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第八册-正午时期(四).pdf

超级版主组 maslink 5月前 114

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第八册-正午时期(四).pdf

豆瓣: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282267/

下载1:http://libgen.lc/item/index.php?md5=29262762a1557342adad871587c231f6

下载2:https://ebook.lorefree.com/book?bookid=59031

导论

教义学在阿拔斯前期至中期时渐趋成熟,这主要应归功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当时,他们以伊拉克的巴士拉、巴格达和库法等地为活动中心,旗帜鲜明地捍卫着伊斯兰教。由于波斯人、印度人、叙利亚人、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曾一度汇聚伊拉克,伊拉克遂成为各种文化和宗教的交汇地。伊拉克人的祖先,在伊斯兰教降世之前,信奉过不同的宗教。当时,虽然他们表面上改奉了伊斯兰教,但旧的思想观念和旧的宗教信仰仍或多或少地残留在他们思想意识的深处。对大多数人来讲,伊斯兰教只不过是镀在他们表面的一层薄薄的金箔。

波斯和印度曾一度盛行琐罗亚斯德教(Zoroastrianism),信奉两位神灵——光明之神与黑暗之神。光明之神被称作耶兹丹(Ahura Mazda),是善之源;黑暗之神被称作艾哈勒曼(Angra Mainyu),是恶之源。这两位神灵势均力敌,永恒而对立,时而光明之神占据上风,时而黑暗之神耀武扬威。

汇聚伊拉克的人们根据各自教义分为若干派别,伊本•赫勒敦(Ibn Khaldun)将他们归为8派。这些人来到巴格达后,或公开,或以伊斯兰教作掩护,宣传着自己的教义。因此,阿拔斯王朝前期,有许多人被指控为二元神教的信徒,遭到审判或诛杀②。

这些人中包括印度的婆罗门教信徒,其人数众多。其中持轮回说者,就分为许多派别。他们称,世间有许多神灵,为首的大神是梵天。此外,还有佛教徒和儒教徒,他们均有各自的教义。

当时,在伊拉克还有一批来自沙姆等地的基督徒。他们根据对耶穌属性的不同认识,也分为若干派别。有的认为耶稣只具有单一属性;有的则认为耶稣具有双重属性——神性和人性;还有的持耶稣神人合一说等等。诸如此类的学说,导致出现了分属不同派别的教堂。犹太教的情形也大致如此,分为诸多门派。

来自这些宗教派别的信徒涌人伊拉克后,以各种形式宣传自己的教义,他们中有的人还披上了伊斯兰教的外衣。数一数当时的各种教派,其名目之多令人眼花缭乱。这些人大多深受希腊哲学的熏陶,每一派都利用希腊哲学来支持和加强自己的观点。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为了捍卫伊斯兰教,反驳其他宗教,也不得不学习希腊哲学,借用论敌的思想武器来武装自己。于是,教义学以惊人的速度得以发展,教义学所涉及的内容超出了信仰的范畴。

可将当时伊斯兰教的主要派别归纳为5大门派: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逊尼派、什叶派、哈瓦立及派(Khawarij)、穆尔吉埃派(Murji’ah)。笔者将在后面的章节中对除哈瓦立及派(Khawarij)和穆尔吉埃派(Murji’ah)之外的3个派别逐一加以论述。因为哈瓦立及派(Khawarij)和穆尔吉埃派(Murji’ah)在伊历4世纪已渐趋消亡,在《近午时期》卷中,笔者已作了详尽论述,故不再赘述。 

——————————

第一篇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

1,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产生

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最初是由一批志同道合者发起并组成的一个团体,旨在团结一致宣传和捍卫伊斯兰教,攻击与其意见相左的人。团体内部实行择邻而居、相互通婚,一旦有人背离其基本原则,会员资格即被取消,并被逐出。

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早期的原则是远离政治,专心致力于宗教功修和宗教宣传。因此,当哈里发曼苏尔被指责实行暴政时,曾力邀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阿慕尔•本•欧拜德(Amr ibn Ubayd)及其追随者协助他治理国家,遭到拒绝。但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后来背离了这一原则,不但沉溺于政治,而且还成了哈里发的近臣幕僚。哈里发麦蒙穆阿台绥姆、瓦西格给了他们在政治上大显身手的机会。于是,他们对论敌毫不姑息,若有人胆敢不认可《古兰经》被造说,就会立即被冠以罪名,受到严惩。他们设立异端审判所,使阿拔斯王朝陷人了空前的混乱状态。他们不断向当地的法官、学者强行灌输《古兰经》被造说,若有人违抗,就会遭到羞辱或迫害。

后来哈里发穆台瓦及勒为博取广大民众的支持,顺从民意,废止了《古兰经》被造说,取缔了异端审判所,转而支持圣训派人。总之,哈里发加入了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敌对阵营。人们往往是政权的奴隶,当他们看到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大势已去时,便纷纷抛弃穆阿台及勒,该派亦由公开宣传转人地下秘密活动,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足够的胆识的。由此,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信徒和领袖人物的数量锐减。此外,教法学家、圣训学家、拒绝派(Rafida)、基督教徒、犹太教徒对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猛烈抨击,以及艾什尔里(Al-Ash’ari)等著名人士先后脱离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等因素,使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

2,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发展

(1)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在其发展过程中,可谓人才辈出。每一位杰出人物,都会为该派教义增添新的内容,对教义的研究更加深入。实际上,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继承了杰赫姆的主张,因此,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亦被称为杰赫姆派。杰赫姆全名杰赫姆•本•绥夫旺(Jahm bin Safwan)。倭马亚王朝末期,他在梯尔米兹宣传自己的学说,后来又迁徙至巴里黑。杰赫姆原是著名的《古兰经》注释学泰斗穆高提勒•本•苏莱曼(Muqatil ibn Sulayman)的朋友,并曾同呼罗珊人哈里斯•本•苏莱吉•阿兹姆•艾兹迪(Al-Harith ibn Surayj)关系密切。杰赫姆和哈里斯两人曾深受圣训学家和政治家们的恶意中伤,因为他们二人公开宣布反对倭马亚王朝,不但要求倭马亚王朝遵循《古兰经》、“圣训”,而且还要奉行政治协商制度,据史书记载,倭马亚王朝曾想以重金换取他俩的缄默,但遭到严词拒绝,他俩誓死追求正义,属于最早叛离倭马亚王朝的人。他俩组建军队,坚持开展推翩倭马亚王朝的活动,直至倭马亚王朝灭亡。两人似乎对“圣训”所知甚少,而只是专注于自己的理性思维,故遭到圣训派人的猛烈抨击和恶意中伤,更不幸的是他俩在倭马亚王朝末期,即麦尔旺•本•穆罕默德执政时慘遭杀害。

(2)阿拔斯王朝建立后,杰赫姆派以新的形式——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面目出现。杰赫姆派(Jahm bin Safwan)学说的核心是反对将《古兰经》中晦涩难懂的经文,如真主的手、真主的面容等内容进行比拟或注释,否认真主具有知识、能力等属性。

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继承了杰赫姆主张的核心内容。随着哲学在伊拉克的传播,许多哲学思想也渗入了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论敌不但来自伊斯兰教内部的各个派别,也来自其他宗教。他们同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就一些信条和观点展开激烈辩论。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对他们所提问题的回答,成为该派教义的一部分内容。

阿慕尔•本•欧拜德(Amr ibn Ubayd)(761年卒)对杰赫姆派的主张进行了筛选整理,使其论据更加翔实有力。艾布•胡载勒•阿拉夫(ABU ‘l-HUDHAYL al-’ALLAF http://www.muslimphilosophy.com/ei2/allaf.htm)可谓青出于蓝,他学识渊博,且精通哲学,为穆阿台及勒派教义增添了许多内容。他才思敏捷,善于辩论,为驳斥无神论者,他发表了大量言论。他对一神论的论述十分精辟,对衍生、悦服之说也有独到见解。他认为地球上每个时期都会出现一些鞠躬尽瘁的领袖人物,他们知道真理、宣传真理。

艾布•胡载勒•阿拉夫(ABU ‘l-HUDHAYL al-’ALLAF http://www.muslimphilosophy.com/ei2/allaf.htm)之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出类拔萃的人物当数奈萨姆(Ibrahim al-Nazzam)(777〜845)。他解决了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提出的许多问题,并对离经叛教之徒和拜火教徒提出的许多似是而非的问题作了解答。他对不可分割之物,身体器官的属性,形式之间的联系、颜色、味道、气味等等,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反对真主能行不义之事的说法;他对《古兰经》奇迹、公议、类比等问题均有自己的见解;他对圣门弟子的功过是非作了大胆的分析,确认了一些圣门弟子所犯的错误,并对他们的优劣、好坏以及所推行政策的正误作了坦率的评价。他主张以理性检验“圣训”,否认与理性不符的“圣训”。他还扩展了对动物习性的研究,在他之前,苏玛迈•本•艾施莱斯(Thumamah Ibn al-Ashras),比什尔•本•穆阿台米尔(Bishr b. al-Mu’tamir)对此已有研究,他做了一些增补工作。总之,奈萨姆(Ibrahim al-Nazzam)为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学说注人了许多内容,其中包含政治、伊斯兰教法、教义原理和自然科学等各个方面。

继奈萨姆(Ibrahim al-Nazzam)之后,查希兹(Al-Jahiz)成为当时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喉舌。他反对正统派将真主的品德拟人化,他对《古兰经》奇迹有独到见解。他的著作涉及被选为先知的凭据和真主赋予先知使命的印证,以及自然科学等方面。他是一位重实践,轻理念的学者,对来世的永恒性独有见地。

查希兹(Al-Jahiz)之后,出现了加法尔•本•哈尔卜(Jafar ibn Harb,无词条)。他反对其师艾布•胡载勒•阿拉夫(ABU ‘l-HUDHAYL al-’ALLAF http://www.muslimphilosophy.com/ei2/allaf.htm)的某些观点。他研究的内容涉及真主的知识、有关圣门弟子的历史事件,如对奥斯曼、泰勒哈(Talha bin Ubaidullah)和祖拜尔(Zubair bin Al-Awwam)的评价。他和他的朋友,苏非主义者尔萨•本•海赛姆是同时代的人。

(3)此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出现了第八代学者,即那些于伊历3世纪后半叶或4世纪亡故的学者,如艾布•阿里•祝巴伊(Al-Jubba’i)、艾布•卡西姆•阿卜杜拉•巴里黑•克尔比(Abu’l -Qasim al-Balkhi al-Ka’bi)、艾布•穆朵里•本•艾比•瓦利德•本•艾哈迈德•本•艾比•杜阿德(Ahmad ibn Abi Du'ad)(854年卒)等人。这些学者为丰富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关注的问题、反驳论敌的攻击作出了贡献。值得一提的是哈里发穆台瓦及勒(847〜861年在位)改变了对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态度。人们对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怨声载道,怒气冲天。在这种情势下,查希兹(Al-Jahiz)挺身而出,捍卫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写了《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美德》一书。该书不仅列举了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诸多美德,还探讨了其他问题,如回击了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最顽固的论敌——拒绝派(Rafida)的攻击。后来又出现了伊本•拉旺迪(Ibn al-Rawandi)(910年卒)叛教事件。伊本•拉旺迪(Ibn al-Rawandi)曾在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门下求学,精通该派理论。后因他的观点背离了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基本原理,被逐出该派。他一生贫困潦倒,思想悲观,嫉恨那些比他富有的昏庸之徒。

当被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逐出并遭到歧视后,伊本•拉旺迪(Ibn al-Rawandi)见国家已不再支持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转而反对该派,便与该派翻脸,将自己的学识和辨才拱手奉送给了该派的论敌,并为他们著书立说。他为犹太教徒著文反对穆斯林,为拒绝派(Rafida)写书反对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其中《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丑行》一书极力丑化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甚至添油加醋,把一些原本不是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言论也栽在他们的头上。

伊本•拉旺迪(Ibn al-Rawandi)原是伊斯拜罕郊区的波斯人,后长居巴格达,信奉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后被指控伪信叛教。他被公认为能言善辩,舌巧如簧的雄辩家,尤其对教义学有深入细致的研究。

(4)每一位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著名学者除精通该派学术原理外,还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并有弟子追随。于是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逐渐分化出许多分支或学派,如瓦绥勒派,导师是瓦绥勒•本•阿塔^胡载勒派,导师是艾布•胡载勒•阿拉夫(ABU ‘l-HUDHAYL al-’ALLAF http://www.muslimphilosophy.com/ei2/allaf.htm)(752〜850);奈萨姆(Ibrahim al-Nazzam)派,导师是伊布拉欣•本•塞亚尔•奈萨姆(Ibrahim al-Nazzam)(777〜845);查希兹(Al-Jahiz)派,导师是查希兹(Al-Jahiz)(775〜869);赫雅特派、克尔比派、祝巴伊派等等。

2,我们将对前文提及的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研讨的4个领域逐一举例说明,即神学、自然科学、教法、宗教原理与圣训、对圣门弟子行为的分析及谁最有资格担任哈里发。

(1)关于神学

(2)关于教义学原理

关于教义学原理,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最主要的原则之一是强调理性,他们尊崇、神化理性, 

(3)关于自然科学

(4)关于政治问题

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关注的第四大领域是政治问理。实际上是关于哈里发身份及其资格的界定,以及对骆驼战役(Battle of the Camel)、奥斯曼被杀、阿里与穆阿威叶之争等政治事件的研究与剖析。对上述问题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内部多有分歧。

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关注的问理,涉及形而上学、物理学、伊斯兰法学、圣训学、教义学、政治学等诸多领域。当时,对政治问题的研究,完全可以像现在研究政治问题一样脱离宗教。但是,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却把他们的研究与对待宗教的态度连在一起,凡认同他们的观点者,均被视为清廉、虔诚,凡持不同意见者,则被视为堕落,甚至叛逆。在很多情况下,凡涉及圣门弟子的行为,就以其是否叛逆、是否该升入天园,或被投入地狱、是否合乎教义作出判断。他们的对手和论敌也采取同样的态度和做法,从而给政治研究染上了宗教色彩。

3,什叶派和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

什叶派和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对人的“寿限”有不同的看法。

艾什尔里(Al-Ash’ari)派、杰赫姆派(Jahm bin Safwan)、贾卜里耶派(Jabrīyya)则认为:人的寿限是真主命定的,假如一个人的寿限已到,并命定被杀,他就难逃被杀的厄运,杀人者没有能力拒绝将其杀死。

什叶派的前辈们认为:寿限可增可减。所谓寿限,是指真主知道的人将死于其间的整个时段,该人如果没有在此之前被杀,或者也没有做出值得延寿或折寿的行为,该人将在那个时段死去。他们继而认为:一个人的寿限假定是50年,或许他20岁时就被杀而亡,也许他做出了值得延寿的事情,活了100岁;也许他做了折寿的行为,只活了30岁。

4,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衰落时期的著名人物

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衰落时期,仍出现了一些少数几个髙举该派大旗的著名人物。其中有艾布•卡西姆•巴里黑(Abu’l -Qasim al-Balkhi al-Ka’bi),别名克尔比。他是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克尔比耶系的首领,写有大量关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观点的文章,卒于伊历319年/公元913年。

泰努黑(al-Tanukhi)也是其中的著名人物。叫泰努黑(al-Tanukhi)的人不止一个,他们都是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另一著名人物是艾布•阿里•祝巴伊(Al-Jubba’i)。他是逊尼派领袖艾什尔里(Al-Ash’ari)的老师,同时也是胡齐斯坦省祝巴地区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领袖,卒于伊历303年/公元915年。他曾著文批驳伊本•拉旺迪(Ibn al-Rawandi)反宗教的言论。艾什尔里(Al-Ash’ari)脫离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后,他又著文反驳艾什尔里(Al-Ash’ari)的观点。可惜他的这些文章及其他以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观点写就的《古兰经》注释等著作,均未能传世。

当阿拔斯王朝日趋衰败,朝纲不振之时,布韦希(Buyid dynasty)人乘虚而人,建立了布韦希王朝(Buyid dynasty)事起,阿拔斯王朝哈里发穆斯泰克菲(Al-Mustakfi)封艾哈迈德•本•布韦希(Ahmad ibn Buya)为总埃米尔,并授予穆伊兹•道莱(Mu’izz al-Dawla)(国家巨臂)的称号。艾哈迈德•本•布韦希(Ahmad ibn Buya)自称为萨珊王朝国王的后裔,他伙同其兄弟们掌管了哈里发权力,任意废立哈里发……布韦希王朝是个什叶派王朝,因此当时大部分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都是什叶派,布韦希王朝时期,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得到发展。

5,阿卜杜•贾巴尔(Abd al-Jabbar ibn Ahmad)大法官

布韦希(Buyid dynasty)王朝最伟大的宰相萨希布•本•阿巴德(Sahib ibn Abbad)也是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他广交文人学者。据说他每年向巴格达拨款5000金币(第纳尔),用以接济穷人、学子。他本人也是文学家、学者,著有长达7卷的大词典——《辞海》。同时,他还是圣训学家,曾就阿里出任伊玛目的问题写有专著。他任命著名的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阿卜杜•贾巴尔(Abd al-Jabbar ibn Ahmad)出任大法官。

阿卜杜•贾巴尔(Abd al-Jabbar ibn Ahmad)一生著述丰硕,流传后世的《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五大信条诠释》是一部多卷本的著作,书中详细阐释了穆阿台及勒派五大的信条和观点、什叶派十二伊玛目支派的著名学者谢里夫•穆尔泰达(Sharif al-Murtaza)(966〜1044)曾引用过该书的许多材料。谢里夫•穆尔泰达(Sharif al-Murtaza)为巴格达十二伊玛目派的领袖和代言人,同时也是一位大学者。

6,宰麦赫舍里(Al-Zamakhshari)(1075〜1144)

继谢里夫•穆尔泰达(Sharif al-Murtaza)和阿卜杜•贾巴尔(Abd al-Jabbar ibn Ahmad)之后,出现了宰麦赫舍里(Al-Zamakhshari)至此,本文基本上概述了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近4个世纪所做的努力和探讨。宰麦赫舍里(Al-Zamakhshari)即艾布•卡塞姆•本•欧麦尔•花拉子密•宰麦赫舍里(Al-Zamakhshari)他是一位大教长,著述丰硕,精通《古兰经》注释,语法和语言。

宰麦赫舍里(Al-Zamakhshari)堪称时代名人,深得诗人和文学家的赞赏,更有学者请他允许他们引用他的著作。

总而言之,宰麦赫舍里(Al-Zamakhshari)以其雄辩的才能和对《古兰经》修辞和奇迹的独到阐释,以及他超高的语言驾驭能力和独特的写作风格,使他所作的《古兰经》注释成为经典,甚至逊尼派学者也不能够舍弃不用,而是从中受益良多。后来所有的经注学家都要参考他的注释。亚历山大法官伊本•穆尼尔•亚历山大•马立基(伊历687年/公元1288年卒)写了一本书,其中包括对宰麦赫舍里(Al-Zamakhshari)所著的《卡沙夫经注》中的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观点的点评、讨论和批驳,以及用逊尼派的观点对那些在宰麦赫舍里(Al-Zamakhshari)看来是对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观点有力佐证的经文作出的新的解释。

一言以蔽之,宰麦赫舍里(Al-Zamakhshari)几乎是最后一位捍卫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学术观点的杰出学者,此后无人出其右。

7,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文学

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为阿拉伯世界留下了丰富的文学财富。

最值得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自豪的是比什尔•本•穆阿台米尔(Bishr b. al-Mu’tamir)的修辞学,查希兹(Al-Jahiz)的多种体裁的著述,布韦希(Buyid dynasty)人及其宰相萨希布•本•阿巴德(Sahib ibn Abbad)、伊本•阿米德和他们门下的文学家们创作的文学作品,以及大法官阿卜杜•贾巴尔(Abd al-Jabbar ibn Ahmad)的辩论集和宰麦赫舍里(Al-Zamakhshari)的文学著作等等。遗憾的是,当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失势后,在强大的声讨浪潮中,人们以焚烧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著作来表示对真主的虔诚,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作品几乎被焚烧殆尽,仅有少数作品得以幸存。

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文学家中不乏自由主义的语法学家,他们提倡运用类比、演绎方法研究语言。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是艾布•阿里•法里希(Abu Ali al-Farisi)(987年卒)及其弟子伊本•金尼(Ibn Jinni)(942〜1002),两人都是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 

——————————

第二篇逊尼派

第一章艾什尔里(Al-Ash’ari)派

1,艾什尔里(Al-Ash’ari)派源自该派首创人艾布•哈桑•艾什尔里•巴士里(873〜935)(通称艾什尔里(Al-Ash’ari))。他原为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嫡传弟子,深受该派思想的熏陶,并接受了该派的主张。

客观地说,艾什尔里(Al-Ash’ari)派是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作了修正后的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但是,艾什尔里(Al-Ash’ari)成功地使许多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加入了自己的派别。

艾什尔里(Al-Ash’ari)对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疑惑,并最终脱离该派……

2,由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学者的抵制和人们心中的困惑,艾什尔里(Al-Ash’ari)派最初的发展并不顺利。

3,艾什尔里(Al-Ash’ari)派的基本观点及其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分歧

(1)关于真主属性的分歧

(2)关于公正说

(3)关于奖赏的允诺和惩罚的威胁

(4)关于后世是否能够看见真主的问题

(5)关于人的行为的铜造

4,艾布•哈米德•安萨里(Al-Ghazali)和法赫鲁丁•拉齐(Fakhr al-Din al-Razi)

两位大学者的加盟,使艾什尔里(Al-Ash’ari)派如虎添翼,并使该派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这两位大学者就是艾布•哈米德•安萨里(Al-Ghazali)和法赫鲁丁•拉齐(Fakhr al-Din al-Razi),二者在穆斯林心目中均享有崇高的地位,其丰硕的著述广为流传。

(1)艾布•哈米德•安萨里(Al-Ghazali)(1058〜1111)

艾布•哈米德•安萨里(Al-Ghazali)(以下简称安萨里)是波斯人,于伊历450年/公元1058年生于波斯图斯城一个贫苦人家。小时候,他父亲用家中的一点点钱,将他托付给一位苏非派学者,让他学习苏非派的启蒙知识。钱用完后,他进入学校,靠学校提供的生活费继续学业。他学习伊斯兰教法,成为伊斯兰教法界的泰斗,同时代人的领袖。他曾师从两圣地教长朱韦尼(Al-Juwayni)(1028〜1085),长期向也学习伊斯兰信仰的基础。教长归真后,他投奔塞尔柱王朝宰相尼扎姆•穆勒克(Nizam al-Mulk)(1018〜1092)。在那里,他设座讲学,吸引了众多学者。在与这些学者的辩论中,安萨里脱颖而出。于是,尼扎姆•穆勒克(Nizam al-Mulk)请他在自己开办的巴格达尼采米亚大学任教。伊历474年/公元1081年,安萨里开始执教。从此,他名声远扬,地位日升。后来,他对自己当时从事的事务产生了怀疑,遂辞去教职,抛弃名利。伊历488年/公元1095年,他完成朝觐功修后回到大马士革,在大马士革淸真寺宣礼塔内隐居了近10年#在此期间,他潜心思考、阅读、著述,最终学通百科,修炼成苏非派的一代大师。

安萨里对多种文化都有涉猎。他精通伊斯兰教法学及其原理,并有著述问世。他还潜心钻研哲学,阅读了伊本•西那的大批著作和精诚兄弟社(Ikhwan al-Safa)的论文集。此外,他还研究了伊斯兰教巴颓尼叶派(Batiniyya)的教义,并加以批驳。上述这一切,都深深地影响了他。他在(宗教学科的复兴》一书中,将教法学、苏非主义和哲学奇妙地融合在一起。

我们感兴趣的是,安萨里在伊斯兰教四大教法学派中属于沙斐仪教法学派,在伊斯兰教教义学派中,他又属于艾什尔里(Al-Ash’ari)派。他在内容和论述方法上都对艾什尔里(Al-Ash’ari)派的学说作了补充,他用希腊逻辑思辨的方法论证了正统教义。他还使艾什尔里(Al-Ash’ari)派的学说染上了哲学和苏非的双重色彩。他对广大穆斯林的影响深远,甚至许多东方学家认为,很多人想象中的伊斯兰教就是带有安萨里学说色彩的伊斯兰教。安萨里根据艾什尔里(Al-Ash’ari)派的学说,写了许多有关逊尼派信仰的书籍和论文。

(2)法赫鲁丁•拉齐(Fakhr al-Din al-Razi)(1149〜1209)

法赫鲁丁•拉齐(Fakhr al-Din al-Razi),即穆罕默德•本•欧麦尔•泰米叶•拜克里(以下称拉齐)。他和安萨里一样也是波斯人,同样能言善辩、巧舌如簧,擅长论证,且著述丰厚。他曾向除逊尼派以外的所有派系发起挑战。他不但德高望重,而且富甲四方。

拉齐生于伊历543年/公元1149年,曾系统学习钻研宗教学、哲学、教法学,并精通阿拉伯语和波斯语,能够流利自如地用两种语言进行宣教。他的《古兰经》注释及各种阿文著作,都表明他学识渊博。学有所长后,拉齐前往花拉子模,在那里,他遇到了很多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并同他们展开辩论。后因受到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的迫害,他被迫离开花拉子模,前往中亚河外地区在那里,他又陷入了同样的处境。这说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势力并未消失殆尽。后来,他辗转前往赖伊,在那里,他得到素丹阿拉乌丁•花拉子模•沙的赏识,成为其近臣,并得到丰厚的俸禄。后在呼罗珊定居,其著作名扬四方,备受欢迎。拉齐深得学界同行的敬仰,每当他外出时,包括教法学家在内的随行人员多达300余人。

拉齐在《古兰经》注释和教义学方面的著述颇丰。和安萨里一样,拉齐不仅对艾什尔里(Al-Ash’ari)派有所增补,而且为其维护。总之,二者堪称艾什尔里(Al-Ash’ari)派的中流砥柱。拉齐传世的一些书籍,如《拉齐古兰经注》、《信仰的基础》(Taasis al-Tagdis),就足以展现其广阔的视野、有力的论证。

——————————

第二章 马图里迪学派(Maturidi)

逊尼派中还有一个与艾什尔里(Al-Ash’ari)派齐名的派别,为马图里迪学派(Maturidi)。该派源自艾布•曼苏尔•马图里迪(Abu Mansur al-Maturidi)(以下称马图里迪)。此人来自撒马尔罕,也是波斯人。如果说艾什尔里(Al-Ash’ari)属于沙斐仪教法学派,那马图里迪则属于哈乃斐教法学派。

因此,艾什尔里(Al-Ash’ari)派和马图里迪派之间的少数分歧源于沙斐仪和哈乃斐两大教法学派之间的理论差异。故马图里迪派的大部分追随者属于哈乃斐教法学派,而艾什尔里(Al-Ash’ari)派的大部分追随者则属于沙斐仪教法学派。马图里迪与艾什尔里(Al-Ash’ari)是同时代的人,前者在撒马尔罕,后者在巴士拉。

二者生逢宗教活动异常活跃的年代,如苏非派,以艾布•叶齐德•比斯塔米(Bayazid Bastami)(伊历261年/公元874年卒)、祝奈德(Junayd of Baghdad)(910年卒)、哈拉智(Mansur Al-Hallaj)(857〜922)等为代表,以及什叶派,而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却萧然直落,声势渐微。每个派别都有学者为其摇旗呐喊,争取民众的支持。在巴士拉有艾什尔里(Al-Ash’ari)(伊历330年/公元941年卒),而在撒马尔罕,则有马图里迪(伊历332年/公元943年卒)。对马图里迪学派(Maturidi)的研究很多,但对马图里迪本人,我们却知之甚少。

马图里迪和艾什尔里(Al-Ash’ari)对许多基本问题的观点是一致的,可以说,安萨里是这两人学术观点的集大成者。介绍二者思想观点的著作很多,有的阐述马图里迪的主张,如奈吉姆丁•奈赛菲(Najm al-Din ‘Umar al-Nasafi)的《奈赛菲教典》;有的介绍艾什尔里(Al-Ash’ari)的信仰,如《赛努希叶》、《焦海里经注》等;还有一些著作,专门论述马图里迪和艾什尔里(Al-Ash’ari)之间的分歧,有人将其归纳为40个问题。

人们发现这些问题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如永存是不是实存、实在是真主的本体还是其属性?又如他们在真主的能力、意志、言语等属性,以及真主的行为必有玄机等方面存有分歧:如是否允许宽恕不信正道者?信仰真主是否靠理性履行?信仰的实质是什么?信仰是否会有增减,信仰与伊斯兰是否是一回事?人的幸福与不幸是否交替出现等等一些不大重要的问题。

马图里迪派虽因拥有法赫尔•伊斯兰•拜兹代韦(Fakhr al-Islam al-Bazdawi)、塔夫塔扎尼(Taftazani)(1312〜1390)、奈赛菲(Najm al-Din ‘Umar al-Nasafi)(1142年卒)、伊本•胡玛姆(Ibn al-Humam)(1457年卒)等众多哈乃斐派学者而占有一定的优势,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取得艾什尔里(Al-Ash’ari)派的追随者所取得的成绩。因而,艾什尔里(Al-Ash’ari)派逐渐占据上风,得到广泛传播,引来了众多的追随者。

——————————

第三章逊尼派终成主流派别

1,艾什尔里(Al-Ash’ari)派和马图里迪学派(Maturidi)的追随者都被称为逊尼大众派人。他们使用“大众”一词,取代“宗派”,称为逊尼大众派或遵守逊尼者,他们也称为遵守圣训者。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自称为公正与认主独一者,异端派被称为偏执狂,犹太教徒和基督徒被称为有经典之人,《古兰经》将“七眠子”(七人一狗)典故中的主人公称为洞中人。

2,逊尼派的“逊尼”一词有两层含义:其一为“道”,即逊尼派人遵循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之道,对《古兰经》中隐微的节文不予深究,也不做详解,而是将其知悉权完全交付给真主。其二为“圣训”,即逊尼派人相信并认为“圣训”的真实性,他们如同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一样,不对“圣训”进行过多的探究和注释。

在艾什尔里(Al-Ash’ari)派和马图里迪学派(Maturidi)出现之前,逊尼派就已存在了。他们先于艾什尔里(Al-Ash’ari)向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发起挑战。艾什尔里(Al-Ash’ari)出现后,他在学习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教义的同时,也研究逊尼派的主张,在经过对两派长时间的权衡之后,最终脱离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宣布加入逊尼派的行列。

3,逊尼派曾得到许多伊斯兰政权的扶持。一般来说,每当一个政权强大并扶持某一宗教派别时,人们往往会不约而同地追随其后,该派便会成为该政权存在的靠山。历史上支持过逊尼派的政权有很多,其中有萨拉丁(1138〜1193)建立的疆域包括埃及和沙姆全境的阿尤布王朝(Ayyubid dynasty)(1171〜1250)、以穆罕默德•本•突麦尔特(Ibn Tumart)(1078〜1130)为首的穆瓦希德王朝(Almohad Caliphate)(1147〜1269)以及伽兹尼王朝(Ghaznavids)(962〜1186)。

伊斯兰国家的教派信仰往往伴随着政权的更迭而发生变化。什叶派政权,或者说波斯政权,只要在政治上取得了胜利,便会迫使人们改奉什叶派教义,如法蒂玛王朝和布韦希(Buyid dynasty)王朝所为。同样,对逊尼派人来说,无论是突厥人还是库尔德人,只要在政治上取得了胜利,他们也同样会迫使人们信奉他们所遵奉的教派。

4,艾什尔里(Al-Ash’ari)派和马图里迪学派(Maturidi)的逊尼派人认为,他们并没有带来新的东西,他们只是遵循先贤(赛莱菲)的主张,即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所奉行的主张。实际上,每当面对内容隐微的《古兰经》节文或“圣训”时,总体上说他们是相信的,他们将知悉权交付真主,对节文不注释、不深究、不增加、不删减。

总之,伊斯兰世界充斥着所谓的“教义学”,争论纷起,学说繁杂,简直达到了令人惊骇的地步。这些繁杂的学说,不但引起纷争,而且导致政治的干预。每个政权都支持自己推崇的派别,于是相互攻击、诋毁,舌战往往演变成刀光剑影。

5,安萨里得出结论:普通群众的思想深度、文化底蘊、个人能力都不能够使其达到教义学所要求的、建立在可靠证据基础之上的最髙级信仰。为此,他撰写了《教义学——普通人不该涉足的学问》一书他强调,由于普通人难以掌握大前提、小前提、正确进行逻辑推理的条件等基础知识,不能够正确进行验证,所以,实证的信仰,对他们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往往使他们陷人重重疑云之中而不能自拔。

安萨里认为,最适合普通人的信仰级别,是除实证信仰之外的其他三种级别的信仰。尤为重要的是,《古兰经》没有要求每个人都要达到那种经过逻辑推理的实证性的信仰,而是召唤人们参悟真主的迹象,要求的是人们心灵的感应。

安萨里本人不但精通逻辑学,而且学贯伊斯兰教法学、哲学,并对什叶派、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逊尼派的教义和学说有着深人的了解,所有这一切都没能使他踏实地面对他所中意的正确信仰,他是通过心灵修炼,通过向苏非之道敞开心扉,通过倾听心声而不是理性,才真正相信并安心于其信仰的。

——————————

第三篇 什叶派

1,什叶派派别林立,信者众多,其学者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及逊尼派进行了长期的论争,历史学家们对此多有著述。这些派别各有不同,有的激进,有的温和。

除拒绝派(Rafida)外,还有其他一些派别,其中最温和的派别之一是“宰德派(Zaidiyyah)”。

2,伊玛目教义

最温和的派别中还有那些融合了什叶派和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观点的人。穆斯林之间最大的分歧在于伊玛目问题: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和奥斯曼是否最有资格担任哈里发职位?对此,逊尼派人认为:三人在功德上的排序,犹如他们在继任哈里发上的排序。他们并没有对阿里不公,也没有篡夺他的哈里发职位。当时,大部分圣门弟子更了解他们的情况和品行,故他们先后推选了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和奥斯曼,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做更有利于穆斯林大众。什叶派则认为:阿里最应出任哈里发,因为穆圣有明文指定,也因为阿里具有别人所不具备的品格。

鉴于伊玛目问题是最重要的分歧,故什叶派将其视为宗教基本信条之一,其中最大的一派称为“伊玛目派”。伊玛目派中最重要的派别是“十二伊玛目派(Twelver)”,因为该派遵奉12位伊玛目,阿里为第一任伊玛目,它与另一称“七伊玛目派”的派别不同,该派信奉伊玛目至第七任伊玛目,即伊斯玛仪,故又称“伊斯玛仪派(Isma’ilism)”。伊斯玛仪之后,伊玛目隐遁。

3,伊玛目贾法尔•萨迪格(Ja’far al-Sadiq)

第一位被赋予这种精神意义的伊玛目是贾法尔•萨迪格(Ja’far al-Sadiq),他是当时知识最为渊傅、涉猎最为广泛的学者之一。他生于伊历83年/公元702年,卒于伊历148年/公元765年,因忠诚守信而获“萨迪格(诚实者)”的称号。其母系出艾布•伯克尔•绥迪格家族,这使他温和中正。目睹了之前的伊玛目因政治而引火烧身,他吸取教训,远离政坛。据说,他的弟子包括著名教法学家贾法尔•萨迪格(Abu Hanifa),和马立克•本•艾奈斯(Malik ibn Anas)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瓦绥勒•本•阿塔(Wasil ibn Ata)和化学家贾比尔•本•哈彦(Jabir ibn Hayyan),但有人对此说加以否认。

贾法尔•萨迪格(Ja’far al-Sadiq)子嗣众多,其中包括伊斯玛仪(Isma'il ibn Jafar)。伊斯玛仪为长子,他将继任伊玛目。但他却先其父去世,这在什叶派中引起了很大的分歧。伊斯玛仪是第七任伊玛目,有些人认为,他是最后一位伊玛目。有人否认他的辞世,称他隐通了,说他没有真正死去,而是真主将其隐匿起来,需要他现身时他将重返人世。这些人被称为“七伊玛目派”,因为他们认为伊玛目止于第七任,这些人也因追随伊斯玛仪而被称为“伊斯玛仪派(Isma’ilism)'这种说法令人称奇。

另一些什叶派人则认为,伊斯玛仪确已死去,伊玛目职位已传给其弟弟穆萨•卡兹姆(Musa al-Kadhim)(745〜799),他们认为伊玛目只传至第十二位,因此,被称为“十二伊玛目派(Twelver)”。

之后的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法蒂玛人、尼扎里耶派(阿萨辛派)均属伊斯玛仪派(Isma’ilism);印度、伊朗、中亚都信奉七伊玛目派即伊斯玛仪派(Isma’ilism)。每位伊玛目都有一段漫长的历史,对此我们并不关心,且让感兴趣的人去研究吧。我们关心的是关于伊玛目的信仰。

4,第十一位伊玛目哈桑•阿斯凯里(Hasan al-Askari),据库赖尼说,他生于伊历232年/公元846年,享有沉默者、指引者、髙贵者、无罪者、纯洁者等别号,但称呼最多的是阿斯凯里。阿斯凯里年幼时于哈里发穆台瓦及勒(847〜861年在位)时代随父亲迁往萨马拉,在那里学习,以精通印度语、突厥语、波斯语等多种语言著称,卒于伊历260年/公元874年,时值阿拔斯哈里发穆阿台米德时代。伊历255或256年,其后的第十二任伊玛目穆罕默德(Muhammad al-Mahdi)在萨马拉继位,年仅四五岁(878)。这位第十二任伊玛目神秘失踪,未再显现人世,被称为“期待的伊玛目”、“马赫迪”或“时代之主”。十二伊玛目派(Twelver)人称:“真主将其藏匿起来,人们无法看见。他凭真主的应允活着,不时有人见他与人们通信,处理其追随者的事务。隐通的伊玛目将复临,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有人与隐遁的伊玛目保持联系,他们说:伊玛目有一特别代理代表他,此人即奥斯曼•本•赛伊德(Uthman ibn Sa’id al-Asadi)。奥斯曼•本•赛伊德(Uthman ibn Sa’id al-Asadi)死后,由另一位代理接替他,如此接替至第四任代理。这种思想促使众多从事政治活动、觑视王位的人声称自己就是“期待的马赫迪”。

5,什叶派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一致性

很多什叶派人在信仰问题上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是一致的。很多什叶派人同属什叶派和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这种一致性表现在诸如对一些《古兰经》经文的解释,对在现世与后世都看不见真主的观点上,其依据是“众目不能见他,他却能见众目的经文。但什叶派在某些方面也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的观点相左,如什叶派坚持的先知和伊玛目说情说。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根据“各人犯罪,自己负责。一个负罪的人,不负别人的罪的经文否认求情说。因为他们完全相信个人的责任,认为每个人都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逊尼派则不同意他们的观点。

6,当权者对什叶派的支持

如前所述,逊尼派有当权者的支持,同样,什叶派也有当权者的支持,如伊拉克及其周边地区的布韦希(Buyid dynasty)王朝,埃及、沙姆及马格里布地区的法蒂玛王朝,遗憾的是,在逊尼派和什叶派当权者之间的纷争远不仅仅是口舌之辩,而是到了刀剑相加、血流成河的地步。所谓的“马赫迪将复临人世说”,导致了多少流血牺牲!从伊斯玛仪派(Isma’ilism)的伊玛目欧拜杜拉•法蒂米(Abdullah al-Mahdi Billah)征服非洲、埃及直至建立法蒂玛王朝,到其他的一些“马赫迪”,直到近代的苏丹马赫迪运动,都是如此。随后,鞑靼人(即蒙古人——译者)的侵袭带来了杀戮和毁坏的巨大灾难,这使得伊斯兰历史学家们在记述这些事件时惊叹不已。造成这一切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分歧。

据说,旭烈兀的到来是应大臣伊本•阿勒噶米•拉斐迪之邀,该大臣是属于拒绝派(Rafida)的什叶派人。他以为旭烈兀杀穆斯塔阿绥姆,将使情况对他有利。届时,他可以将哈里发职位移交给阿拉维派(Alawites)的人。

又如伊历920年/公元1514年,发生在位于阿斯塔纳周围的奥斯曼帝国和位于伊朗周围的萨法维王朝之间的冲突。当奥斯曼素丹萨利姆(Selim I)得知很多奥斯曼帝国的臣民,经萨法维国王伊斯玛仪派遣的德尔维什(Dervish)之手而信奉什叶派的消息后,决定出兵干涉,向萨法维国王伊斯玛仪宣战。奥斯曼军队逐城向前推进,直抵斯瓦斯萨利姆一世在此集结了14万大军,留4万人扼守通道,亲率其余部队向塔卜里兹城推进。伊斯玛仪出城迎战。两军在人数上旗鼓相当,伊朗一方有一支骑兵、数支锁子甲分队以及一支由各教派组成的敢死队。双方伤亡惨重。最终,奥斯曼人攻占了大片波斯领土,缴获了大批装备。伊斯玛仪受伤落马。索丹萨利姆进驻塔卜里兹。此战仅波斯一方就有4万将士阵亡。伊斯玛仪派(Isma’ilism)的敢死队、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同样也干过杀戮、劫掠之事6这类事例屡见不鲜。

7,什叶派人的情感

如果说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和逊尼派的教义学家们倾心于理智权威、严密的逻辑规律的话,那么什叶派人则被情感所左右。他们从感情上深爱圣门家族,憎恶与其为敌之人,他们受迫害、杀戮和拘禁他们的人的影响极深。他们不仅仅感情用事,而且要向迫害他们的人复仇,并不断试图推翻他们的统治。这些都是情感使然。至于大、小前提、演绎推理的各种形式则是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和逊尼派的色彩。各派别都有自己的特色。

什叶派的这种情感、这种尊崇圣人以及请求他们说情的思想,使他们呈现出一种鲜明的形象。所有的穆斯林可能都会受其影响*其形象表现为建造、看守、修缮、拜谒圣墓,以及请求圣人说情和频繁祈祷,并企求死后葬于一旁。如果说逊尼派人和其他穆斯林也有此习俗,那什叶派人的这种习俗则更为根深蒂固。比如伊玛目阿里在纳贾夫的陵墓……该陵墓没有遭到旭烈兀的破坏,因为什叶派曾给他以帮助,利用他来打击、迫害过他们的逊尼派。

最著名的圣陵和圣地还有卡尔巴拉,该地距巴格达88公里,那里有侯赛因陵墓,它是最宏伟窗丽、拥有最多珍品和推金诗的圣地之一。

从巴格达西、北方向进城的人会看见耸立在卡兹米耶陵墓上的四个金色宣礼塔,看见什叶派人前往这些圣陵,并在那里念诵祷告,祈求说情。

卡兹米耶陵墓修建的时间很早,后经伊斯玛仪一世翻新重建。阿伽•穆罕默德(Agha Mohammad Khan Qajar)命人给两个圆顶镀金,并对其中一个圆顶加以修复,宣礼塔塔尖也被披上了金装。

开罗的几个圣墓,如侯赛因、宰娜卜和娜菲萨等圣墓,与纳贾夫、卡尔巴拉和卡兹米耶陵墓相比,规模要小得多。

8,正如逊尼派以“六大圣训集”为根据,什叶派也有他们引以为据的专门的圣训集。这些圣训都是伊玛目和什叶派上层人士传述的。库赖尼(Muhammad ibn Ya'qub al-Kulayni)的《宗教学大全》是最著名的圣训集之一。库赖尼(Muhammad ibn Ya'qub al-Kulayni)是什叶派最早、地位最高的圣训学家。库赖尼于伊历328或329年/公元939或940年卒于巴格达。圣训的汇编者还有萨杜格•库米(Ali ibn Babawayh Qummi),号伊本•巴拜韦,他的圣训集辑录了4496条圣训;以及图西(Shaykh Tusi),他在宣传什叶派方面有很大影响,拥有众多弟子。图西于伊历385年/公元995年生于图斯,23岁时来到巴格达,后迁至纳贾夫。他在圣训、宗教本源、教法和传记方面多有著述。这些圣训集,读者开卷便知其什叶派色彩,这或许是因为在编排上与逊尼派的圣训集有所不同。此外,还有专门研究什叶派教法的穆智台希德(mujtahid)和教法学家。什叶派的教法与逊尼派的教法有些不同。读者如果有意,可参阅《光的海洋》一书。总之,什叶派和逊尼派在信仰、圣训、教法上均有不同。什叶派的穆智台希德(mujtahid)对什叶派的民意有很大的影响力,相比较逊尼派的乌里玛他们更受尊重和被神圣化,他们常常介入政治事务,废止某些政治法律。曾有一些什叶派统治者试图对他们的权力加以限制,但未能成功。

9,什叶派的部分派别

什叶派派生出众多派别,在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如伊斯玛仪派(Isma’ilism)、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赞吉派(Zanj, 非洲人)、宰德派(Zaidiyyah)。我们不妨对各派一一加以介绍。

(1)伊斯玛仪派(Isma’ilism)

如前所述,伊斯玛仪派(Isma’ilism)源于第七代伊玛目伊斯玛仪(Isma'il ibn Jafar, 760年卒),该派认为伊玛目世系只有7位,故其追随者被称为“七伊玛目派”,其中有些人被称为“阿萨辛派”,因他们在传道时要服用大麻。有些人又被冠以“菲达因”的称号。

该派在伊斯兰教的历史上势力强大,起过很大的作用,它曾是一个组织严密、消息灵通、势力强大的派别。阿卜杜拉•本•麦蒙•盖达哈(?〜874)是该派最早的首领之一,其追随者甚众。他和该派的其他领袖极为工于心计、善于谋略,他们为一个有史以来制度最为严密的秘密组织制定了原则,莫定了基础,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利用一切对阿拔斯王朝的不满情绪,团结各种人推翻阿拔斯王朝,由他们取而代之;用合适的语言和方式向每个人布道。

第二,根据人们的接受程度不同,严格区分布道的等级。对普通百姓是一种宣传;对社会上层是一种宣传;对达官显贵又是另外一种宣传。级别低的不知道级别高的宣传内容他们根据接受程度不同,分级布道,该组织的秘密只有为数很少的首领才知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该派有些发展变化。伊斯玛仪派(Isma’ilism)起初是一个温和的什叶派派别,其最大的特点是仅信奉前七位伊玛目。后来逐渐发生了变化,各种不同的教义渗透进来,分成数个各有特定工作的团组,如敢死队、专门负责布道宣教的团组等等……。他们的领袖们十分了解布道受众的心理,知道如何向阿拉伯人、波斯人、库尔德人和突厥人宣教;知道如何向没有受过教育的普通大众、知识分子和哲学家等人宣教。了解该派组织秘密和目的的人为数极少。达到领袖级别之前,该派成员必须经过数个级别的考验,每个级别的考验都很严格。在经过层层考验之后还要发忠于教义的重誓。

阿拔斯人及其后来者深知这些什叶派运动对他们的威胁,故对什叶派进行打击镇压。

面对这样的迫害和阿拔斯人的打压,什叶派人总有应对之策,他们所遭受的迫害迫使他们渗透到生活的各个角落。任何一个行业,你都会发现他们的基层组织在活动,在宣教,或者在破坏阿拔斯人的统治。如果没有突厥人这股新势力保卫阿拔斯人,他们几乎就推翻阿拔斯王朝了。这些突厥人与阿拔斯人一样信奉逊尼派教义,他们与阿拔斯人一起攻击伊斯玛仪派(Isma’ilism)人,一直将他们赶人深山和偏远地区。尽管如此,伊斯玛仪派(Isma’ilism)并没有销声匿迹,直至今日,该派仍在不同条件下时起时落、时大时小,也许采用了各种不同的名称,如巴布派(Bábism)、巴哈派(Bahá’í Faith)、德鲁兹派(Druze)等等。

(2)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

该派是伊斯玛仪派(Isma’ilism)分支派别之一。起初其中心位于库法和巴士拉之间的瓦绥特城及其周边地区。该地区杂居着阿拉伯人、奈伯特人和苏丹黑人,他们大多是穷人,对政府和地主们的盘剥心存不满,故他们响应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的号召。

该派以其创始人哈姆丹•卡尔马特(约899年卒)著称,其宣教活动也以他的名字命名。哈姆丹原为一普通农民,他受阿拉维派(Alawites)一髙级传道师派遗,代表他在该地区进行宣教。于是,他在库法附近兴建了一个新的伊斯玛仪派(Isma’ilism)宣教中心,称为“迁士之家”,作为传教布道之地,吸引了大批追随者。他对其追随者收税,用以賑济穷人和发展建设。据说他征收了大量钱财后,就分发给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中的有需之人,使他们中没有一个穷人。因此,他们也可以算得上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形式的组织。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的传道师号召人们不分宗教、阶层和种族的差别都结为兄弟……这样的号召得到追随者们的积极拥护。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的宣传自瓦绥特遍及远近阿拉伯各地,直至阿拉伯半岛南部。

后来,该派的另一领导人艾布•赛义德•贾纳比(Abu Tahir al-Jannabi)在巴林的艾哈萨必组建了一个大的分支机构,与其他各分支机构一起反对阿拔斯政权。该分支秘密发展追随者,势力达到阿拔斯王朝的统治中心巴格达。他们甚至能将哈里发宫廷中的情报送给他们的领导者,并在宮中进行秘密宣教。他们利用一切机会,比如阿拔斯人的一些恶行,或他们的某个哈里发治国不力,来削弱阿拔斯人的力量。一旦觉察到阿拔斯人的弱点,他们就进行宣教,造阿拔斯王朝的反。

该派的传教活动在哈里发穆阿泰迪德在位期间,在巴林有了很大的发展。哈里发遂派兵镇压。结果哈里发军溃败,将领被俘,士兵四散而逃,被俘者均遭杀害。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的起义者占领了巴林首府希吉尔并一举攻占了叶玛麦必和阿曼。艾布•塔希尔•苏莱曼领导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运动时,其势力大增。他们左右出击,时而进攻巴士拉和巴格达,时而进攻希贾兹,几乎战无不胜。正是这位艾布•塔希尔,攻人麦加,洗劫克尔白,杀害朝觐者。据历史学家们记载,仅那一年(公元930年),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人杀害的朝觐者就达3000人,这还不包括被饿死的和被俘虏的朝觐者w著名的语言学家、学者艾兹海里也成了他们的俘虏。艾布•塔希尔在那里擭取了数百万第纳尔,他将一部分献给什叶派的伊玛目,余下的分给他的追随者。卡尔马特人设有间谍,向他们的首领通报阿拔斯人的一切动向。加之他们劫掠路人,人们都极度恐惧,阿拔斯王朝对他们也束手无策。

伊历315年/公元927年,卡尔马特人攻下巴士拉,将其洗劫一空,人心惶恐。卡尔马特人将他们的胜利归于精神力量的支撑。的确,他们的力量在于他们对信仰的忠诚,这使他们能坚定不移,而他们的敌人,却并非为信仰而战。后来卡尔马特人再次进攻麦加。艾布•塔希尔率众杀人城中,见人就杀,城内居民和来此朝觐者,无人幸免,甚至连躲在克尔白帷幕帐軍的人也未能逃脱。艾布•塔希尔摧毁渗渗泉,让死者横尸清真寺,他在麦加驻留了6天,到处巡视,煽动部下去杀人,他说:“去杀那些异教徒、那些崇拜石块的人吧!”艾布•塔希尔和他的部下在麦加杀戮、劫掠了12天,其行径令人发指。

卡尔马特人从麦加掠走的物品中包括玄石。这块玄石被弃于艾哈萨城的一隅,无人问津。直至伊历339年/公元950年,卡尔马特人才奉曼苏尔•法蒂米(Al-Mansur Billah,法蒂玛王朝第三人哈里发)之令,将玄石归还。

这些悲惨事件过去整整一年后,阿拔斯王朝仍无力追究,更无法惩治肇事者。卡尔马特人见王朝无能,艾布•塔希尔再次进攻并占领了库法。阿拔斯王朝被迫与艾布•塔希尔签订合约,答应每年向他提供12万第纳尔时俸禄。

伊历332年/公元943年,艾布•塔希尔亡故。其继任者满足于已征服之地,不思再拓疆土。此外,当时阿拔斯王朝已落入什叶派的布韦希(Buyid dynasty)人的掌控之中,布韦希(Buyid dynasty)人与他们结交,改善了王朝与他们之间的关系。

(3)赞吉派(Zanj, 非洲人)

与卡尔马特运动类似的还有历史上著名的赞吉起义,该起义在穆斯林历史上影响巨大。

赞吉的首领于伊历255年/公元869年在巴士拉的幼发拉底河流域下游发动起义。他自称是阿里的后裔,全名为阿里•本•穆罕默德•本•艾哈迈德.伊萨•本•宰德•本•阿里•本•侯赛因•本•阿里•艾比•塔里卜。一些阿拉维派(Alawites)的人对此予以否认。当时,在这个地区有很多“赞吉”在巴士拉干着排干沼泽的重活。阿里•本•穆罕默德利用他们对劳动的不满、对财主们的憎恨以及对让他们从事这种劳动的阿拔斯政权的厌恶,将众人聚集在他的周围。他与当局的侍从有联系,能了解当局的动向。他是一个能言善辩的演说家,他掷地有声,吸引了大批黑人奴隶。他的追随者遍布艾哈萨及其周边地区。他自称是圣徒,通晓一切已知和未知之事。他鼓动人们,特别是那些年轻人追随他的主张。他给他的追随者们以希望,向他们许诺,遂贏得了众多追随者,获取了大童钱财,他将这些钱财散发给其追随者。

随着势力日强,他们洗劫海船上运载的商资,豪夺钱财无数。他们袭击巴士拉,奉阿里•本•穆罕默德之令对城内居民大肆屠杀,致使全城笼罩在恐怖之中。巴士拉城内凡幸免之人,皆因藏身于家中井底。他们夜晚才敢出来,杀狗充饥,食猫鼠,甚至吃同伴中的死者。赞吉人如此横行数年,他们占领了拜推哈和瓦绥夫,并将两地洗劫一空。最后,艾布•阿拔斯•本•艾布•艾哈迈德(Al-Mu'tadid, 后来的哈里发)集结重兵,向赞吉人开战。战争以赞吉人失败而告终。胜利者血洗赞吉人,得以逃脱的赞吉人隐名埋姓,直至最后销声匿迹。

(4)宰德派(Zaidiyyah)

宰德派(Zaidiyyah)是什叶派中最为温和的一个派系之一,他们认为阿里比艾布•伯克尔和欧麦尔更有资格继任哈里发职位,但既然大多数圣门弟子都同意向艾布•伯克尔和欧麦尔宣誓效忠,就应承认他们二人的伊玛目地位,因为圣门弟子最了解他们当时的情况。

宰德派(Zaidiyyah)不同意伊玛目隐遁说和在受迫害情况下可以隐瞒自己信仰的主张。因此,该派的很多伊玛目外出时遭到杀害。如宰德•本•阿里(740年卒)外出时就被杀害,并被钉在十字架上。之后,其子叶海亚•本•宰德继任伊玛目,前往呼罗珊,被众人围困,后也被杀害并被钉上十字架。叶海亚之后,该派事务交由穆罕默德和易卜拉欣•伊玛木掌管。两人从麦地那出发,易卜拉欣前往巴士拉,两人均被杀害。之后的各伊玛目,都宣称艾布•伯克尔和欧麦尔哈里发地位的合法性,认为比阿里稍“逊色”的人也能继位。

伊玛目宰德曾师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创始人瓦绥勒•本•阿塔(Wasil ibn Ata)(699〜749),向其学习宗教原理,故宰德派(Zaidiyyah)与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甚为相近。舍赫拉斯塔尼(Al-Shahrastani)(1086〜1153)说,宰德一伙人都属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

因此,宰德派(Zaidiyyah)在某些问题上与什叶派的其他派别有所不同。由于他们的温和,在伊斯兰教的历史上他们没有发动过激烈的运动。

他们的一位名叫卡西姆的领袖于1633年将土耳其总督逐出也门,建立了宰德派(Zaidiyyah)政权。1849年,土耳其人再次入侵,又恢复了土耳其人的统治,直至1904年,叶海亚伊玛目(Yahya Muhammad Hamid ed-Din)发动起义。但是,土耳其人直到1911年才承认该政府的独立。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年,土耳其人才完全撤出也门。今日也门王国属宰德派(Zaidiyyah)。

宰德派(Zaidiyyah)有很多自成体系的关于宗教原理、圣训和教法学的著作。舒卡尼(Al-Shawkani)是该派后期著名的伊玛目之一,他写了很多关于宗教原理和教法学的著作。

(5)法蒂玛王朝(909〜1171)

什叶派终于获得机会实行统治。最著名的什叶派政权之一当属位于马格里布、埃及、沙姆地区的法蒂玛王朝,其统治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建立了一个疆域辽阔的领地,他在埃及传播民族主义精神,甚至认为埃及是一个独立的王国。纳赛尔•胡塞鲁(Nasir Khusraw)游历至此,将其推述为一个具有高度文明的国度。

什叶派人以类似于古代波斯的统治制度来治理国家,他们大力鼓励科学、文学和艺术,兴建了很多图书馆。他们的建筑一直是宏伟的伊斯兰建筑艺术的杰作。此外,还有那些流传至今的精美的古董珍品。

因此,尽管法蒂玛王朝统治埃及人很长时间,但却未能让埃及人都信奉什叶派,萨拉丁轻而易举地使他们重回逊尼派信仰。

(6)什叶派文学

什叶派曾拥有两个大国,一为在马格里布、埃及、沙姆的法蒂玛王朝;一为在波斯、伊拉克的布韦希(Buyid dynasty)王朝。两个王朝都有繁荣的文明,有诗歌、艺术和科学。

法蒂玛王朝以诗歌见长,伊本•哈尼(Muhammad ibn Hani al-Andalusi al-Azdi)为始作俑者,他的诗全部是对法蒂玛王朝哈里发的颂扬,哈里发们对他则是赞赏有加

欧玛拉•叶曼尼(Umara bin Abi al-Hasan al-Yaman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mara_bin_Abi_al-Hasan_al-Yamani

法蒂玛人建图书馆,鼓励、重视翻译。他们捐钱以抄写图书,以致指挥馆中的誊抄者、阅读者人涌如潮。在艺术方面,艺术品在宫廷中比比皆是,这可以从萨拉丁时期从宫中流散出的珍宝数量和变卖情况得到佐证。除此之外,让我们大为惊叹的还有他们的节日庆典,如开斋节、宰牲节举办的盛筵等等。总之,法蒂玛人给我们留下了一份注重科学、文学和艺术的传久远的文明。

布韦希(Buyid dynasty)王朝同样重视学术与文学。起初,该王朝固守波斯文学,但不久就深深地爱上了阿拉伯文化,并涌现出了一些像阿杜德•道莱(936〜983)那样的国王,出现了国王与学者、诗人一起吟诗论文的盛景。大臣们纷纷效仿国王,都热心起文学来。其中最著名的是被誉为“四极”的伊本•阿米德(970年卒)、萨希布•本•阿巴德(Sahib ibn Abbad)(938〜995)、宰相姆海莱比、伊本•萨阿丹。这四人个个声名显赫,各有所长,吸引了众多文人学者。

在什叶派的文学遗产中,还有谢里夫•里达(Al-Sharif al-Radi)的诗歌,他诗集中的内容多与什叶派有关。

米哈耶尔•戴莱米(Abu’l-Hasan Mihyar al-Daylami)也是什叶派诗人,他写了很多什叶派诗歌。

萨希布•本•阿巴德(Sahib ibn Abbad)写有约1万句赞颂圣裔家族美德、攻击其敌人的诗。

艾布•伯克尔•花剌子密(AL-KHWARAZMI, al-Khatib,可能是)是什叶派著名作家之一,他是一位对穆圣族人特别有感情的人,他以手中之笔为武器与对手论战。他的什叶派立场对他的文章有很大影响,他不放弃任何一个可利用的机会,或攻击他的论敌,或赞美什叶派领袖,或表示对圣裔家族所受到的不义、杀害、被剥夺权力的哀伤与悲痛。

总之,什叶派文学在悲愤、恸哭及颂扬哈里发的题材上留下了丰富的文学财富。我们说什叶派文学,也指一种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文学,因为布韦希(Buyid dynasty)文学既是什叶派文学/又是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文学。

——————————

第四篇 苏非主义

1,苏非主义的产生

苏非是一种主义,不是像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什叶派或逊尼派那样的独立派别,因此,某人既可以是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人,又是苏非主义者;也可以同时是什叶派人和苏非主义者;或者同为逊尼派人和苏非主义者,甚至一个苏非派人也可能是基督教徒、犹太教徒或佛教徒气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如先前的法赫鲁丁•拉齐(Fakhr al-Din al-Razi)(1149〜1209),那样,为苏非主义者单列章节予以介绍。

有人在书中将苏非主义归入逊尼派的一个支派。

关于“苏非”一词的词源有不同说法,一说源自“苏法”,一说源自“萨法”(阿拉伯语音译,意为洁净、纯正)—说源自“苏非耶”,希腊语,意为“智慧”;一说源自“苏夫”气我们倾向于认为它源自“苏夫”,因为该派成员起初身着粗羊毛织衣,俭朴禁欲;同时,我们还认为他们起初是以伊斯兰教作为根基的。苏非主义最初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禁欲和爱主。《古兰经》中有很多经文要求在现世禁欲,贬低现世……

苏非主义的第二个基石是热爱真主。在伊斯兰教开疆拓土之后,各种文化混杂在一起,希腊哲学,尤其是新柏拉图主义、基督教、佛教和祆教在伊斯兰帝国盛行,于是这种禁欲和神爱被哲学化了,这些宗教的一些教义便渗入了苏非主义。

2,何为苏非主义?

那么什么是苏非主义呢?伊本•赫勒敦将苏非主义的要素归结为四点:

(1)苦修及由此产生的体验、直觉以及对行为的自省。

(2)从精神世界得到的启示与真理。

(3)现世中的行为及各种品德。

(4)苏非长老所说的一些字面含糊的词语,是不能按常规理解的。人们对此莫衷一是,有反对的,有珍爱的,有阐释的。

苏非主义更多地依赖体验和直觉,很少依赖逻辑。在他们看来,理智是无用的工具,如果理智能知晓事物表象,那么它绝不能揭示真相,因为理智只了解知觉所感知的事物,即它只能了解事物的表象,至于事物的真相、其存在的本体,则是它永远力不能及的。苏非主义具有赞美真主、畏惧真主,深感内心软弱,完全顺从真主强大意志和绝对信仰真主独一的特点。

(1)拉比阿•阿德维娅(Rabia of Basra),其名字就证明她是阿拉伯人,她是当时的知名人士。她幼年丧父,因巴士拉发生饥荒,被卖为奴。她的主人因其通宵达旦勤于礼拜而对她赞赏有加。她于伊历235年/公元849年去世。

(2)伊历2世纪苏非主义初创之时,并没有供苏非主义者集会的清真寺或供他们履行仪式的专门场所,他们是分散的个体,或许有些人有弟子追随。很多苏非主义者云游四方,诵读《古兰经》,不停地赞念真主。这一时期,我们看到艾布•叶齐德•比斯塔米(Bayazid Bastami)经常谈论与真主的联系和对真主的想念。他开创了后来成为苏非主义基石之一的思想,即“寂灭于主”的思想。艾布•叶齐德为波斯人。寂灭的思想原为佛教的古老思想,佛教徒称其为“涅槃”。

“寂灭”思想是苏非派的通用概念。“寂灭”有不同的级别和表现形式:第一是精神上的道德转变,即摒弃一切欲念;第二是拋开意念中的一切存在,专心想念真主。前者属心理层面,后者属思维层面。然后是无任何思想意念,无意识地想念真主。最高境界则是失去个体意识而与真主永存。

(3)渗人苏非主义的可能还有基督教元素。有很多传闻说有一些苏非主义者和基督教的修道士有过接触, 有很多关于苏非主义的传说,称苏非派人宿住基督教徒的修道院,并传述《新约》的经文。人们认为苏非主义从基督教吸收的东西是:穿粗毛织衣,因为很多修道士都穿这样的衣服,以及神爱说。

新柏拉图学派也被认为是苏非主义的来源之一。很多新柏拉图学派的著作被翻译成古叙利亚文,后又从古叙利亚文再译成阿拉伯文。新柏拉图学派的大部分思想来自普罗提诺(Plotinus),普罗提诺(Plotinus)生于埃及,公元3世纪时前往罗马。

正如很多东方学者所说,艾布•叶齐德•比斯塔米(Bayazid Bastami)将佛教的“寂灭”思想引人苏非主义,其他人则引人了其他思想。东方学者们之间的分歧在于各种思想引人的程度。有人认为基督教的成分多,有人认为新柏拉图学派的成分多,有人则认为佛教的成分多。

3,苏非主义的发展

总之,苏非主义发端于伊历2世纪,并在之后的数个世纪中不断发展,这是毫无疑问的。

(1)祖努•米斯里(Dhul-Nun al-Misri)(约796〜860)

祖努也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他生于埃及的艾赫米姆城,据传他是努比亚人。他的言辞表明他是一个涉猎广泛的人。祖努以精通炼金术著称。炼金术在那个时代与巫术混杂,据说他喜欢在古埃及神庙中徘徊徜徉,凝视上面刻着的古埃及的象形文字。祖努声称自己能解读这种充满神秘与智慧的文字。

总之,伊历2世纪时,苏非主义还未形成一个组织严密的体系,他们还只是分散于各地的一些小团体,或许每个苏非长老都有追随他的弟子。

祖努•米斯里(Dhul-Nun al-Misri)之后,苏非主义的著名代表是赛利•萨格推(Sari al-Saqati)(伊历253年/公元867年卒)。据说他是第一位在巴格达讲述神学真理和认主独一的人。赛利•萨格推(Sari al-Saqati)之后,便是祝奈德•巴格达迪(Junayd of Baghdad 伊历297年/公元909年卒),他是第一位建构苏非含义,并著书阐释之人。至伊历4世纪,苏非主义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更成体系了。

早期的苏非主义者尽管有他们自己的功修,但他们仍按时履行宗教礼仪。后来,一些苏非主义者中出现了不严格遵守宗教礼仪的倾向,好像是苏非主义者和真主之间的这种苏非主义的联系使他们不必再履行原来的宗教礼仪了。

4,万有单一论

万有单一论(一译存在单一论)是苏非主义者很早就提出的主张,万有单一论的含义是世界与真主同一。

“入化”说认为真主与世界是融合的,真主和世界内在的作用力是同一的。而“万有单一”论者则认为世间不是二元存在,而是一元存在。真主就是世界,世界就是真主。因此,该派被称为“单一派”,伊本•泰米叶(Ibn Taymiyyah)(1263〜1328)称其为“统一”派,即真主与世界的统一。

5,宗教宽容

很多苏非主义者都宣称万有单一论,他们对不同的宗教持最为宽容的态度。因为他们认为宗教差异只是表面上的差异,其本质和核心都是为求主道,目的是一致的。只要爱主的目的一致,方法不同并不重要。

6,安萨里(1058〜1111) (Al-Ghazali)

伊历5世纪诞生了一位伟大的人物,他留下了前人不曾有过的浓墨重彩,对伊斯兰世界乃至非伊斯兰世界都产生了重大影响,此人便是安萨里。安萨里天资聪颖,学识广博,通晓哲学及什叶派教义,或者说他通晓内学派(Batiniyya)、沙斐仪教法学派和苏非主义。此外,他还极善言辞,其《宗教学科的复兴》一书足以证明这一点。在他之前,教法学家和苏非主义者,尤其是苏非主义者和艾什尔里(Al-Ash’ari)派之间的纷争甚嚣尘上安萨里出而调解,使双方很多学者得以接受对方的观点。安萨里最初在尼扎姆•穆勒克(Nizam al-Mulk)(1018〜1092)大学任教。他于伊历450年/公元1058年出生于图斯,其父传授给他苏非主义思想,并将他托付给一些苏非主义学者。成年后,他开始学习教法,先后在久尔加尼和内沙布尔求学,曾师从艾布•哈桑•艾什尔里(Al-Ash’ari)的后继者两圣地教长”艾布•麦阿利•朱韦尼(Al-Juwayni)(1028〜1085)。当时的尼扎姆•穆勒克(Nizam al-Mulk)大学和他宽大的府邸,学者和教法学家如潮水般纷至沓来。

安萨里使整个伊斯兰世界都接纳了他的主张,人们变得不再像过去那样以光怪陆离的眼光看待苏非主义者。或许正是从那时起,逊尼派人才开始承认圣徒与奇迹。

安萨里对非伊斯兰世界也有影响。因为中世纪时,他的一些著作被译成拉丁文,犹太教也从其哲学中获益。犹太教徒用他的《哲学家的矛盾》和《哲学家的目的》两本书来回击当时的一些哲学家。

安萨里在《宗教学科的复兴》一书中研究了知识、信仰原则、生活状况、社会礼仪、内心默想以及心灵的美妙,最后他研究了苏非主义的教义,如忏悔、坚忍和爱等等。简而言之,他将全书分为4个部分:宗教功修、礼仪习俗、修身与信仰和伦理道德。

7,轴心论

我们必须得谈一谈苏非主义最重要的教义之 轴心论,它对穆斯林历史有着重要影响。苏非主义者称:“‘轴心’就是处于独一地位的可能的完人,或是真主目光亘古投注的唯一之所。世间万物围绕它而运行,它和显现或未显现的助手隐匿于世间,就像灵魂隐匿于躯体一般,并向至高和最低的世界流溢出生命之灵魂:它在芸芸众生之中,并控制着它们,被陚予维系、关照它们的责任。它终生如此,直至归主。其后,真主从比他次一品级的3位圣徒中选择一位以接替他,这些圣徒是支柱,是接替者,共有40位。‘轴心’被称为隐匿的救助,也可被称作‘轴心之轴心’,它是先于其他‘轴心’以及幽冥世界和可见世界一切存在而存在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它的轴心地位并不是从在它之前或之后的其他轴心处获得的,它是从原先的‘支柱’变为‘轴心’的,但它自亘古以来是唯一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恰恰证明了一个真乘(Haqiqa),即穆罕默德的真乘(Haqiqa)。”

8,苏非文学

(1)苏非主义的文学创作丰富,且富有特色。苏非文学始于伊历2世纪初,并一直延续至其后的数个时代。其特点是:高度的精神性、深刻的心理内涵、绝对服从强大的真主意志、丰富的想象以及语意含混和极富象征意义。

苏非文学是两股不同种族的产物,一是闪族人,其代表是阿拉伯苏非文学;二是亚利安人,其代表是波斯苏非文学。这两个种族在苏非、生产和性情上差异巨大。尽管讨厌种族特性的说法,但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也承认,闪族人鉴于其生存环境,通常是强于感觉而弱于想象;而亚利安人因生活在自然景观雄伟壮丽奇特的地区,故想象丰富,内心敬畏自然力量的伟大。亚利安人善于推写内心思绪,而闪族人则长于对事物现象进行比喻。

遗憾的是阿拉伯文学对推介苏非文学作品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而仅仅满足于一些世俗文学——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而东方学家,则更多地关注其历史沿革,而不是其題材和艺术性。此外,苏非主义的著作本身也需要进行筛选,去摘取其深藏于海洋之中的顆顆明珠和奇葩。

(2)苏非文学的发展阶段

苏非文学的发展可以分为3个阶段:第一阶段为自伊斯兰教问世至伊历2世纪中叶。我们所知道的这个时期的苏非文学,都是一些宗教格言警句和道德伦理,它宣扬美德,号召人们听从真主的支配和安排,守贫禁欲,勤于功修。总之,这个时期的苏非文学为我们推述了该时期信仰之简朴与迷茫。

第二阶段为自伊历2世纪中叶至伊历4世纪。这个阶段表现出了阿拉伯民族与其他民族融合后产生的影响,神学思考的范围也随之扩大了。随着教义学的发展,信仰开始在人们心中扎根。这个时期,哲学中出现了新的元素。

第一、二阶段的苏非文学主要是散文,尽管在第二阶段出现了少量的诗歌。苏非主义的术语也是在第二阶段开始形成的。

第三阶段一直持续至伊历7世纪末8世纪中叶。这是苏非文学的黄金时期,这个时期诗歌和哲学大为兴盛,诗歌形式多样,几至巅峰,尽管有时语焉不详,但大多流畅明了。而哲学则可称为最为深刻和精确之神学,其含义崇高之极致。

(2)祈祷词

苏非文学如同世俗文学一样丰富多样,有格言,有小说,也有诗歌,它关注更多的是一些特定的題材,如爱、密语、虔敬、对生计的轻视、圣徒的品性,以及对尘世的贬斥和苦行禁欲等等。

(3)苏非诗歌

苏非文学除了有优美的散文、风趣的短篇故事,还有美丽的诗歌;苏非主义者还有一种有趣的文学形式,即苏非贤哲之间的书信往来。他们称学问不过有二,问和答。 

——————————

附录 伊历6世纪至近代启蒙时期学术、文学活动及宗教派别的历史

1,导言

随着伊历5世纪的结束,阿拉伯世界的学术、文学和艺术活动也几乎销声匿迹了。或许在伊历6世纪,还有一些创造和革新,之后的伊历7世纪至启蒙时期,则几乎都是在重复前人,或收集汇总,或分而述之,鲜有例外。

笔者看来,其原因如下:

第一,成就阿拉伯伟业的阿拉伯成分几乎消失殆尽,波斯、土耳其成分占据上风。波斯成分起初学习阿拉伯文化,最终融入阿拉伯文化之中。

之后,波斯人开始表现出对他们自己的语言和文化的狂热偏执情绪,很多波斯人像布韦希(Buyid dynasty)人那样反对学习阿拉伯文化。他们偏执于波斯语,鲜有人像阿杜德•道莱那样精通阿拉伯语。土耳其人继波斯人之后更远离阿拉伯语和阿拉伯文化。特别是阿拉伯学术和文学是贵族化的,而不是平民的,因为学者文人只有从王公将相那里才能得到封赏,他们不可能从人民大众那里求得生活之资。当这些王公将相连阿拉伯语都说不好,弄不懂学者文人所说的学问时,学术及文学地位便下降了。但我们必须仔细观察,我们看到学术和文学在波斯人、土耳其人及其他外族人入侵之后,仍继续繁荣兴盛,这是惯性使然,而不是因为他们的推动。因为学术、文学不会迅速消亡,而是会持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这也解释了学术、文学在伊历5世纪复兴、伊历6世纪仍苟延残喘,之后才寿终正寝的原因。

第二,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曾高举思想复兴的大旗,他们最强有力的原则是理性权威说。后来该派被镇压,伊斯兰世界从此禁止理性思维,而遵循传述的原则,圣训学家的方法成为整个伊斯兰世界普遍的教育方式。传述的方法自然培养不出革新和创造,培养的只是后人对前人的重复叙述。随着时间的推移,前人加在后人肩上的包袱越发沉重,改革创新也越发贫乏无力。

第三,鞑靼人对伊斯兰世界的人侵,这是一种破坏性、毁灭性的入侵。

第四,穆斯林中普遍存在的强烈的宗派主义:教法学家和苏非派之间、穆阿台及勒派(Muʿtazila)和逊尼派之间、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沙斐仪、哈乃斐和罕百里等教法学派之间,以及其他各派之间相互攻击,对此已有前述。遗憾的是,这些派别之间的分歧不仅仅限于学者这个特殊阶层,人民大众也参与其中。而人民大众往往思想狭隘,缺乏宽容,从而引发了深重的灾难,惨痛的后果。

第五,当学者们看到国土被毁,学术和学者蒙难,他们对学术的热枕自然就减弱了,心气也就没有了。

2,百科全书的编纂

上述这些原因阻碍了学术活动的发展,扼杀了文化复兴的到来,致使原本可有数十位大学者同时辈出的时代成了相隔数代才有一位问世。由此造成的直接后果是埃及取代伊拉克成为学术活动的领袖。因为埃及蒙真主保佑,免遭鞑靼人的破坏,生活在相对平静的环塊之中。学术只有在安宁的环境下,才会成长发展。

效仿前人,不思创制之风的最重要的表现之一,是学术创作由撰写创新的著述转而编纂百科全书,因为百科全书的性质就是收集零散之说,这需要更多的勤奋和毅力,而不是大智慧、大头脑。

埃及人努力编纂的百科全书流传至今的有3部,一部是努韦里(Al-Nuwayri)30卷的《文苑观止》,该书写于马立克•纳赛尔•穆罕默德•本•盖拉温(An-Nasir Muhammad)在位期间…… 

盖勒盖山迪(Al-Qalqashandi)写了一部名为《夜盲者的曙光》的书,共14卷。

盖勒盖山迪(Al-Qalqashandi)是盖勒尤比亚省盖勒盖山达镇人,麦穆鲁克王朝(Mamluk Sultanate (Cairo))文牍处长官,故他在书中涉及了所有书记官们所需要的知识。

伊本•法德勒拉•欧麦里(Shihab al-Umari)与努韦里(Al-Nuwayri)是同时代人,他撰写的百科全书名为《目极所见》,涉及历史、地理和传记,共20多卷。

此外,还有一些专门的百科全书,比如达米里(Al-Damiri,伊历808年卒)的《动物生活》……

赛卡基(Siraj al-Din al-Sakak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iraj_al-Din_al-Sakaki

萨阿德丁•塔夫塔扎尼(Taftazan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aftazani 

3,文学

总体而言,受环境影响最大的大概是文学和艺术。巴格达沦陷之后,埃及受麦穆鲁克王朝(Mamluk Sultanate (Cairo))的统治,一直持续至伊历923年/公元1517年。麦穆鲁克时期,哈里发职位经拜伯尔斯(Baibars)之手自巴格达移至开罗,阿拉伯人不问政治、军事,只问农业、工业,以求生计,把政治、军事事务都交给麦穆鲁克人。毫无疑问,这是对阿拉伯民众心理的弱化,使他们趋向平静。这是阿拉伯人衰落的重要因素之一。

但从另一方面看,麦穆鲁克人对语言并不抱有偏执情绪。因为他们来自不同地区,操不同语言,故他们不得不学习阿拉伯语以获取民心,同时也不得不接近学者,因为学者是沟通民众和素丹的中介。但由于标准阿拉伯语的难度大,又仅在学者之间使用,所以麦穆鲁克人讲的是阿拉伯土语,而不是标准阿拉伯语。因此,这个时期土语文学盛行,出现了民间故事和民歌。显而易见的是,当伊拉克、叙利亚和安德鲁斯的逃亡者逃至埃及后,他们被埃及所消解,埃及对他们的影响要大于他们对埃及的影响,这是埃及众所周知的一大特色,它甚至将征服者都消解了。但伊历923年,奥斯曼人继麦穆鲁克人之后对埃及的占领使情况恶化,科学和文学开始急剧倒退……

(1)萨斐丁•希利(Safi Al Din Al Hilli,1277〜1349)

这个时期,第一位让我们看到略有新意的诗人大概是萨斐丁•希利(Safi Al Din Al Hilli)。他原箱伊拉克,名叫阿卜杜•阿齐兹•本•赛拉亚,伊历677年生于幼发拉底河河畔的希莱城,曾效力于阿尔图格(Artuk Bey)王朝(Artuqids)。该王朝由麦穆鲁克王朝(Mamluk Sultanate (Cairo))素丹——塞尔柱系的阿尔图格(Artuk Bey)创建。萨斐丁•希利于伊历726年/公元1325年素丹马立克•纳赛尔•本•盖拉温在位时期被掠至开罗。

萨斐丁开创了赞颂先知(愿真主賜福给他,并使他平安)的修辞诗,他在诗中糅入当时所有的修辞手法,每行诗运用一种修辞格式。之后,萨斐丁同时代的伊本•努巴塔(Ibn Nubata)也写了这类修辞诗。

卒于伊历789年/公元1387年的阿兹丁•毛绥里(ʿIzz al-Dīn al-Mawṣilī),更在其诗中嵌入了修辞手法的名称。

卒于伊历837年/公元1434年的伊本•希贾•哈迈维(ibn Hijja al-Hamawi)也写了他的修辞诗。

以诗歌闻名的还有蒲绥里(Al-Busiri, 1213〜1296),他因写赞颂穆圣的诗歌而著称,如《斗篷颂》和《哈姆宰的韵律诗》。《斗篷颂》家喻户晓,深受人们喜爱,成为颂扬先知诗歌的典范。

(2)故事和散文

这个时期的文学种类还有故事。民间故事由于与人民大众产生共鸣而发展最为迅速,故在十字军战争和麦穆鲁克王朝(Mamluk Sultanate (Cairo))时期,《一千零一夜》中的故事又有所增加,如麦阿鲁夫和他妻子法蒂玛的故事,其情节表明该故事是新编撰的;又如艾布•吉尔和艾布•绥尔的故事,更是最新的创作。其中有些故事表现出叙利亚方言的特色,有些则表现出埃及方言的特色。

(3)伊本•赫勒敦(1332〜1406)

伊本•赫勒教成名的最重要著作是他论述哲学、历史和社会的《历史绪论》,该书的精华在于他对文明本质的论述。伊本•赫勒敦在书中讲述了他所观察到的游牧人、定居人、生计途径、生活状况、手工业、学术、气候对人类道德的影响。他认为游牧、定居生活的持续是自然的,游牧生活要先于定居生活,野蛮民族更容易征服其他民族,城市的桎梏在于骄奢淫逸、纸醉金迷,一个民族越野蛮,其君主心胸就越宽广,被征服民族一定会去模仿征服者,如此等等……

4,语言、句法和词法

(1)语言

语言方面,不过是后人对前人工作的汇集或缩编,无创新可言。该时期编著的最著名的语言辞典是伊本•曼祖尔(Ibn Manzur)20卷本的《阿拉伯语大词典》,其中收集了艾兹哈里(al-Azharī, Abū Manṣūr, 895〜980)的《规范语言词典》、伊本•赛义达(Ibn Sidah)的《精编辞海大全》、焦海里(Ismail ibn Hammad al-Jawhari)(1005年卒)的《词语精华》、伊本•杜莱德(Ibn Duraid, 837〜933)的《词语总汇》和伊本•艾西尔(Majd ad-Dīn Ibn Athir, 1149〜1210)的《词语观止》等词典的内容。

《辞海》的作者马吉德丁•菲鲁扎巴迪(Fairuzabadi, 1329〜1415)同样也是如此。

苏尤蒂(Al-Suyuti)或许最能体现我们先前提到的该时代的特征。他广搜集、多著述、少创新。

(2)语法和词法

我们所谈论的这个时期在语法领域出现了两位大语法家,一位是伊本•马立克(Ibn Malik)另一位是伊本•希沙姆(Ibn Hisham, ʻAbd Allah ibn Yusuf)。

5,教法

教法方面,每个教派都涌现出很多杰出的教法学家。但我们看到已经关闭的创制之门,尚有一点点缝隙让教法学家利用。但是缝隙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窄,直到最后完全关闭,摆在教法学家面前的只有仿效各教法学派的大教长一条路了。

宗教学者的地位

应当指出的是,宗教学者在麦穆鲁克王朝(Mamluk Sultanate (Cairo))和奥斯曼帝国时期地位显赫,民望甚商,因为他们是联系人民和素丹的中介。

6,历史

人物传记方面的历史学家有伊本•赫里康(Ibn Khallikan, 1211〜1282),他是这个时期早期的著述者之一。伊本•赫里康记述了除圣门弟子和哈里发之外的学术、文学、制造和财政等方面的著名人物,伊本•赫里康卒于伊历681年/公元1282年。后由伊本•沙基尔•库图比(Ibn Shákir, 伊历764年/公元1362年卒)作了增补,补人了一些伊本•赫里康所舍弃的名人,以及其死后至他那个时代的人物,该书名为《人物传记补遗>。

伊本•塔巴推巴•奈齐勒•摩苏尔于法赫鲁丁•伊萨时代写了一本献给法赫鲁丁的书,取名《法赫里》,书中展现了自伊斯兰帝国创立之初至阿拔斯王朝灭亡的历史。伊本•塔巴推巴于伊历701年/公元1301年在摩苏尔写成该书,他是一个什叶派人,故该书也染上了什叶派的色彩。

艾布•菲达(Abu'l-Fida)-《人类历史纲要》生于伊历672年/公元1273年,卒于伊历732年/公元1331年。

以人物传记,尤其是圣训学家传记著称的是舍姆斯丁•宰赫比(Al-Dhahabi),他生于大马士革,曾周游众多地区,会见那里的学者,为他们作传。著名的传记家还有哈利勒•本•艾贝克•萨法迪(Al-Safadi),他以26卷本的大型人物传记《名人全传》著称。

哈利勒之后是伊本•凯西尔(Ibn Kathir 伊历774年/公元1372年卒),他著有名为《始与末》的巨著,记述了自创世至伊历767年的历虫。同时期的历史学家还有埃及的伊本•弗拉特(Ibn al-Furat),他生于伊历735年/公元1334年,写有一部多卷本的巨著,该书的重要性在于它是十字军战争极有价值的参考资料。伊本•弗拉特卒于伊历807年/公元1404年。

伊本•凯西尔(Ibn Kathir)之后是伊本•赫勒敦,他的《历史绪论》奠定了历史学的基础。他的生平、显赫的地位和周游诸国的经历使他能够参透事物本质,将各种事件联系起来,了解前因后果。因此,他能够从个别推及一般,总结出理论,并用于分析历史事件。伊历767年/公元1365年,伊本•赫勒敦写出该书初稿,之后他终其一生对其进行修订。

伊本•赫勒敦之后是他的学生麦格里齐(Al-Maqrizi),麦格里齐原籍巴勒贝克,后随其父迁至开罗。他撰写了多部历史著作,如弗斯塔特史、法蒂玛王朝史和麦穆鲁克王朝(Mamluk Sultanate (Cairo))史,以及穆圣的生平等等。他还关注一些特殊问题,如撰写了《经济危机》、《瘟疫史》等。麦格里齐最著名的著作是被称为《劝善与尊重》的《埃及志》,该书视野广阔、引文丰富,但有时引文不问出处,且不加批判。尽管如此,该书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財富,没有它,很多史料我们便无从查找。麦格里齐从他的老师伊本•赫勒敦那里获益匪浅。

伊本•阿拉卜沙(Ahmad ibn Arabshah, 伊历791〜854/公元1388〜1450)为帖木尔•兰格作传,题为《帖木尔奇闻录》。伊本•阿拉卜沙(Ahmad ibn Arabshah)是大马士革人,在帖木尔•兰格攻占叙利亚时沦为俘虏,被遗送至撒马尔罕,后从撒马尔罕转至花刺子模及其他地区。伊本•阿拉卜沙得益于这样的经历,写就了关于帖木儿的历史。他还写有《哈里发的水果与风雅人的戏谑》一书。用哈吉•哈里发(Kâtip Çelebi)的话说,这是一本类似于《卡里莱和迪木乃》的政治寓言集,它也是以动物的口吻讲述故亊。

艾布•麦哈辛•本•台格利•拜尔迪(Ibn Taghribirdi,伊历874年/公元1469年卒)著有《群星灿烂——埃及和开罗编年史》一书,这是一部编年体史书,记载了自阿拉伯人征服埃及至伊历857年/公元1453年之间的历史。

麦盖里(Ahmed Mohammed al-Maqqari, 伊历1041年/公元1631年卒)的著作《芬芳集》(《利萨努丁•本•海推布传记》)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安德鲁斯及其名人的历史;第二部分专门介绍利萨努丁•本•海推布(Ibn al-Khatib)的生平、他的老师以及和他接触过的人。书中有许多关于安德鲁斯的珍贵史料。

我们看到,穆斯林在各种历史著述方面非常活跃,还有很多我们未曾提及的或简或繁的历史著作。由于著述历史相对容易且有乐趣,所以著者甚众。

7,苏非派

苏非派或许是唯一在巴格达沦陷之后较之前获得更大发展的一个教派。其原因大概在于该派不需要理性思考,只需用心去感受。于是,苏非派的队伍扩大了,因为人们已经失去了今生,只能指望后世了。他们对尘世的社会公正感到绝望,只能寄希望于天园。他们不敢反抗统治者,要求实现公正,他们只满足于平安无事,他们辨别真伪的能力减弱了,头脑中充满了迷信和幻想。但他们喜乐的天性并未消失,并把它带入了苏非派,他喜欢歌唱、音乐、舞蹈和魔术。他们弄不清因果之间的关系,于是就转向苏非派信徒,向他们祝福,以满足自己的需求,并通过他们叩响天园之门。于是道统、苏非长老、自诩的圣徒遍布全国。总而言之,在苏非生活中,心灵可以得到慰藉和安宁。

这样的环境还造就了一些著名的苏非,他们集苏非思想和文学修养于一身,他们以其苏非思想和诗歌滋养着人们。如用阿拉伯语写作的伊本•阿拉比(Ibn Arabi)(1165〜1240)和伊本•法里德(Ibn al-Farid)(1181〜1235),用波斯语写作的哲拉鲁丁•鲁米(Rumi)(1207〜1273)就是这样做的。

(1)完人思想(Al-Insān al-Kāmil)

我们发现这个时期有很多谈论穆罕默德真理的言论,这些言论对穆罕默德作了奇怪的形容,极大地偏离了《古兰经》以及直传弟子和大再传弟子对穆罕默德属性的描述。《古兰经》中推述穆圣具有人类的一切属性,他会愁眉不展,也会迷误缪妄,他是被造之物,他亦有寿限……等等。苏非派改变了这一形象,他们称穆罕默德的存在具有永恒性,他们说,真主的第一造化物是穆罕默德的精神,或者如什叶派所说的,是穆罕默德之光——以阿丹(亚当)及其以后的众先知形象出现的穆罕默德之光,继而又在阿里及其后裔身上出现。苏非派信徒则称,穆罕默德之光是真主吹入阿丹的神的灵气。他们说,穆罕默德真理是生命的本初,其中心在尘世。从这个意义上说,穆罕默德真理是一切事物及其生命的实在,是真主和其仆人之间的中介,是流溢至认识真主者神智的本源……等等。苏非派信徒从此意义上称穆罕默德为“完人”。阿卜杜•凯里姆•吉利(Abd al-Karīm al-Jīlī)(又称吉拉尼)对此曾著有一本埋为《神智始末中的完人》的书,他在该书的前言中写道既然人的完美在于尽可能认识真主及其对人类的恩惠,我撰写了这本考证周全、研究精到之书。我以明示立书,以真善论题接着他又说,他写完之后把所写的东西扯成碎片。然后,真理命他将其显现,于是他照办了云云。

“完人”思想、穆罕默德真理以及穆罕默德精神在苏非派中有着重要作用。

(2)伊本•阿拉比(Ibn Arabi)和伊本•法里德(Ibn al-Farid)

前者是穆哈伊丁•穆罕默德•本•阿里,有时被称为哈提米,号伊本•阿拉比,阿拉伯地区东部的人称他为伊本•阿拉比,以和艾布•伯克尔•伊本•阿拉比(Abu Bakr ibn al-Arabi)相区别。安德鲁斯人则称他为伊本•阿拉比。他于伊历560年/公元1165年生于穆尔西亚,在塞维利亚接受启蒙教育,后赴东部朝觐,从此再未返回安德鲁斯。他在希贾兹长住了一段时间后,到达埃及,后游历巴格达、摩苏尔和罗马诸地。时值十宇军战争时期,受其影响,他号召穆斯林进行圣战。

伊本•阿拉比创作了许多苏非派的诗歌和散文,最著名的有《麦加的启示》、《智慧的珠宝》和《备忘录》。他被很多人冠以“伊斯兰大长老”之名。其《麦加的启示》收录了他大部分苏非观点,该书分为6章,第一章“神智”、第二章“交往”、第三章“状态”、第四章“品级”、第五章“神爱”、最后一章“阶段”。伊本•阿拉比说,他所写的东西是在痴迷修行的状态下以启示的方式获得的。

奇怪的是伊本•阿拉比在教法上属扎希里教法学派(Zahiri),而他关于苏非派的著述却是最彻底的内学隐义派。他说:“这个世界的万有是由图像和灵魂构成的。”他所说的“图像”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物质”;而“灵魂”,亚里士多德则称之为“图像”。人由于蕴藏了体现真主属性和名宇的力量,故在这些等级或图像中处于最高级别,人就供镜子一样折射出真主的实在和本体。伊本•阿拉比有很多关于万有和寂灭的言论。

至于伊本•法里德(Ibn al-Farid),则是欧麦尔,号沙拉夫丁,原籍哈马,伊历576年/公元1181年出生于开罗,卒于伊历632年/公元1234年。被誉为“爱者之王”。他喜欢独居禁欲,习惯每天去穆盖泰姆山。收录在他诗集中的诗歌堪称他的巅峰之作。

当时反对派的领袖是伊本•泰米叶(Ibn Taymiyyah)(1263〜1328),真主賦予他丰富的解释和有力的证据,他认为那些苏非派人给宗教带来了一些不是真主.、先知及圣门弟子言论的新东西,他们还宣称各种形式的合一,因此,伊本•泰米叶(Ibn Taymiyyah)对他们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并为此写了不少论文。他反对苏非派人的舞蹈和歌唱,批评了包括伊本•法里德、伊本•阿拉比、伊本•赛卜伊(Ibn Sab'in)(1216〜1270)和阿斐富丁•提勒米萨尼(Afif al-din Sulaiman al-Tilimsani)(1213〜1291)在内的所有苏非派人,对他们口诛笔伐,给他们扣上离经叛道的帽子,并宣称,他们所带来的后果比犹太教人和基督教人更为严重。

伊本•哈贾尔•阿斯高拉尼(Ibn Hajar al-Asqalani)也说过苏非派人的坏话…… 

比加尔(Biqāʻī, Ibrāhīm ibn ʻUmar)(伊历858年卒),他写有两本将伊本•阿拉比和伊本•法里德斥为叛教者的书,一本名为《告诫蠢人:伊本•阿拉比是异端》,另一本名为《合一异端反对者对偶像崇拜者发出的警告》比加尔对二人进行了严厉的抨击。

攻击者还有《麦瓦吉府》的作者阿杜德丁•伊智(Adud al-Din al-'Iji)

《崇离的知识》一书的作者穆格白里传述说,伊本•赫勒敦称早期的苏非派人是虔信者,后来的苏非派人是异端……

这些人是攻击苏非派的主要人物,而支持苏非派的人也很多。教法学家们的攻击是造成萨拉丁•苏哈拉瓦迪(Shahab al-Din Yahya ibn Habash Suhrawardi)被杀害的原因,这就像哈拉智(Mansur Al-Hallaj)之死一样。但伊本•阿拉比和伊本•法里德却得以逃脱。这表明政治在利用教法学家的言论来消除异己,如果对教法学家们感到满意,就保护他们,而不是杀害他们。

(3)沙阿拉尼(Al-Sha'rani)(1565年卒)

沙阿拉尼(Al-Sha'rani)是继伊本•阿拉比和伊本•法里德之后最著名的苏非派人之一,但他是苦修型的苏非派人。他将伊本•阿拉比的《麦加的启示》缩写改编为《麦加启示的精粹》,后又对该简写本进行缩写,取名《大长老学识之火》。

此后的苏非派转向德尔维什(Dervish)。“德尔维什”在波斯语中的意思是“可怜的贫困者'苏非派大为衰落…… 

哲拉鲁丁•鲁米(Rumi)(1207〜1273)

他对波斯的苏非派有着重要影响。他写有《玛斯纳维》(Masnavi)一书,关于该书,著名苏非派人阿卜杜•拉赫曼•贾米(Jami)(1414〜1492)说:“如果你是有神智的学者,那么你就将字词放置一旁,而直指其意。《玛斯纳维》是波斯文的古兰经,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本巨著。鲁米虽然不是先知,但却带来了圣书。”不少东方学家都很看重哲拉鲁丁•鲁米及其诗歌,并将其译成他们的语言。

哲拉鲁丁•鲁米曾在伊斯兰教学校执教,但他后来结识了著名的苏非派人大不里士(Shams Tabrizi)(?〜1247),受其影响,遂放弃教学,转向苏非派。

《玛斯纳维》是一部伟大的苏非哲理诗集,共25700余行。该诗集阐述有力、想象丰富、刻画精妙。短短数百行诗,就能勾勒出—则小故事。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