术高明、并以研究哲学著称的家族。令人遗憾的是,关于他们在哲学方面的成就我们知之甚少。下面,我们将要谈到伊本•图斐勒(Ibn Tufail)。

(3)伊本•图斐勒(Ibn Tufail)(1100〜1185)

伊本•图斐勒(Ibn Tufail)曾是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王朝的宫廷御医。他比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年长,是他把伊本•鲁世德引荐给王朝宫廷,同时,也正是伊本•图斐勒(Ibn Tufail)使伊本•鲁世德(Ibn Rushd)愿意满足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王朝埃米尔的愿望,对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做出注释。伊本•图斐勒(Ibn Tufail)上了年纪以后,伊本•鲁世德(Ibn Rushd)便取代他而成为埃米尔御医。伊本•图斐勒(Ibn Tufail)于伊历581年/公元1185年去世。

伊本•图斐勒(Ibn Tufail)这盏明灯熄灭之后,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继承了他的事业。此时,哲学已经成熟,研究哲学的手段也日渐丰富,伊本•巴哲(Ibn Bajja)和伊本•图斐勒(Ibn Tufail)的哲学也已流传开来,开始被人们理解。此外,精诚兄弟社(Ikhwan al-Safa)的论文集、法拉比和伊本•西那的哲学著作,以及安萨里(Al-Ghazali)批驳哲学家的专著《哲学家的矛盾》也传入安德鲁斯,所有这一切都为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登上历史舞台铺平了道路。伊本•鲁世德(Ibn Rushd)作为一个成熟的哲学家举起了安德鲁斯及其邻近国家的哲学大旗,无可争议地成为名副其实的安德鲁斯的哲学家。

(4)伊本•鲁世德(Ibn Rushd)(1126〜1198)

与伊本•祖赫尔一样,伊本•鲁世德(Ibn Rushd)也出身于一个学者世家。

伊本•鲁世德于伊历520年/公元1126年出生在科尔多瓦,他先学习教法、宗教原理和教义学,后又学习医学,精通医术。

后来,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受到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王朝的哈里发优素福(1163〜1184年在位)的重用和庇护。

据说,是优素福要求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对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作出诠释的,因为他认为亚里士多德的原文有些费解。伊历565年/公元1169年,哈里发优素福任命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出任塞维利亚法官,任职期间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完成了对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著作《动物志》的诠释工作。伊历567年/公元1171年,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对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做了更多的注释。他对法官工作常有怨言,因为这使他无法专心从事著述。后来,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又接替伊本•图斐勒(Ibn Tufail)担任哈里发的御医,并被委以科尔多瓦大法官一职。如果说,伊本•西那当年因政治使他不能一心从事哲学研究的话,那影响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的則是担任法官和哈里发的御医。

优素福死后,曼苏尔(1184〜1199年在位)继任哈里发,继续重用伊本•鲁世德(Ibn Rushd)。但是,一些进谗言的小人和竞争对手开始诬陷伊本•鲁世德(Ibn Rushd)为异端,诬告他称《古兰经》为虚妄之言,并嘲讽哈里发。

伊本•鲁世德(Ibn Rushd)便于伊历595年/公元1198年去世,享年75岁,后移葬在科尔多瓦的家族墓地。

阿卜杜•麦立克•本•祖赫尔、伊本•比塔尔(Ibn al-Baitar)和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等人相继去世,使安德鲁斯蒙受巨大损失•他们都是伟大的学者和哲学家,没有他们,安德鲁斯便成了荒蛮之地。他们,以及先于他们的伊本•祖赫尔和伊本•图斐勒(Ibn Tufail)的逝去,宣告了哲学太阳的限落。

伊本•鲁世德(Ibn Rushd)最重要的工作是对亚里士多德几乎所有的哲学著作进行诠释。这既是穆瓦希德(Almohad Caliphate)王朝的哈里发委以他的重任,也是他自愿从事的工作。他对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著作作了三种不同的注释:简释、中释和详释。

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对亚里士多德推崇备至、钦佩不已,视他为人类的理想和楷模。

他比伊本•西那更忠实于亚里士多德的原著,极少有见解相左之处。伊本•西那对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学的论述持有异议,指出过其中的错误,还撰写了阿拉伯东方学者的逻辑学。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如果与亚里士多德有歧见,便会引述他的原文备查。

伊本•鲁世德(Ibn Rushd)注释亚里士多德的著作时,深受注释《古兰经》和圣训方法的影响:首先引述一段原文,然后加以注释。注释时,注意采用当时人们通用的讲授方法,即伊本•赫尔东(1332〜1406)在《历史绪论》中提到的方法:教师先向学生简要介绍讲授的内容,然后通读一遍,最后逐字加以讲解。

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的哲学注重谪和宗教与哲学的关系,认为宗教与哲学并不矛盾,为此,他写了两本书:《哲学与宗教的联系》和《宗教信仰中证明方法揭示》,书中对信天命与前定持中庸态度。但是他在《哲学家矛盾的矛盾》一书中却对安萨里(Al-Ghazali)进行了攻击,称安萨里(Al-Ghazali)是迎合群众的诡辩论者。此前,伊本•鲁世德(Ibn Rushd)也批评过伊本•西那和法拉比,称他俩的观点论据不足、南述不清。

在宗教与哲学的关系问题上,穆斯林哲学家分成三派,其中大多数人,如精诚兄弟社(Ikhwan al-Safa)、伊本•西那和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等人主张应调和二者之间的关系,如果一旦发现一段经文的字面含义与哲学理论有矛盾,他们就会想方设法作出解释。有些哲学家,如安萨里(Al-Ghazali)等人则认为教法代表的是真理,而哲学中有悖教法的内容,如物质是永恒的、否认肉体复活等观点则是谬论,安萨里(Al-Ghazali)在《哲学家的矛盾》一书中称哲学家为异端。第三派哲学家认为:哲学理论是正确的,宗教教导也是对的,但调和二者之间的关系则是愚蠢的,因为哲学与教法各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如宗教关注的是创世、死后的生活、奖惩和世界末日等等;而哲学理论则研究物理、化学、逻辑学等等。宗教与哲学都不应超越自己的范围而进人对方的领地。逻辑学家艾布•苏莱曼是该派最著名的代表人物……

希腊哲学,尤其是柏拉图的《理想国》涉及很多科学和社会问题,伊本•鲁世德(Ibn Rushd)也涉及这些问翅,如他在其著作中表达了对军事专制和军事割据的厌恶。他还认为男女之间在本质上并无差异,不同的只是量上的区别,也就是说,妇女与男人虽无质的不同,但妇女在干活能力上要比男人逊色,例如,妇女也像男人一样能从事打仗、研究哲学等各种工作,但是妇女没有男人干得好,达不到男人所能达到的程度。伊本•鲁世德(Ibn Rushd)最有趣的见解之一是,他认为在音乐领域,作调谱曲的是男人,而悦声演唱的却是女人。伊本•鲁世德(Ibn Rushd)以母狗为例证明他的说法不谬,母狗能与公狗一样护守羊群。他还暗示东方的妇女因没有充分显示她们的力量而处境恶劣,好像她们只是为了生孩子、抚养孩子而来到这个世界。……

总之,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对亚里士多德十分忠诚,即使有时与之意见相左,那也只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或因时代环境的不同而引起的想法上的差异。

(5)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的弟子中有些是犹太人,他们听过他的讲学。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去世后,这些犹太弟子开始传播他的哲学,将他的大部分著作翻译成了希伯来文。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的哲学在学校里得到广泛传播,但是与此同时也受到犹太教和基督教人士的反对。这些弟子受到迫害,纷纷逃到法国……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的犹太弟子为数众多,他们参与了安德鲁斯的文化建设。

早在阿拉伯人征服安德鲁斯之前,犹太人就生活在西哥特人中间,西哥特人让他们管理财物。阿拉伯人征服安德鲁斯之后,犹太人又受到阿拉伯人的重用,阿卜杜•拉赫曼(Abd al-Rahman I)三世的御医哈斯达伊•本•沙布鲁特(Hasdai ibn Shaprut)就是一位犹太人。有的犹太人,如易司马仪•本•奈厄拉莱(Samuel ibn Naghrillah)在格拉纳达还担任过哈布斯埃米尔的大臣。犹太人在安德鲁斯除了传播阿拉伯文化之外,也宣传犹太文化。他们学习了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的哲学之后,便将它带到欧洲各地,并将经伊本•鲁世德(Ibn Rushd)注释过的亚里士多德的著作翻译成拉丁文,其中以米哈伊尔•伊斯凯特兰迪1230年的译本最为著名。犹太人和基督徒将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的哲学及其对亚里士多德著作的注释译成拉丁文的活动,为欧洲打开了希腊哲学的大门。

在精通哲学的犹太人当中,穆萨•本•麦蒙(Maimonides)是其中的佼佼者,尽管他比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大近10岁,但他俩也算是同时代的人。伊本•麦蒙(Maimonides)于1135年生于科尔多瓦。

穆萨•本•麦蒙(Maimonides)写有大量的著作,不仅写了大量的有关哲学、医学的著作,而且还写了很多有关犹太教的宗教典故和传说。他的著作大部分是用阿拉伯文撰写的,少数是用希伯来文撰写的。犹太人和穆斯林都学习他的哲学和医学著作,他的著作因被译成拉丁文而在欧洲得到广泛传播。《迷途指津》是穆萨•本•麦蒙(Maimonides)的最重要的著述,迷途者指的是那些在理性与宗教之间徘徊的人。理性与宗教的关系是很多穆斯林哲学家,如伊本•鲁世德(Ibn Rushd)、伊本•西那、伊本•巴哲(Ibn Bajja)等人都研究过的问题。穆萨•本•麦蒙(Maimonides)认为只要用宽容的态度和开阔的视野来看待科学和宗教,就会发现二者之间并不矛盾,他认为,对宗教是可以作出解释的。

穆萨•本•麦蒙(Maimonides)在科尔多瓦时,因害怕遭到杀害曾一度皈依了伊斯兰教,来到埃及之后,安全有了保障,便再次信奉犹太教。此举激怒了埃及的穆斯林,称他背叛了伊斯兰教。但是,法都勒法官为他开脱说:当时他是被迫改奉伊斯兰教的,故不能算是真正的穆斯林,因此也称不上是叛教。这句话使穆萨•本•麦蒙(Maimonides)逃过一劫。

由于哲学家们将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和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译成拉丁文,引起了教会对哲学家的不满,公元13世纪时,教会甚至禁止人们从事哲学理论研究。在教会和自由派人士之间爆发的这场激烈的运动,是造成有些人反对教会的原因之一,并促成欧洲的近代复兴,使得像培根(1561〜1626)这样的哲学家站出来批评古典哲学,尤其是亚里士多德的哲学。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 Holy Roman Emperor)(1194〜1250)是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的支持者,他不仅通晓阿拉伯文,而且是欧洲翻译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哲学的人的后盾。他的阿拉伯语是向西西里岛的一位阿拉伯人学的。在他的宮中有一批犹太人,努力从事翻译阿拉伯哲学著作,尤其是伊本•鲁世德(Ibn Rushd)的哲学著作的工作。同时宫内也有一批天文学家,身穿巴格达服装进行天文观测,腓特烈二世支持天文学家的观点,反对教会的责难。尽管如此,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 Holy Roman Emperor)也参加了反对阿拉伯人的十字军战争,因为他认为学术是学术,政治是政治,互不相干。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 Holy Roman Emperor)受到基督教人士的指责,称他为反对基督教的江湖骗子。不管怎么说,当时的确涌现出一批像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 Holy Roman Emperor)这样的伟大人物,他们号召人们解放思想,摆脱教会的统治,他们与众多的追随者一起取得了胜利。……

2,总而言之,当年阿拉伯人在巴格达等地从事哲学研究,是促成像伊本•鲁世德(Ibn Rushd)和伊本•图斐勒(Ibn Tufail)等安德鲁斯人研究哲学的一个原因。……继而是在欧洲人复兴和掌握希雎古典哲学之前,希腊哲学从安德鲁斯传入欧洲。

由此,我们看到这样一个时间顺序,先是阿拉伯人研究希腊哲学,并涌现出肯迪等哲学家。伊斯兰教问世大约两个世纪之后,伊拉克成为哲学家荟萃之地和翻译希腊哲学的中心。他们先将希腊哲学译成古叙利亚文,然后再从古叙利亚文译成阿拉伯文。安德鲁斯哲学的出现则是伊历4世纪下半叶的事,当时哲学在东方已经死亡,因为安萨里(Al-Ghazali)之流已使哲学变得无声无息。但是,安德鲁斯的哲学家使哲学复活,他们向安萨里(Al-Ghazali)之流发起反击,使哲学在东方已近死亡的情况下得以在安德鲁斯继续生存。如果我们把阿拉伯哲学比作一盏灯,那么它首先是在东方点燃,尔后从中采集火种,又点燃了安德鲁斯的哲学之灯,继之,从安德鲁斯的灯中采集的火种又点燃了欧洲的哲学之灯。

3,安徳鲁斯还有另外一种哲学,一种由伊本•哈兹姆(Ibn Hazm)创立的伦理哲学伊本•哈兹姆(Ibn Hazm)的伦理学不同于亚里士多徳的《尼各马可伦理学》,他的伦理观念来自于他本人的经验。

伊本•哈兹姆(Ibn Hazm)聪颖、敏感,见多识广,丰富的阅历和经验化为智慧和格言,他将这些写人了《伦理与传记》一书。是的,伊本•哈兹姆(Ibn Hazm)的伦理学受到希腊伦理学的影响,例如他信奉亚里士多德的中庸理论,即美德就是介于过分与不及之间。

伊本•哈兹姆(Ibn Hazm)还对“爱”作了頗有意思的研究。他认为“爱”因目的不同而千差万别,如:对父母之爱,对子女之爱,对亲朋之爱,对权势的爱,对善的爱,对希望之物的爱,以及对情人的爱,虽说都是爱,却因所要达到的目的各异而有所不同。哀伤是爱——有人因痛悼爱子而死,有人因痛悼情人而亡;妒忌也是爱——有人妒忌权势,有人妒忌朋友,有人妒忌妻子,当然也有情人之间的妒忌。上述种种都是“爱”,“爱”虽然是五花八门,却如出一辙,多有相似之处。

哲学中的社会政治领域也有人涉足,如托尔托斯(At-Turtushi)写了《国王灯鉴》一书。托尔托斯(At-Turtushi)是安德鲁斯托尔托萨人,曾拜伊本•哈兹姆(Ibn Hazm)和巴基为师。据说,他是一位工匠出身的学者,同时也是一位甘于清贫生活的虔诚的苦行人。

托尔托斯(At-Turtushi)是一个认真古板的人,他对犹太人和基督徒持有偏见,他甚至不食用罗马奶酪,因该奶酪是在罗马制作的。

托尔托斯(At-Turtushi)卒于伊历520年/公元1126年。

3,下面将谈及安德鲁斯的科学活动。在阿拉伯东方世界,我们看到各类学术活动是按下列顺序出现的:首先是文学,始于蒙昧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其次是宗教,始于伊斯兰教问世;第三是教义学,始于倭马亚王朝后期和阿拔斯王朝前期;第四是哲学及科学。安德鲁斯的学术活动也是按照这一顺序发展的:伴随着阿拉伯人的征服产生了文学,不久之后便出现了宗教活动,哲学在哈克木一世在位期间(796〜822)已见雏形,科学活动也随之展开。

麦斯莱麦•麦吉里(Maslama al-Majriti)推是最早关注科学活动的安德鲁斯人,他生于科尔多瓦。

麦斯莱麦的另一重要贡献是培养了众多学生,如伊本•赛姆哈(Ibn al-Samh)、伊本•赛法尔(ibn al‐Ṣaffār)、宰赫拉威、卡尔马尼和伊本•赫尔东(并非伊本•赫勒敦)等人都是当时安德鲁斯科学领域的中坚力量。

伊本•赛姆哈(Ibn al-Samh)是著名的算术和几何学家、天文学家,他对欧几里得的《几何原理》作了诠释,并写了两部有关星盘的著作。伊本•赛姆哈(Ibn al-Samh)卒于伊历426年/公元1034年。

伊本•赛法尔(ibn al‐Ṣaffār)对算术、几何学和天文学有很高的造诣,他根据印度的历法原理编写了一部简明历法。

卡尔马尼精通几何学,曾赴阿拉伯东方求学,学成后又返回安德鲁斯,他对解答几何学中的疑难问题有着无人能及的本领。

迦斐基(al-Ghafiqi,https://www.mcgill.ca/library/branches/osler/ghafiqi),即艾布•加法尔•艾哈迈德•本•穆罕默德是著名的药物、植物学家,他对各种药材、植物的名称、特点、用途了如指掌,并采有标本。伊本•艾比•乌索伊拜阿(Ibn Abi Usaibia)说:“迦斐基(al-Ghafiqi)的药物学一书,无论是内容还是质量都是举世无双的。该书既考察了迪奥科勒斯和盖伦有关植物学的论述,又补充了后人在药物学上的新观点,因此,迦斐基(al-Ghafiqi)的《药物学》是一部集先贤之大成的著作,更是一部研究药物学的宪章。”

迦斐基(al-Ghafiqi)的《药物学》一书成为伊本•比塔尔(Ibn al-Baitar)(1197〜1248)撰写《药物学大全》一书的依据,后者是对前者的修正与补充,而这两部著作又是对迪奥科勒斯《植物志》的增补与修订。

伊本•比塔尔(Ibn al-Baitar)是一位著名的植物学家和药物学家,马拉加人,生于伊历6世纪末。伊本•比塔尔(Ibn al-Baitar)热爱科学,曾游遍安德鲁斯各地考察药材,对各种药材的性状及用途一一作了描述。他写了两本书:一本是在迪奥科勒斯《植物志》基础上撰写的著考的《药物学集成》,另一本是根据他自己的临床经验撰写的《医方汇编》,该书汇集了矿物、植物和动物三类药物的医方。伊本•比塔尔(Ibn al-Baitar)曾赴埃及研究草药,后在阿尤布王朝卡米勒素丹(1218〜1238年在位)的宫廷任总药剂师。

伊本•艾比•乌索伊拜阿(Ibn Abi Usaibia)是伊本•比塔尔(Ibn al-Baitar)的学生,他曾陪同他的老师在大马士革地区考察、收集植物标本。伊本•比塔尔(Ibn al-Baitar)于伊历646年/公元1248年卒于大马士革。

倭麦叶•本•艾比•索勒特(Abu al-Salt)(1067〜1134)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学者,他具有多方面的才华。他精通机械学,…… 倭麦叶•本•艾比•索勒特(Abu al-Salt)除精通机械学之外,还是当时唯一的一位对数学、音乐和弹奏六弦琴均有造诣的人。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文学家和诗人

倭麦叶•本•艾比•索勒特(Abu al-Salt)的老家是安德鲁斯南部的达尼亚特。

阿拔斯•本•费尔纳斯(Abbas ibn Firnas)(888年卒)从事的研究也很奇特,他想在人身上安装两个翅膀,使人能像鸟一样飞翔…… 

——————————

第六章 历史与地理历史

1,历史

(1)伊本•哈比比(Ibn Habib, Abd Al-Malik, 维基无词条)(796〜854)是安德鲁斯早期的历史学家之一,我们在前面谈到宗教活动时提到过他,他也许是安德鲁斯最早的历史学家。伊本•哈比比(Ibn Habib, Abd Al-Malik, 维基无词条)最初生活在伊尔比莱和科尔多瓦,后赴东方游学,向当地长老学习圣训及马立克教法学派的教法,从而加深了对历史的理解。

(2)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977年卒)是继伊本•哈比卜之后的另一位历史学家,他的情况在第三章语法和语言活动中已作过介绍,他撰写的《安德鲁斯征服史》具有独特的价值,即他介绍了一些阿拉伯人不知道的历史事件。人们说,伊本•哥特叶(Ibn al-Qūṭiyya)是一个虔诚、英俊的人,享有高寿,真主让他为人们造福。《安德鲁斯征服史》一书已被发现,并已出版发行,该书具有马立克教法学派的色彩和不同于其他历史学家的西哥特人的观点。

(3)欧莱布•本•赛阿德(ʿArīb ibn Saʿīd,可能是)是另一位历史学家,科尔多瓦人,出身于基督教家庭,自父辈起改奉伊斯兰教。欧莱布曾任哈克木二世(961〜976年在位)的书记官。他将塔巴里的《先知与帝王史》改写成简本,但增加了马格里布和安德鲁斯的史料。此外,他还为塔巴里的《先知与帝王史》写了《补遗篇》。欧莱布•本•赛阿德(ʿArīb ibn Saʿīd,可能是)卒于伊历369年/公元979年。

(4)继欧莱布•本•赛阿德(ʿArīb ibn Saʿīd,可能是)之后,安德鲁斯历史学家的泰斗伊本•哈扬(Ibn Hayyan)(987〜1076)登上舞台。伊本•哈扬(Ibn Hayyan)不仅是一位大历史学家,而且还是一位文笔娴熟的文学家,并曾担任过曼苏尔•本•阿米尔的书记官。伊本•哈扬(Ibn Hayyan)的大部分著作均已散失,只有《安德鲁斯历史之光》和《历史鉴览》的部分章节传世。《安德鲁斯历史之光》共10卷,仅存3卷,该书记述了自塔里格征服安德鲁斯至作者所处时代的全部历史。《历史鉴览》全书共60卷,现仅能从伊本•拜萨姆(Ibn Bassam)(1147年卒)的《宝藏》等人的著作中看到该书的只言片语。

历史学家和传记学家对伊本•哈扬(Ibn Hayyan)的著作的评价是:传述真实、文笔优美、表达洗练。他的著作若能全部保存下来,安德鲁斯历史上的很多疑点都可得到澄清。

很多穆斯林历史学家在撰写人物时,都遵循圣训关于要求人们“记住死者的善举美德”的教诲,对死者只有赞美颂扬之词,而尽量回避缺点。但是,伊本•哈扬(Ibn Hayyan)却非常坦率,他在历数一个人的美德之时,也不避讳列举其恶行。他直言不讳,大胆陈词,以至得罪了一些历史学家。

(5)如果说,伊本•哈扬(Ibn Hayyan)是在政治史、社会事件和人物传记诸方面成就突出的话,伊本•法莱迪(Ibn al-Faradi)则是专门研究安德鲁斯学者传记的历史学家。伊本•法莱迪(Ibn al-Faradi),即艾布•瓦立德•阿卜杜拉•移罕默徳,他是安德鲁斯著名圣训学家和历史学家之一,于伊历351年/公元962年生于科尔多瓦。伊本•法莱迪(Ibn al-Faradi)在科尔多瓦学习了教法、圣训、文学和历史,后利用朝觐的机会,游遍了凯鲁万、开罗、麦加、麦地那等地。返回安德鲁斯后,从事教学工作,曾出任巴伦西亚的法官。伊历403年/公元1012年,柏柏尔人暴动期间,伊本•法莱迪(Ibn al-Faradi)在其住所被人杀害。

伊本•法莱迪(Ibn al-Faradi)以擅长圣训学、传记学和文学著称。在游学期间,他阅读了大量书籍。他的代表作为《安德鲁斯学者传记》,该书被列为安德鲁斯图书馆系列丛书之一。

(6)哈菲兹•哈米迪(Al-Humaydī)是继伊本•法莱迪(Ibn al-Faradi)之后的另一位著名历史学家。他的父亲生于科尔多瓦,而他本人则出生在捷齐莱,读过教法与圣训等宗教学著作,他的《安德鲁斯学者的火炬》一书流传至今,该书被认为是伊本•哈扬(Ibn Hayyan)《安德鲁斯历史之光》的缩写本。哈菲兹•哈米迪(Al-Humaydī)是远离尘世、专心致学的学者的典范。他于伊历488年/公元1095年卒于巴格达。

(7)伊本•巴什克瓦勒(Ibn Bashkuwāl)是安德鲁斯另一位著名的历史学家,同时他也是一位著名的圣训学家,他于伊历494年/公元1101年生于科尔多瓦。他先学习圣训,后又研究安德鲁斯的历史,广学博览;他还从艾布•伯克尔•本•阿拉比(Abu Bakr ibn al-Arabi)等大师处受益匪浅。人们说:伊本•巴什克瓦勒(Ibn Bashkuwāl)是安德鲁斯最后一位圣训学大师,他著有约50部著作,《安德鲁斯学者传续编》是他留给我们的唯一一部历史著作,该书充分展示了他的恢弘学识。

(8)经过几个朝代之后,在一批历史学家中我们发现了伊本•阿巴尔(Ibn al-Abbar),他也是一位既是历史学家,又是圣训学家的学者。伊本•阿巴尔(Ibn al-Abbar)于伊历595年/公元1198年生于巴伦西亚,师从当时安德鲁斯最伟大的圣训学家艾布•赖比阿•本•萨里姆(Abū l-Rabi ‘ibn al-Sālim)20余载。伊本•阿巴尔(Ibn al-Abbar)著有《安德鲁斯学术大师考补遗》一书,从此有了一套有关安德鲁斯学者传记的系列丛书:伊本•法莱迪(Ibn al-Faradi)的《安德鲁斯学者传》、伊本•巴什克瓦勒(Ibn Bashkuwāl)的《安德鲁斯学者传续编》和伊本•阿巴尔(Ibn al-Abbar)的《安德鲁斯学者传续编补遗》。

伊本•阿巴尔(Ibn al-Abbar)感到巴伦西亚的局势动荡不安,便迁居突尼斯从事教育,起初受到突尼斯埃米尔的热情接待,但后来埃米尔一反常态,不仅没收了他的著作,而且将他投人监狱。因为埃米尔在伊本•阿巴尔(Ibn al-Abbar)的著作中发现了诋毁、攻击王权的文字。伊本•阿巴尔(Ibn al-Abbar)在狱中死后,埃米尔还下令焚尸灭迹。伊本•阿巴尔(Ibn al-Abbar)有两部著作传世:《安德鲁斯学者传续编补遗》和《朝代更迭》(《马格里布史——伊历1至7世纪》)

最后一位历史学家是里萨努丁•本•赫推布(Ibn al-Khatib),他写了《格拉纳达志》一书,全书用文学的笔法,以带韵脚的文字记述了格拉纳达所有的学者和德高望重的人的生平与业绩。

2,地理

安德鲁斯有些历史学家在其历史著作中,辑有一些地理资料,伊本•哈扬(Ibn Hayyan)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为了让各个城市表现自己的优势,安德鲁斯人创造了一种有趣的方法,即各个城市相互夸耀自己,各自充分展示其他城市没有的特点,马拉加、移尔西亚、巴伦西亚等城市都是一面赞美自己,一面攻击对方,文字生动活泼,趣味盎然。

(1)伯克里(Al-Bakri)(1040〜1094)是安德鲁斯最著名、也是最早的地理学家,他的全名是阿卜杜拉•本•阿卜杜•阿齐兹•本•穆罕默德•本•阿尤布,伯克里(Al-Bakri)是他的号,因他是伯克尔部落的后裔,故名。他的地理著作《地理辞典》流传至今。伯克里(Al-Bakri)在伊历5世纪下半叶曾名噪一时。

(2)谢里夫•易德里斯(Muhammad al-Idrisi),即艾布•阿卜杜拉•本•穆罕默德,也是一位著名的地理学家,也可以说是最伟大的穆斯林地理学家。他是阿里•本•艾比•塔列卜之子哈桑的后裔,故有谢里夫®之称,别号科尔多比。谢里夫•易德里斯(Muhammad al-Idrisi)在欧洲人中有很高的知名度,原因是他在经过漫长的各国旅行之后,投奔西西里国王罗吉尔二世,并受到宠信,罗吉尔二世鼓励他著书并绘制地图,故有西西里的谢里夫•易德里斯(Muhammad al-Idrisi)之称。易德里斯写出了名著《四海漫游》还附有40余幅地图,该书是当时最伟大的一部地理学著作,被译成拉丁文出版。凡读过该书的人,无不被他对各国、各地区的广博学识,对各国各地的地理位置、特点、动物、植物等等的深刻了解所折服。

谢里夫•易德里斯(Muhammad al-Idrisi)在其游记中谈到了有关冒险远航的兄弟们的故事:“他们从里斯本出发向西航行,在大海中航行了12天,没有发现陆地,遂改道向西南航行,12天后到达一个岛,在岛上只发现了一些羊,但是羊肉苦不能食。于是,他们又向西南航行了12天,来到一个有人居住的岛,被岛上的人带去见酋长,受到很好的接待。”

这段文字显示了他们到达了位于北美洲和南美洲之间的一个岛,后来的哥伦布走的就是这条路线。毫无疑问,哥伦布是了解这批冒险家的事迹的,并获益良多。易德里斯说,航行12天就到达有人的岛屿,这一说法是不准确的,这段距离乘帆船航行需要更长的时间。据说,哥伦布在远航之前读了大量的图书,其中就有阿拉伯人写的著作,《法国大百科全书》对此有记载,要不是当时条件太差,那批冒险远航的兄弟就会成为最早发现美洲大陆的人。

(3)旅行与地理的关系最为密切。阿拉伯东方有很多大旅行家,最著名的是麦格迪西(Al-Maqdisi)(约945〜990)。安德鲁斯也有很多大旅行家,安德鲁斯人也许更适合旅行,因为苦修和神秘主义在安德鲁斯颇为盛行,旅途中的食宿都很方便,旅行者在旅店和客栈中都能受到很好的接待。

伊本•朱拜尔(Ibn Jubayr)和伊本•白图泰(Ibn Battuta)也是安德鲁斯最著名的两位旅行家。

——————————

第七章 艺术活动

1,由于安德鲁斯先后经历过罗马文明、西哥特文明和西班牙文明的统治,加之西班牙与著名的艺术之邦意大利和法国是近邻,故安德鲁斯的阿拉伯人不断学习、消化了意大利和法国艺术的特点,创造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作为对意大利和法国艺术的回报。

(1)科尔多瓦清真大寺 Mosque–Cathedral of Córdob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sque%E2%80%93Cathedral_of_C%C3%B3rdoba

(2)红宫= Alhambr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hambra

(3)西班牙人击败穆斯林之后,在穆斯林中出现了一个被称方“被归化的穆斯林”的群体。“被归化的穆斯林”指的是那些落入西班牙人手中之后,服从西班牙人统治,选择留在西班牙的穆斯林。这些人起初还被允许履行伊斯兰宗教礼仪,保留伊斯兰教的习俗,但是在基督教神父、牧师的压力之下,各地官员又禁止这些被归化的穆斯林举行他们的宗教仪式,并且还向他们征收更多的捐税,实行更多的限制与监督。

这些被归化的穆斯林集意大利的艺术、西哥特人的制造术,以及阿拉伯的风格于一身。他们与意大利人和荷兰人组成的建筑队伍在西班牙各地修建教堂和修道院,很多教堂和修道院被保存下来。西班牙有很多雕像,大部分是意大利人的作品,少数出自古代罗马人之手。

(4)欧洲的工匠模仿阿拉伯人的制造技术非常认真,有趣的是有些欧洲匠人在模仿阿拉伯书法时,只是把它当成一种绘画,并不知道文字的意思。穆尔西亚的国王乌法铸造了一批钱币,钱币上铸有国王的拉丁文名字,周围则是阿拉伯铭文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铸上这条经文,只是为了装饰,铸造者没有注意到它违背了基督教的教义。这批钱币有的现被保存在大英博物馆。

https://www.bl.uk/collection-items/gold-dinar-of-king-offa

此外,在西班牙还发现了一枚镀有青铜的爱尔兰十字架,在十字架中间的玻璃上写有库法体的阿拉伯文“以真主的名义”的字样。这两个例子说明阿拉伯艺术已经融人欧洲艺术,欧洲的艺术家们把阿拉伯书法当成绘画艺术加以模仿。

2,西班牙人征服安德鲁斯之后,抹去了很多写在淸真寺和宫殿里的阿拉伯铭文。阿拉伯人酷爱书法艺术,他们曾把《古兰经》开端章的全部经文镌刻在一件艺术品上。西班牙人的这种做法是想除去阿拉伯人的痕迹,但是,后来当他们意识到旅游者和艺术家都想一睹阿拉伯的这一艺术形式的时候,他们便又开始清除涂在阿拉伯铭文上的灰泥,恢复其原貌。他们每找到一处阿拉伯铭文,就认为是发现了一处宝藏。

3,除此以外,我们不要忘记阿拉伯音乐对西班牙的影响。卡斯提尔王国的好几位统治者都任用了被归化的穆斯林音乐家,聆听他们的演唱。直至今日,阿拉伯东方世界的人仍然认为西班牙音乐比法国、英国或德国的音乐更悦耳、更动听,更让他们心旷神怡,其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即西班牙的音乐通过安德鲁斯的穆斯林与东方音乐进行了嫁接。

西西里岛也是伊斯兰艺术传人欧洲的一个重要渠道,穆斯林曾在该地统治过很长一段时间,穆斯林的学术和艺术在那里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当穆斯林结束了在西西里岛的统治,信奉基督教的诺曼人控制了西西里岛之后,诺曼人吸收了大量的阿拉伯文化和阿拉伯艺术,出现了西西里国王罗吉尔二世让谢里夫•易德里斯(Muhammad al-Idrisi)为他制作地球仪之类的事。

——————————

第八章 安德鲁斯受到的影响和她产生的影响

1,阿拉伯东方通过十宇军战争向欧洲传播了一些东西,但这与安德鲁斯对欧洲的影响比起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西班牙学者对西班牙人究竟从安德鲁斯的穆斯林那里获益多少看法不一,存在分歧。有的学者甚至根本否定穆斯林的贡献,更有学者这样讲:穆斯林对安德鲁斯的统治延缓了西班牙人的进步,倘若没有穆斯林的统治,西班牙会像法国、英国、德国等国一样早就发展起来了。但是有一点,西班牙学者的看法是一致的,即穆斯林统治西班牙人,并与之敌对、厮杀了整整8个世纪。然而,对于这段历史,西班牙的学者们始终心绪激动,耿耿于怀。

幸运的是,上述看法并不能代表全体西班牙人的观点。有的西班牙人认为,穆斯林对安德鲁斯的统治是西班牙历史链条中的一个环节,穆斯林在其统治期间提升了安德鲁斯的学术与文明水平,如果将西班牙与其他国家作一比较,西班牙当时的发展程度与其他国家相比是名列前茅的。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安德鲁斯的穆斯林哲学及其在欧洲的传播,就没有欧洲的近代复兴,欧洲的复兴要推迟几百年。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